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奇袭:傅盛与他的全球化移动互联网兵团

编者按: 习近平主席访美,随同出访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家很是亮眼。BAT这样的巨头公司少不了,也有新锐互联网公司,如滴滴出行、猎豹移动。事实上,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程维和傅盛,均入选了本月公布的“2015福布斯中美创新人物”。傅盛是当期杂志的封面人物。以下是《福布斯》中文版独家专访文章,原题为《猎豹奇袭》,副标题为编者所加。
 

直到现在,傅盛还是特别感谢那位HR,对方告诉他,先得学会在一个行业沉下去,跟着行业一起成长。“这些话历历在目,后来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很多东西超出了我的预期。”

 

32岁那年,傅盛第一次去美国。那是一次半旅行半公务性质的出行,他觉得美国不错,但也仅仅是觉得不错而已。第二年,中关村管委会组织企业赴美,参加互联网安全展会,可以报销展位费,傅盛带着几个人又去了。

不断有人过来咨询,交流过程中,他发现很多美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在移动端上的技术实力,不比中国公司领先多少。这些公司人数都不太多,几十人算是大公司了。相对而言,中国互联网公司动辄几百人的研发团队,有人力上的巨大优势。

2012年底,作为金山网络的CEO,傅盛决定把公司业务重点全面转向海外。2014年3月,金山网络更名为猎豹移动,当年5月8日,猎豹移动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财报显示,2015年二季度,猎豹移动总收入为8.71亿元(同比增长129%),移动端收入为5.6亿元,占总收入的64%。海外收入为4.31亿元(同比增长1,832%),占总收入的50%。全球移动用户安装量达15.96亿,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4.94亿,71%的活跃用户来自海外。

这些数据意味着,猎豹移动已经是一家以海外用户为服务主体、移动端收入占比超过半数的全球化移动互联网公司。在此之前,绝大多数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主要用户与收入都来自中国国内。今年6月,猎豹移动推出中国首个面向全球的移动广告平台,遍布全球10多个国家的销售团队,可以为广告主提供高度本地化的服务。

猎豹移动在两年多时间里,完成了一次奇袭,实现了“海外”与“移动”战略的双重转型。多款猎豹移动出品的应用,如猎豹清理大师(Clean Master)、金山电池医生、猎豹安全大师(CM Security),位居Google Play全球排行榜前列。

产品经理出身的傅盛,没有显赫学历,没有海归背景,多年来在巨头间辗转腾挪,最终在业界占有了一席之地。他曾经让一款安全产品的安装量爆发式增长,成就了一家新兴互联网公司。独立创业以来,他长期面临竞争对手泰山压顶式的进攻,几度濒临绝境。他接受建议,将自己创立的可牛影像与金山安全合并为金山网络,成为巨头对抗奇虎360的尖兵、腾讯的“铁裤衩”。

雷军、周鸿祎、马化腾,这些大佬们和他多有交集。他们或为师长,或为“磨刀石”,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他的自我进化。他反观过去的经营实践,抽离出自己的管理方法论。在《一家公司的CEO该干什么》《一家公司的CEO该如何做战略》两篇文章中,他阐述了企业决策者应该具备怎样的战略素养。

回到上世纪80年代,傅盛还只是江西景德镇一名普通少年。爷爷在山东打过游击,参加过抗美援朝,后来随军南下,在景德镇安家。父母亲都是景德镇三六无线电厂的职工(所以他对3和6两个数字很敏感,他开发了360安全卫士,生日是1978年3月6日)。他说自己从小是一个踏实本分的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全是党员,我又是独生子,家教很严。”

父亲在全国各地跑销售,他很早跟着去过北京和上海。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坐火车,听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来判断火车的时速。“行万里路对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让我那个年纪的孩子,形成了一定的视野,使我喜欢闯荡外面的世界。所以高考的时候,虽然考得不怎么样,我也坚决不填报江西的任何一所学校。”他说。

