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频交易、华尔街阴谋与胜山的秘密武器

当布拉德·胜山(Brad Katsuyama)被问及股市是否被人用不正当手段操纵时,他从椅子上跳起来,抓起一支黑色记号笔,开始在白板上画草图,那专注的神情仿佛球队主教练在布置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攻。他用方块表示证券交易所的服务器,用线条表示高频交易公司为了比金融界其他竞争对手跑得更快所采用的各种招数:穿透数英里岩层铺设电缆、在高山之巅建造微波发射塔以及打造由计算机科学博士们组成的雇佣军。

胜山的新办公室位于世贸中心四号楼(4 World Trade Center)第44层,在那里可以俯瞰华尔街。他说:“说实在的,有人相当于拿着明天的报纸进行交易。他们不仅得到市场数据的速度比别人快十倍,而且由于他们的电脑就在交易所内,在其他任何人觉察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们能进行成百上千次交易。”

在华尔街进行着一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短程高速汽车赛。交易公司耗费巨资投资于先进的算法、数据传送专线和超高速光纤连接,为的是凭借“潜伏套利”(latency arbitrage)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其目标是:在其他市场参与者——基金、银行、交易所和散户——甚至还不知道价格已经改变之前,利用股价波动牟利。

过去这种游戏——高频交易机器人程序(bot)进行的交易占股票交易总量的50%——鲜为人知,直到作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写了《高频交易员》(Flash Boys,诺顿出版社[Norton]2014年出版)一书探讨了这个主题。书中刘易斯将胜山描绘成一位正面人物,拥有修复这个不完善系统的解决方案。同期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节目遥相呼应地探讨同样的主题:掠夺成性的高频交易员们比软弱无能或不愿设法解决问题的监管机构跑得更快。

但在当时所谓的解决方案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而在18个月后的今天,现年37岁的胜山正积极地将其付诸实施。他的IEX集团(IEX Group,以下简称IEX)已经设计了一个平台来削弱高频交易的效力。在得到来自于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和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等基金业大腕的共1.01亿美元投资后,IEX已经迅速占据了美国股市交易1.5%的份额,每天交易9,500万股左右。

胜山说:“我们不再抱怨系统哪里出错了,而是决定向人们展示存在着不同的正确方式。”

这种不同方式仍然面临着既得利益者的竞争。证券交易所不仅容忍高频交易横行无忌,还从中分一杯羹。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和纳斯达克(Nasdaq)对美其名曰“主机托管”(colocation)的服务收取巨额费用,这种服务允许高频交易公司将电脑直接连到交易所的服务器,这样就能在抢在其他公众觉察前率先得到信息。

胜山说:“目前由交易所决定谁能拥有哪些技术和数据,这不是交易所应该扮演的角色。”交易所反驳说,其数据和连接可以提供给任何有需要的人使用,但和航空公司类似,这里也有经济舱和头等舱之分。纳斯达克普通股业务主管沃尔特·史密斯(Walt Smith)说:“无论交易公司、证券经纪商兼自营商还是共同基金,人人都渴望得到更好的服务以改善自己交易和赚钱的能力——我们将那种服务提供给客户。”(纽约证券交易所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史密斯认为,对投资者们来说高频交易利大于弊。他说:“数据显示,价差(spread)从未因数据获取权、流动性、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行动、高科技或套利机会等因素而变得更小。交易成本已大幅下降。共同基金的交易成本也变得前所未有的低。胜山的豪言壮语并未得到数据的支持。”

胜山在这场速度之战中的取胜之道是使其慢下来。他的秘密武器是一只金属盒,盒内盘绕着总长度61公里的光纤,可以将收到的交易请求延迟350微秒(1微秒合百万分之一秒)。这个延迟可以消除高频交易公司在市场竞争中获胜所需的速度优势,就像减速路脊可以消除法拉利跑车相对于福特汽车的速度优势。

管理着440亿美元资产的波士顿公司(Boston Co.)的证券交易全球主管大卫·布鲁克斯(David L. Brooks)说:“IEX是比其他交易所更安全、更公平的交易场所。他很快获得了买方的信任。”不过在华尔街被称为卖方的大银行也喜欢IEX。高盛(Goldman Sachs)全球证券交易部门联合主管布赖恩·莱文(Brian Levine)说:“我们的分析显示,IEX是进行短线交易的最佳交易场所之一。IEX的‘鞋盒’已经消除了许多潜伏套利的机会。”

