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建设的第四大法宝

美国《全国评论》网站发表“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间谍谈”(SpyTalk)特约编辑、《中共谍报入门》(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一书共同作者布雷基尔(Matthew Brazil)的文章说,毛泽东声称中共有“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三大法宝”,但他却绝口不提第四大法宝——党的谍报机构。

布鲁塞尔是北约和欧盟总部所在地,中共国和俄罗斯的数百名特工,在该市北约和欧盟总部附近活动。中共典型的谍报工作例子,是针对德国和其他欧洲目标“日益咄咄逼人的网络间谍活动”,以及国安官员徐延军窃取美国喷气发动机技术的案子。2018年4月,徐延军在比利时被捕,并被引渡到美国受审,被判犯有经济间谍罪。

在欧洲列强中,英国可能拥有最强大的对中共国和俄罗斯反间谍及情报工作。英国秘密情报局(MI6)202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中共国在影响力和间谍活动方面,是英国的四大威胁之一。中共国在英国的目标包括:利用5G网络进入欧洲市场;建立强大的亲中共国影响力;破坏伦敦与美国的联盟。

法国对抗北京间谍活动相当坚定,但巴黎对敏感的细节宁愿保持沉默。2020年7月出现了例外,当时巴黎一个特别法庭分别以为中共国从事间谍活动,分别判处海弗纳(Pierre-Marie Hyvernat)和马格拿(Henri Magnac)十二年和八年徒刑。他们2017年被捕,为中共国从事间谍活动长达十余年。

马格拿是汉学家、亚洲语言专业毕业生,1998年担任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北京站站长,兼任法国大使馆的中文口译员,在2006年被中共国安局招募。他返回法国后又招募了中东恐怖组织问题专家海弗纳。十年间,后者经马格拿之手将机密情报传递给北京。2017年对他们的的审判是自1986年轰动一时的布尔西科(Bernard Boursicot)和时佩璞案被定罪以来,首次中共国间谍审判。

在葡萄牙,北京组织了一个大型政治游说团体,葡萄牙主要政党、大保险公司、大公用事业机构、知名大医院等在其中都有经济利益。葡萄牙情报界认为,中共军队情报局在1999年后移居该国的移民“新华人社区”中活动。

2019年,意大利陷入衰退一年后,签署加入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成为第一个加入的G7成员国和主要世界经济体。但2020年至2021年北京镇压香港民主运动,武力威吓台湾,“一带一路”吸引力降低。至此意大利政客对中共国降温,开始返回他们的“历史靠山”西方联盟。

荷兰情报机构AIVD早在2010年就公开警告说,中共国情报人员在荷兰很活跃。2019年,其目标是世界最先进的荷兰半导体设备制造商ASML受到出口管制的技术。同年,荷兰政府制定了新战略,以对抗中共国的间谍活动和技术盗窃。2020年荷兰智库学者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共国和荷兰在教育和科学方面的合作增加,导致知识有害转移、经济依赖中共国、学术界自我审查、间谍风险增加、社会受到北京的政治影响。

美国面临的中共国间谍活动更是一言难尽。联邦调查局平均每12小时打开一起与中共国有关的案卷,但该局没有公开指出哪些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典型间谍活动,哪些是盗窃知识产权行径。这种形势要求白宫、学术界、执法部门、工业界对中共国有更强的反应能力。然而,接受中文和相关领域研究培训的人员,却远远是供大于求。尽管美国情报界对相关技能的需求颇大,但漫长的审批程序成了拦路虎。

为了应对中共国的这些威胁,同时又不损害公民自由,避免陷入仇外心理陷阱,美国必须更好地了解中共国、中国共产党及其各个活动部分。美国军方和外交部门长期以来努力提供语言和地区研究培训,但政府其他部门、执法机构、工商界,却很少对负责中共国事务的人员进行这类培训。

例如,联邦调查局通常不会培训有可能发现、评估、招募中共国线人的华人特工。相反,他们依靠合约语言学家和语言分析师,这与反间谍工作的关键面对面接触相去甚远。总之,美国政府、学术界、执法部门和工业界应该为盟友树立更好的榜样,在那些研究世界另一超级大国——中共国,并与其打交道的人中,树立更好的中国素养。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