1995年,由于高考发挥不太如意,傅盛被一所二本院校录取了:中国煤炭经济学院(现已改名山东工商学院),位于胶东半岛的海滨城市烟台,距离景德镇超过1,200公里。这次闯荡足够遥远,却让他的情绪跌至谷底。当时整个学校只有1,800人,图书馆一直在建,到他读大四时才建好。“去了以后确实有点失望,丧失了关于大学的所有美好想象。有一句诗叫‘面壁十年图破壁’,我改成了‘面壁四年图破壁’送给父亲,表明我的心态。唯一的好处是有海,可以游泳。”他说。

到底是不甘寂寞的人。新生入学,各种社团纷纷招新。傅盛觉得这些社团不怎么样,还要交五十元会费,决心自己办一个。他创办的社团叫电脑技术协会(他学的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为了办成学校最好的社团,加入者还必须通过考试,最后有三十人入选。此前所有社团举办讲座,都得拉学生来听,只有电脑技术协会举办的讲座,从来不用拉人。傅盛找来他认为水平不错的老师,还有烟台市电脑城的行业人士,给同学们讲课。还记得,为了使用多媒体教室,他在烟台的一个大雪天,去校长办公室提要求,四下里白茫茫一片。

毕业以后,学校希望他留校任教。但父母已经移居福建厦门,他选择呆在父母身边,加入了厦门当地企业厦华电脑。很快,他觉得国企有些无所事事,还是下决心到了北京,进入北京国信贝斯软件。那时的傅盛,一心想做一名好的职业经理人。“当时读了一本书叫《联想为什么》,就想步步高升,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巅峰。可能我和雷军最大的差距,就是他在大学时,已经读了《硅谷之火》吧。”他笑言。

2003年,傅盛加入3721。面试他的HR问五年之内的职业规划,他说成为CEO。问他知道什么是CEO?他答,自己就想学管理,要做CEO。直到现在,傅盛还是特别感谢那位HR,对方告诉他,先得学会在一个行业沉下去,跟着行业一起成长。“这些话历历在目,后来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很多东西超出了我的预期。”

2005年,傅盛离开3721,加入刚成立不久的奇虎360。PC时代,客户端概念非常流行,也就是谁占领了PC桌面的右下角,谁就占据了主动。QQ是右下角的常客,后来挤进去的,有搜狗输入法,也有360安全卫士。

本质上,奇虎360和傅盛是互相成就的。这个行业没有几个人,在没有太多资源支持的情况下,让一款工具软件从零起步,很快覆盖50%以上的PC用户。这是一种极其难得的职业历练。“360安全卫士前期的发展对我磨炼很大,我每天充满了恐惧。从每天几百次下载到一千次、两千次、十万次、百万次下载,看着它平地起来,你会担心有一天会不会又变成零下载了。”傅盛说。

很多人觉得他内心骄傲,其实那阵子,他每天睡不着觉。他用“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形容当时的心态,每天想的是,为什么装机量增长那么快,会不会像热潮一样很快消退?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他只有不断夯实产品。装机量高歌猛进之时,他甚至给周鸿祎写过一封邮件,题目就叫《360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功高震主也罢,蓄意叛逃也罢,总之傅盛离开了奇虎360。在经纬中国短暂停留之后,他于2009年创立可牛影像。开始创业时,雷军对他的评价是:“你是我见过的没有创过业,但特别有创业意识的一个人。”大公司环境下,总有各种保护伞,人会有安全感,他却有极强的不安全感,为了追求安全感,只有不断自我PK。

可牛影像一开始主打图形图像处理软件。傅盛还是典型的产品经理思维,就是想着先把产品做好。没有太多宣传推广的情况下,可牛影像达到了几百万用户量,但比起之前的显赫经历,他在心理上还是有落差的。“我比以前更加努力了,还是很重视用户体验,一些功能点也很特别,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异?肯定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在发生作用,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他说。

很快,他重返自己熟悉的安全杀毒领域。他的基本判断是,安全领域的机会还是很大,又是自己的强项,再做一次应该也能成。后来发现,即便在自己很熟悉且充满经验值的地方,对手如果已经有足够的势能对你形成挤压,你依然会很痛苦。事实上,“可牛杀毒”一经推出,就遭到了前东家的拦截。