业界的赞誉给IEX带来了利润:白手起家的IEX去年实现了2,700万美元的收入。胜山自称已实现收支平衡。但是如果要在2020年实现占据10%市场份额的目标,利润率很可能得达到30%左右。要实现那个市场份额目标,他需要将IEX从私营平台转变为注册交易所。胜山称IEX即将提交申请材料,他希望在年底前能得到SEC的批准。(鉴于IEX采用的‘减速路脊’,事情可能会相当棘手——目前SEC的规则禁止对到达交易所的订单进行干扰。所以IEX集团已聘请了前SEC交易和市场主管约翰·拉姆齐帮忙推动申请事宜。)

赌博业亿万富豪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在读了《高频交易员》一书后投资于IEX,他说:“胜山正在提供比现在的系统好得多的东西——更高效的交易。他要么能从其他交易所处抢到无数业务,要么会被其他交易所效仿。不管最后怎么样,他都会使交易所发生变革,无论它们是否心甘情愿。”

当胜山​​踏入金融业开始职业生涯时,他可没有改变华尔街运作方式的雄心壮志。这名性格温和的日裔加拿大人在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RBC)努力工作,逐步升迁,后来被派到纽约办事处交易能源和科技股。最终他负责掌管RBC的纽约交易柜台,年薪达到七位数。但在2007年他认为自己熟知的市场开始发生变化。他很难交易自己在屏幕上看到的股票——在他输入订单时,出价和报价都已经远逝。比方说,过去在100美元价位购买10万股苹果公司(Apple)的股票是简单直接的事;如今他订单还没填完,价格就已经跳到了100.01美元。

起初他以为RBC使用了较慢的技术。但当他问遍华尔街同仁后,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普遍存在的。他心想:“如果大银行都无法买卖自己在屏幕上看到的东西,那么市场肯定存在着什么根本性错误。”他决心为RBC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面试了数十名有高频交易行业工作经历的人,最终聘请了罗南·瑞安(Ronan Ryan),这位电信专家曾帮助高频交易公司将交易时间缩短若干微秒。二人开始进行试验。

20年前,大多数交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进行。到2005年左右,市场已经分裂成十几家注册交易所和30多家暗池(dark pool)——通常由银行运营的不透明的替代市场(确切地说,目前IEX也是一家暗池)。因此在2007年SEC颁布了《国家市场系统监管条例》(Reg NMS)以保护投资者,要求经纪人为客户在所有注册交易所寻找最佳报价。根据新规则,订单要被分割成小块在各交易所间弹来弹去,不能像过去那样进行大宗交易。和以往各种监管规则经常导致的后果类似,NMS创造出了一个新问题。很快计算机程序开始捕捉订单信号,利用超高速连接和秘密算法提前抵达交易所,赚取微小但无风险的利润。

RBC的团队(其中包括IEX联合创始人罗布·帕克(Rob Park)和约翰·施瓦尔(John Schwall))打造了代号“雷神”(Thor)的软件,该软件可以使订单同时抵达各个交易所,从而隐匿RBC的行踪。这使得高频交易者的软件无法侦测到TBC的订单并抢得先机。胜山创造出了解决方案,但不能将其投入广泛应用。“雷神”是RBC的内部软件,无法被高盛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之类的大银行使用。而且由于基金经理——买方——为了获得银行提供的研发和投资银行业务之类的服务,需要使用股票订单作为支付银行佣金的方式,因此得将订单分散到华尔街的多家银行,而不是全部发给RBC。胜山要想扩大解决方案的应用规模,唯一途径是打造一个独立的平台。

2012年3月,胜山和瑞安从RBC离职。他们动用积蓄以及朋友们的资助共150万美元本钱创业。他们聚在自由广场大楼(One Liberty Plaza)一间办公室的密室内,研究如何打造一个不会侵犯RBC雷神软件所有权的解决方案。由于距离是速度的最大杀手,他们开发出了神奇的鞋盒,在曼哈顿这个金融业中心创造出了距离感。

