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 7 个换跑道陷阱,以免过去的成功,将你绊倒!

1. 我早就懂了
达到够高层级之人已将学习这件事抛诸脑後,认为自己再也无需学习任何事情。他们不是受托来担任指导人的吗?现在由他们来告诉其他人何为正确答案,并展示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处理事情,而且他们不习惯说出领导者最难启齿的三个字:「我不懂。」

这些人不是承认自己不知道,而是发表高论。我在许多成功人士身上都见识过这种特质,包括非常富有的金融家丶大企业执行长丶创业家丶企业律师丶大公司的私募股权合夥人,还有一些顶尖外科医师,认为自己的医学训练与能力使其在病人面前「犹如上帝一般」,所以在其他事情方面也是专家。

在医学或其他科学领域中,位阶高之人的名字会排在发表作品的第一位,即使想法与研究工作都来自较为资浅的人亦是如此。在金融界可能更为严重,那些拯救问题公司的投资银行家和金融家认为,根据自己的成功经验,他们有能力改善一切,以为自己的收入就是知识高人一等的证明。

2. 筑起防护泡泡,隔离反对意见
成功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够加入一个同意彼此观点的团体结朋交友,有权势的政客会采取以下策略:回避记者会,却在经过仔细筛选支持者的造势场合发言。位高权重的执行长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有门禁,从助手那里得到过滤的媒体资讯,参与社交活动的同侪也都是思想相近。

业界首创一站式储蓄与保障同行,用定存利息打造弹性保险方案

3. 自以为的权利与特权
有些事业到达巅峰之人相当傲慢,他们有权打断或控制发言时间;他们有权越过排队人龙,直接走到队伍最前面;他们无须等候众人轮流发言,更不需阅读守则,因为规则不适用於他们身上。

权力的特权之一就是身边总有一群人收拾善後,使其得以完成任务,虽然是正向依赖,却终归是依赖,例如,医师有时会依赖护理师与药剂师解释或改善步骤,或引导他们采取适当行动;有些高阶执行长仰赖助理修改信件或教他们驾驭新科技。

这种不自觉的依赖会阻碍许多成功人士脱离以往的运作架构,进入未知领域。

4. 拥有太多助手
有些高阶管理人依赖助手来处理讯息或掌握新技术,若没有这些助手,会感到焦虑。这种不自觉的依赖会阻碍许多成功人士脱离以往的运作架构,进入未知领域。

我见过有些成功人士试图将新环境(例如,从商界到大学)周边的人,塑造成自己熟悉的助手,乐意助人的员工(尤其是年轻女性)可能会被要求做一些十分不当的私人差事(更别提高层人士未能尊重下属时,可能造成的其他风险)。

曾在等级制度中担任要职之人,希望可以协助某个社群,却不了解如何与过着截然不同生活的社群成员有效沟通,面对这些并未拥有特权或相同生活经验之人,他们已被「训练」成无法从其他人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5. 思维架构受限
每个领域都有其专业知识丶特定语汇,以及速记沟通的方式。对於同一领域的人来说,这样才会有效率,同时也设限入门资格,从而赋予内部之人享有特权,因为这个领域对外部人员来说依旧神秘,犹如拥有秘密握手方式的神秘社团一样。

假如,手拿铁锤的男孩将一切视为钉子;拥有法律学位之人可能将每一次冲突都视为潜在的诉讼;拥有企管学位之人,可能将财务知识视为所有问题的解方。人们为了成功,必须学会职业所要求的习惯,菁英更是如此。

6. 等不及要产生结果
当成功意味着做得越来越好时,一些成功人士就会想速战速决丶少一桩代办事项,然後快速前进。

有些人看到行事历有空白栏位会恐慌。如果时时刻刻都填满事情,如何找出时间从事自我引导的活动丶进行探索与反思?这个时间陷阱会限制创新,因为创新需要形式自由且开放的发想过程。

当然,缺乏耐性的专业人士,可能会跟在专业训练下思虑周全之人起冲突,例如信仰领袖或科学家,我曾见过这类冲突发生在有金融背景的领导者身上,他们希望藉由加快药物研发速度,来改善健康状况。

7. 身分认同
职业认定代表人们在世上占有一席之地:一个头衔丶一种从属关系丶一个可以表明你是谁和你懂什麽的标记。对许多人来说,失去了明确的认同让转换领域变得困难,从「大人物」(VIP)变成「从前的大人物」,令人心生沮丧,不只没有团队,没有名片,过去以为稳固的关系,只不过是与其过往的职位相关,和个人魅力无关。

从事跨领域性质的进阶领导任务时,阻碍成效的陷阱则是随着身分认同而来的从众性,使得人们难以质疑现架构。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