 

“人们总是迷信自己的努力,相信付出一定有回报。到了那个阶段,我开始不迷信努力了。转而去想,如何找到一条缝隙,钻进去。或者找到一块巨石,推一下。”

 

这也是他在2010年同意可牛影像与金山安全合并的一个原因。安全领域的竞争已经是资源之战了,与金山安全合并,一下子就可以拥有三百人的团队。在此之前,他与徐鸣(现猎豹移动CTO)一起吃饭,就说:“一直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得赶快把公司扩大到两百人。”当时可牛影像只有二三十人,他们最多也只管理过六十多人的团队。

经过两年的发展,金山网络用户量增长了七八倍,收入增长率每年也能达到130%到140%,但还是被对手压制着。傅盛意识到,在对手全力出击的市场,已经很难拿到第一了,而他不想只做一家还可以的公司。

和周鸿祎一样,这也是一个对战争史充满兴趣的人。辽沈战役,对于是否先打锦州,毛泽东与林彪是存在分歧的,后者是被迫受命攻城。但锦州一下,满盘皆活。傅盛反复思考,毛与林的差距在哪里。他要做的,是找到自己的“锦州”,并且拿下来。

他和团队对全球排名前100位的工具和安全软件逐个分析了一遍,发现移动端上,这类软件的发展还处于蛮荒时期。不像中国的BAT在这方面已经有所布局,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这些大公司,还在各自的核心领域全力以赴,硅谷的创业公司,又在做它们认为很有创意的东西,不太看得上工具类应用。

反倒罗马尼亚这样的国家,一些个人程序员开发的产品,常常位列下载排行榜前列。这是一个空隙市场,中国公司与海外公司几乎同时起步。中国的互联网竞争又足够激烈,中国人在产品体验与服务上也有足够的积累。傅盛甚至认为,工具类应用就像日本汽车、韩国电器、台湾半导体,本质上是一个制造概念(只不过是脑力制造),中国公司有机会在这一点上突破,实现全球化。

“我开始意识到,努力与否只是小范畴概念。人们总是迷信自己的努力,相信付出一定有回报。到了那个阶段,我开始不迷信努力了。转而去想,如何找到一条缝隙,钻进去。或者找到一块巨石,推一下。”傅盛说。做决定之前,他和雷军讨论了十分钟,后者听懂了他要做的事情。更加大胆的是,在随后的国际化进程中,他将所有研发人员(超过200人)投入到猎豹清理大师(Clean Master)一款应用的开发中。理由是,“Clean”一词在Google Play里搜索量最大,对安卓手机用户来说,纯粹的安全问题还不是那么严重,卡、慢、过热这些问题是主要的困扰。

在这里,我们又看到了军事思想的现实体现,即“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传统企业的战略,更多只是谈方向。互联网公司制定战略,大方向得和单点结合。“一定要找到一个像针尖一样的点,扎破整个世界”,这是傅盛“破局点”理论的核心。猎豹浏览器2012年凭借春运抢票专版令装机量飙升,微信2014年推出红包功能令微信支付成为常态,均是四两拨千斤的典型案例。

傅盛对徐鸣说,得投入两百多人做猎豹清理大师(Clean Master),徐的第一反应是放不下这么多人,因为当时只有十个人在开发清理应用。傅说,你仔细想,慢慢拆解,一定做得到。每个细节点都值得做到无以复加的好,资源的累加是有效的,一定会让用户体验不断提升。例如,能否做一个基于云端的系统?自启动速度和清理速度能不能越来越快?既然可以清理各种App应用,能不能把每个应用的垃圾分门别类?动画效果要做得足够好,又不能使用太多CPU,如何做到?
2014年5月,猎豹移动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做出判断,还要敢于投入,不能抱以职业经理人的心态,得是企业家心态。完成一次经典的奇袭以后,还必须快速建立根据地,因为“别人一定会攻过来”。

 