胜山说:“和交易所正在做的事情恰恰相反,我们不是让人们尽可能接近股票订单匹配引擎,而是尽可能地将每个人推得远远的。”2013年3月,他们凭借手中的解决方案,从资产管理人处筹得2,440万美元,其中包括贝尔弗资产管理公司(Belfer Management)、资本集团以及阿克曼和艾因霍恩之类的对冲基金经理。和胜山在RBC时的感受类似,这些业界人士都对市场感到沮丧。

一年后,胜山接到了天上掉下的营销馅饼,成为刘易斯《高频交易员》一书的正面角色,又上了《60分钟》节目。当时胜山和妻子在纽约的公寓内观看了那期节目。节目结束后他的电话被打爆了。他回忆道:“业界同仁们吼叫着称我为叛徒,发誓让我在华尔街混不下去。”幸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恨他。当晚他的电子邮箱收到了500份简历。然后韦恩和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的亚历克斯·芬克尔斯坦(Alex Finkelstein)等人打来电话要求投资。到了那年秋天,胜山已筹得1亿美元,有充足的弹药与捕食者们进行较量。

战斗仍将是艰苦的。胜山宣扬的观点是目前的系统是不公平的——然而如果要想让自己的解决方案得到大规模推广,他必须要战胜运营当前这个系统的人。刘易斯说:“他面临着微妙的公关问题,因为他可能会损害到自己的客户。在业内引爆这枚臭气弹后,他得清除掉其中一些臭气。”这种清除工作包括使卖方——高盛、美国银行、花旗银行(Citi)等——投入到他的阵营。瑞安说:“如果你想打造一个规模可扩展的解决方案,真正实现市场变革,你离不开经纪人。你得团结买方、经纪人和交易所,大家一起推动变革。”

IEX在推销时称自己是为透明、公平的交易所,其收入模式简单——每交易1股收取1/900美分。IEX禁止主机托管和特殊连接服务。瑞安说:“我们不会向客户收取端口、电缆和数据推送的使用费。我们只对买卖股票收费。经纪人们尊重我们的做法。”

IEX也吸引了高频交易客户。《高频交易员》一书的出版,引发了高频交易是好是坏的辩论。当然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许多高频交易公司作为做市商(marketmaker),给系统添加了宝贵的流动性,在很多方面使市场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利于投资者。因《高频交易员》引发的喧嚣被迫推迟上市一年的高频交易公司古董金融公司(Virtu)是IEX最大的客户之一。由于运营交易所的成本高昂,如果不能吸引到更多的高频交易量,IEX是无法与美国的大型交易所竞争的。从IEX的角度看,关键是要阻止滥用系统缺陷的机器人程序,同时吸引有益的高频交易。胜山说:“有些公司喜欢我们,因为我们不让掠夺成性的家伙接近。其他有些公司则怀恨在心。如果你只是在做市,你就不该为我们打造的东西担忧。”

IEX最终能否取得成功取决于能否获得令人垂涎的注册交易所法律地位。一旦成为注册交易所,中间商将无法绕过它。(《国家市场系统监管条例》规定,如果某交易所的股价不高于其他交易所的,那么交易商将不得不使用它。)仅凭这一点交易量就将大为提高。其次,一旦IEX成为注册交易所,企业就可以在IEX上市。IEX能赚取获得高利润的上市费用(纽约证券交易所年收入的10%来源于这种方式)并获得开盘、收盘时的放量交易。韦恩自称将把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转移到IEX上市,并且将把这个想法传播给其他赌场大亨,比如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Las Vegas Sands)的谢尔登•埃德森(Sheldon Adelson)。胜山甚至认为,IEX用科技促进开放的企业使命,有助于吸引苹果公司、谷歌(Google)和脸谱网(Facebook)等硅谷巨头。其中任何一家转移到IEX上市都会引发上市企业大举迁移到IEX。

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胜山可能会得到好莱坞的鼎力相助。电影剧本作家亚伦·苏尔钦(Aaron Sorkin)正在就《高频交易员》改编为电影剧本一事进行谈判。胜山说:“伙计们对我说该请成龙(Jackie Chan)演我。老兄,成龙好像快60岁了,而且会空手道。”他还赚了很多钱。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