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遗孤3代口袋妖怪Go开发者野村达雄

“瞧,皮卡丘诞生了!”拥有6亿玩家的手机游戏“口袋妖怪Go”的开发负责人野村达雄(30岁)说道。他通过屏幕实际演示Apple Watch版的新服务,赢得了阵阵掌声。站在台上熠熠生辉的野村其实有一个极度贫穷的童年。

“豆腐!豆腐!”,在中国黑龙江省,在冬天零下30度的贫寒村庄里,野村和母亲在天没亮的时候就开始推着平板车走街串巷卖豆腐。那时候,他家里的主食是玉米粥。

当时野村的名字还叫做石磊。他的祖母是在二战后的混乱中被遗留在中国的日本遗孤,后来和中国人结婚,生下了野村的父亲。

村子里没有汽车。小石磊一听到远处传来引擎声,就会大声喊着“汽车来啦!”,从家里跑出去看汽车。对于物体运动很感兴趣的石磊在9岁时迎来转机。为了摆脱贫困,全家人选择移居“祖国”。

石磊一家在亲戚的帮助下定居在长野县。他的日文姓氏野村是祖母的旧姓,名字达雄则来自于日语初级课本中的人物。初到日本还不会说日语的野村和朋友之间主要靠“游戏”来交流。在玩借来的第一代“口袋妖怪”游戏时受到的冲击仍然让野村印象深刻。

不知不觉间,口袋妖怪少年的兴趣扩大到了游戏背后的运行机制。“是怎样动起来的呢?”,野村用送报纸攒下的钱买了一台电脑,开始自学编程。在信州大学就读期间,他自己组装了“家用红白机”。在东京工业大学研究生院就读期间,野村的导师松冈聪教授透露,野村写的有关超级计算机的论文“在美国学术界也获得了高度评价”。

毕业后,野村进入谷歌日本法人工作,不久后被提拔到美国总部。口袋妖怪GO诞生的契机是谷歌地图。野村注意到了“寻找小精灵”和“地图”之间的联系。口袋妖怪版权持有者Pokemon公司社长石原恒和指名让野村担任开发负责人,是因为看中了“跨越国籍和国境的野村的多样性”。

2016年夏季,口袋妖怪Go通过从谷歌独立出来的Niantic公司发布之后,立刻成为了现象级游戏。美国花旗集团预测称,成立1年多的Niantic的潜在价值达到36亿美元。

野村30年来的成长轨迹,看起来是在美国取得巨大成就的典型美国梦。但令人意外的是,野村挂在嘴边的是对日本的感谢。“如果移居美国的话,我会因为学费太贵得不到良好的教育。而日本给了我飞跃的机会”。

美国建国以来,全世界人才为寻找机会蜂拥而至。但以特朗普政府诞生为象征,美国正在失去包容性。为了让有潜力的亚洲年轻人实现梦想,如何在亚洲形成孕育梦想的土壤?这也是亚洲实现进一步增长的关键所在。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