中国对新疆镇压规模之大且残酷

中共无法再掩盖其对西北地区新疆少数民族大规模拘禁的残酷行动,或声称此举是一项无害的教育项目。但这种谎言已经被政府自己揭穿了,那些已经广为人知、被大量报道和经由第一手资料证实的内容,如今无疑已被政府自身的记录——无数文件、报道、成千上万的电子表格——确凿证实了,其中一些记录属于秘密和高度机密。

上周末,《纽约时报》披露并分析了一批泄露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这些文件概述了如何镇压新疆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的具体政策——并揭示了习近平主席亲自为这些政策确定基本原则。本周日又公开了两组文件——我已经查阅了这些文件。在同样为泄露材料的第一批文件中,有一份由新疆党委副书记朱海仑签署的机密电报,其中详细说明了地方当局应该如何管理和运营“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这是拘禁营的委婉说法。(本文所有的翻译都是我做的。)第二组文件是来自地方政府的大量文件和电子表格,揭示了拘禁行动对目标家庭和社区造成的破坏性经济和社会影响。

这份电报——标注日期为2017年11月5日,接收方是地方政法委——紧急程度为“特级”,并且属中国保密系统中第二高密级的秘密文件。它揭示了在拘禁营周围采取的安全和监视措施的程度,部分是为保护营地不受外部监督。这条指令信息指出,在那里进行的工作属于“绝密”和“机密”的性质。甚至连营地的工作人员也被禁止统计被拘禁者的人数。

2018年11月的另一份文件证实了当局试图进行绝对的保密,这份文件属于和田县的一份地方政府文件。文件指责官员没有对拘禁相关行动很好地进行“保密”。它规定,“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通过电话、智能手机或互联网传播有关拘留或再教育的信息”,并“严格禁止”官员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或对拘留行动进行“未经授权的披露”。中共当局如此刻意地寻求屏蔽外界对新疆拘禁营行动的审查信息,表明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政策和做法是可以治罪的。

我还获得了大量新疆地方政府的文件。其中最具揭露性的是数千份详细的电子表格,上面有成千上万人的姓名、身份证号和地址,他们大多是维吾尔人,其中许多人被关进拘禁营、监狱或劳改营。在新疆西南部人口约80万的莎车县,96%的人口是维吾尔人。六张官方电子表格显示,2018年的六个村子中,平均有近16%的农村成年人口被拘禁或监禁。在文件称为“被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严重污染”的阔什艾日克乡的两个村子,近60%的家庭有一人或多人被拘禁。

除超乎寻常的规模之外,这些文件还揭示出拘禁行动破坏性影响远远超出了拘禁营——深入到了新疆的社区和家庭当中。电子表格显示,政府主要针对中年男性,他们通常是户主和家中主要收入来源。在北京偶尔安排的所谓模范营地的参观中,经常可以看到年轻貌美的女性。实际上,根据电子表格内容,30岁至59岁之间的人尤其可能被拘禁。

这一政策的社会经济后果是可怕的——地方政府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记录。莎车县一个小镇2017年的电子表格列出了可能有资格享受福利的低收入家庭,其中包括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有5个孩子,年龄在3岁至14岁之间。父亲被关进监狱,母亲被关进再教育营,孩子们实际上成了孤儿。

在另一个并不罕见的案例中,一个家庭中两名正值工作年龄的父母被拘禁,留下年迈的祖父母——包括一位被描述为患有“重病”的祖母——照顾两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在标题为“致贫原因”的一栏中,相关的电子表格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缺劳动力、缺资金。”孩子的父亲直到2030年才会被释放。

2018年9月的另一份电子表格显示了阿克陶县皮拉勒乡的贷款违约名单。在80%的案例中,违约的原因被列为“收押”,记录显示大部分贷款仍然在银行里。
一个尤其令人揪心的例子来自莎车县一个村。2017年,一名维吾尔族农民——一个五口之家的户主——被拘禁。2016年10月,他曾获得4万元人民币的贷款,用于购买农业机械。设备在他被拘禁期间没有使用过——其他家庭成员不知道如何操作——贷款也无法如期偿还。政府命令这家人把设备租出去,然后送大儿子去工作。当时,这个家庭被正式标记为“受益脱贫户”。2018年6月,该农民获释后申请经济援助,以便偿还贷款和相关利息。2019年1月,他开始在莎车县纺织工业园区工作,月薪只有800元人民币。那时,他20岁的儿子不知何故成了残疾人,在政府表格上被列为不能工作。

由于这些新文件的披露,我们现在有了确凿的证据——政府自己的证据——除了在新疆实施大规模的拘留计划,中国共产党还故意拆散家庭,迫使他们陷入贫困和一种契约劳动。尽管中国政府努力保密,但它已无法再掩盖其在新疆的镇压活动的规模和范围。

一些重要的内容仍然未知。总拘禁人数仍是一个严守的秘密。(根据新的证据,我修正了自己的估计:我认为自2017年春天以来,新疆有90万至180万人被拘禁。)到目前为止,官方文件中也没有关于被拘禁者遭到什么样的对待,以及再教育过程如何进行的准确记录。(关于这些事,我们有亲历者的证词。)这份机密电报和当地文件没有提到使用暴力——但有一个明显的例外。电报称,抵制洗脑的人必须被挑出来接受“教育转化攻坚”。这又是一种邪恶的轻描淡写,表明武力和酷刑实际上可能被广泛使用。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真正需要知道的一切。过去几周披露的文件显示,新疆的镇压规模之大令人震惊,对该地区少数民族社区的破坏性影响远远超出拘禁营本身。试想: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间,新疆最大的两个维吾尔人地区和田与喀什的人口净增长率合计下降了约84%。中国共产党宣称,要在新疆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事实上,它正在摧毁整个社群,并对他们进行大规模镇压。而这些,都是在习主席本人的指示下进行的。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