“把一个一个点拎出来,一开始觉得两百人投不进去,最后投进去了,而你的对手不具备投的能力,你在资源上就胜了,就比对手做得更极致。产品要做到全球无人可以超越,要像庖丁解牛一样分解得足够细。而没有足够的人力,开发和测试是没办法保障的。上市的时候,投资人问我,这么一个小工具,竞争门槛在哪里?我说一个很重要的门槛,就是我已经投了两百多人,在这个星球上,再也找不到在这么一个小东西上,投入比我更多的人了。当然,还可以掰开了讲云、操作体验、停留时长,但这些归根到底跟资源投入有关。”傅盛说。

互联网强者恒强,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在一点上投入重兵,形成足够的压强。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百多人都是公司的精英人物。他们本来要从事安全方面的开发,转做清理,很多人有顾虑,好在最后都被说服了。可以这样倾巢而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奇虎360正全力做搜索,搜索需要浏览器,浏览器需要安全。巨头环伺之下,三条线上的精锐绝对不能往外抽,一旦抽人,产品品质会下降,就可能立刻崩盘。“不用说资源,人的精密度上也没办法跟我抗衡。同样做清理,人家没有理由做得比我好。何况我还每天监控对手,偶尔人家一个小指标超过我们了,立刻分析为什么,马上反超回去。”

以猎豹清理大师(Clean Master)为尖兵,猎豹移动最终在欧美主流市场构筑起一个强大的移动App矩阵。这些应用互为犄角,交叉互推,既增加了用户规模,也提高了用户的使用时长和活跃度。以此为基础,猎豹移动在工具应用的变现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一方面,凭借清理服务(相当于先给用户一个甜头)积累的影响力分发应用。另一方面,手机是一个用户几乎24小时在线的终端,猎豹移动得以掌握百余种用户兴趣标签,为用户精准画像,从而实现移动的精准营销。

在Facebook 2015年一季度财报发布会上,猎豹移动是唯一被提及的战略合作伙伴。公司也在通过投资并购,布局全球移动广告市场。今年3月,猎豹移动对社交移动广告软件提供商Nanigans进行了战略投资,4月,收购移动营销公司MobPartner。这两起资本运作,让猎豹移动具备了全球销售的能力,同时提升了大数据分析能力。

局势明朗了,海外与移动端就是傅盛的“锦州”。创新的最大阻力,来自公司固有的路径依赖。某种程度上,傅盛摆脱了“创新者的窘境”。要知道,在决定大举拿下他的“锦州”之前,猎豹移动的主要收入,来自国内与PC端。按照惯常的逻辑,应该加强PC端,徐图手机端,海外收入另说。

关键还是在于保持敏锐的嗅觉,对行业有预判,不沉浸在自己一家公司的发展中。做出判断,还要敢于投入,不能抱以职业经理人的心态,得是企业家心态。完成一次经典的奇袭以后,还必须快速建立根据地,因为“别人一定会攻过来”。这些都是傅盛的反思。至于把成功归结为运气,他认为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因为“如果都是运气因素,就不用研发了,直接在庙里住下就可以了”。所有的现象都是有规律的,人们只是把自己没有掌握的部分规律归结为运气,这是他的一贯认知。

猎豹移动的市值,在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离第一集团军还有段距离,但上升势头明显。“可惜奇虎360宣布要私有化了,如果有一天,猎豹移动的市值超过奇虎360,你会怎么想?”面对这一问题,傅盛说:“肯定很开心了,别说超过奇虎360了,超过任何一家,都很开心,但也只是开心而已。今天我不需要通过市值证明自己什么了,一个人强大,是因为不被以前的恐惧和不安全感控制。”

人们常说,中国互联网是一个江湖,他倒是觉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互联网的传奇之处在于发展特别快,能够让你在很短的时间,体会到很多人一辈子体会不到的东西。“仔细想想,从我开始做360安全卫士到猎豹移动上市,也才十年时间。之前我只是一个产品经理,一个月挣几千块钱,住在郊区。互联网给了不同阶层的人快速跃迁、弯道超车的机会,这是年轻人喜欢它的地方。”他说。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