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赌徒在斯里兰卡的下注

在南亚国家斯里兰卡深陷政治及经济危机之际,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说,这是因为斯里兰卡将自己国家的经济前途对中国的高债务投资下了“愚蠢的赌注”,世界各国都应该引以为鉴,在与中国进行类似交易时睁大眼睛。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没有评估斯里兰卡是否还得起债务前就做出放贷决定,一样是对斯里兰卡做了“愚蠢的赌注”。

民众对物价飞涨以及食品和药品短缺的愤怒和对政府管理不善的不满而上街抗议之后,长期在斯里兰卡执政的拉贾帕克萨家族–总统戈塔巴亚和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都被迫下台。

斯里兰卡的“愚蠢赌注”

对于斯里兰卡的情势何以至此,美国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星期三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中说,这是因为斯里兰卡将自己的经济前途赌在中国的高债务投资所招致的结果。

“像今天的斯里兰卡–积欠中国巨大债务–它为他们的经济前途做出一些非常愚蠢的赌注,结果为此正承受经济和政治上灾难性的后果。”

伯恩斯说,这个后果对于不仅是对中东或南亚国家,而是全世界都应该汲取的客观教训,那就是“对于这一类的交易应该要睁大眼睛。”

美国亚洲学会政策研究所南亚倡议主任阿基尔·贝里(Akhil Berry)星期一(7月25日)在美国和平研究所一场关于斯里兰卡情势的讨论中说,伯恩斯说这番话时他就在台下,而英国军情六处(MI-6)负责人理查·摩尔(Richard Moore)在第二天的论坛中就以“债务陷阱”(debt trap)来形容斯里兰卡的情况,并称中国更专注于对斯里兰卡的“笼络菁英”(elite capture),那才是更需要注意的问题。

中国不会协助重组债务

贝里说,虽然一般认为斯里兰卡积欠中国的债务占所有债务比重约百分之10,但有估计称,如果加上该国国营企业从中国取得的贷款,整个债务可能达到将近百分之20,现在斯里兰卡最需要的是债务重组,但他认为中国不会愿意协助解决斯里兰卡的危机。

他说,斯里兰卡取消了印度和日本的几个重大投资项目导致这些重要伙伴对斯里兰卡的愤怒,但斯里兰卡却愿意配合中国的政府形象宣传,将给斯里兰卡的一笔10亿美元贷款称为是为协助斯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援助。然而在斯里兰卡需要债务协助时,印度站出来在国际上为斯里兰卡的债务重组发声,但中国却只提供一些人道援助而不是债务舒缓。

“环顾世界,老挝、巴基斯坦、赞比亚和肯亚都面临类似的危机,但中国却不愿意对其中任何一个国家提供债务舒缓。我认为斯里兰卡从中国借到的资金有可能利率更高,外界对斯里兰卡与中国关于汉班托塔港的合同和借贷的资金所知不多。”

他说,其他国家的人民看到这个情况应该会理解到,他们必须要求政府在向中国借贷时必须有更多透明度,“但更广泛的体认是,如果你陷入债务危机,中国不会来帮助你。它会提供重贷,但不会提供债务重组。”

中国也做了愚蠢赌注

至于斯里兰卡的危机有多大程度与中国有关,美国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表示,美国中情局长伯恩斯说斯里兰卡做了“愚蠢的赌注”,但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中国,因为当时中国在放贷给斯里兰卡时除了经济外还有其他考虑,是在政治、战略及地缘政治上等综合因素的考虑后做出的决定,但一般银行要借贷前都会对贷款人的资格进行严格审查,而中中却没有评估斯里兰卡是否还得起,现在看来这至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决定”,但最终斯里兰卡的危机还是必须由其政府来承担。

中国要加强政治影响力

孙韵说,要说中国是为了促进双边关系或希望加强其政治影响力都不稀奇。

“中国希望在这样的国家能够加强它的政治影响力,放贷款当然是一个最好的方法,因为国家都需要钱,这些发展中国家都需要钱,所以在南亚地区,斯里兰卡就存在一个对印度影响力的角度,这并不奇怪也不稀奇。”

她说,中国最常以非洲国家为例表示,和非洲国家促进政治友好关系后,在联合国投票时这些国家就会投票给中国。

在关于中国是否会协助斯里兰卡重组债务的问题上,孙韵认为,除此以外中国并没有别的选择,因为重组对中国有好处,否则债务违约后中国将永远丧失这些贷款,如果能重组那么这些贷款还不能算是坏账。

对于在斯里兰卡后是否还会有其他类似危机发生,孙韵很肯定的说,“一定会有”。

没有选择的选择

她说,一些发展中国家积欠中国债务过大却无法偿还,这是因为它们除了中国以外别无借贷选择,例如受到最多注意的汉班托塔港项目,斯里兰卡先前曾向世界银行和印度贷款但都遭到拒绝,最后找上中国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太平洋的岛国也面临类似情形,一些小国在别无选择下只能寻求中国的资金,因为那是唯一的选项。

孙韵指出,如果中国是唯一的选项,那么中国的条件再如何苛刻这些国家也只能接受,所以归根结底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必须考虑的是如何为发展中国家提供选项,否则只能让中国成为“the only game in town” (唯一的选项)。

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亚洲研究中心副主任迪帕·奥拉帕利(Deepa Ollapall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斯里兰卡危机对中国有“巨大的外交政策影响”,许多国家见到,作为斯里兰卡最大经济伙伴的中国却没有对斯里兰卡积欠的债务提供协助,一些国家从中国得到的资金只用来建造一些无用的“白象”项目,如今已成为他们沉重的债务负担。

忧骨牌效应

对于中国为何不愿协助斯里兰卡重整债务,奥拉帕利说,部分原因是担忧引发骨牌效应。

“中国人是难缠的生意人(hard-nose business people)。 他们不想要重组债务或做任何的债务舒缓,因为一带一路倡议在全世界有大量这种债务。它可能带来某种多米诺效应,那就是许多国家可能会说,哦,如果你想取消这里的债务,那么你为何不也取消我们的债务?中国将使自己处于一个困难的地位,”奥拉帕利说。

斯里兰卡正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纾困协助,美国财政部长耶伦7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亚G-20财长会议期间表示,她希望中国能与斯里兰卡合作重组债务。

这对于伯恩斯关于斯里兰卡对中国投资做出“愚蠢赌注”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7月21日记者会上回应说,美方官员“无端污蔑抹黑”中方的言论蒙蔽不了斯里兰卡民众和国际社会。

他说,中国和斯里兰卡是传统友好近邻,中方愿意为斯里兰卡政府和人民稳定局势、复苏经济的努力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推动两国关系不断向前迈进。

此前汪文斌也曾在7月14日的记者会上针对中国是否愿意提供斯里兰卡其他新的金融支持问题表示,中方“愿同有关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一道,继续为斯里兰卡应对当前困难、缓解债务负担、实现可持续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