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义伟是什么样的人

菅义伟是从冬日里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日本秋田县的地方诞生的第一位日本自民党总裁。他1948年出生于秋田县汤泽市(现在名称)。据说家里是种植草莓的农户,父母通常一大早就去田里干活,自己起床时他们已经干完回家。他喜欢打棒球还有溪流垂钓,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

在当地的中学,菅义伟有约120名同学,其中一半集体前往东京就业。剩下的大约60人中,有一半继承作为农户的家业。据他说,作为家中长子,曾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也不得不继承家业。

严冬时节,因为没有开往就读高中附近的公交车,菅义伟只能选择寄宿。他回忆那段时光说,等待迎来春季冰雪融化的那段时间,感觉很漫长。他胜人一筹的忍耐力正是在严酷的环境中得到锻炼。

高中毕业后,菅义伟来到东京,但没钱上大学。他一边在板桥区的纸箱厂工作一边挣学费。当时,因为学费相对便宜,所以选择了日本法政大学。通过当保安和在日本剧场食堂里为咖喱饭装盘等零工赚取生活费。加入空手道社团也是希望强身健体和磨炼意志。

毕业后,菅义伟曾为要不要回秋田老家而纠结,最后还是选择在东京就业。因为在工作的同时感觉到“推动和改变社会的是政治”,便立志从政。他先是拜访了大学的就业科,最后找到的是时任众议院议员小此木彦三郎。

此后,菅义伟在小此木彦三郎手下一当就是11年的秘书。在秘书中他年纪较轻,每天早上都在小此木家中与其家人一起用餐。小此木担任通产相(现在的经济产业相)时,他被起用为秘书官。

接下来的一个转机出现在菅义伟38岁的时候。以自民党的横滨市议员主动辞职让位为契机,他参加了1987年的横滨市议会议员选举,虽然遭到党内反对,但仍首次参选即当选,之后担任了两届8年的横滨市议员。

大器晚成的菅义伟首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是在他47岁时。据说,因为年龄和非世袭的原因,他曾想“接下来就看自己能不能成为阁僚了”。

菅义伟成为日本国会议员后遇到的是现在仍尊称“政治之师”的梶山静六。

在梶山静六1998年竞选日本自民党总裁时,菅义伟虽是首次当选的新人,但他并未选择支持所属的平成研究会(现竹下派)会长小渕惠三,而是支持梶山,跳出了派阀。

虽然梶山落选,但他获得了远远超出选前预想的102票,“菅义伟”的名字也开始在日本国会等国家机构聚集地的永田町被人知晓。

梶山所说的“已经不是派閥时代。要集结持有相同想法的人们来搞政治”这句话真正得到践行是在2006年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菅义伟成立了提出脱离派閥的“再挑战支援议员联盟”,为安倍晋三的胜选做出了贡献。

在日本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的2012年的总裁选举中,菅义伟也同麻生太郎、甘利明等人合作,成为安倍再次担任首相的原动力。

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后,菅义伟就任官房长官,与麻生、甘利明等人一起构建起了“安倍一强”的基础。他的任期超过7年8个月,创下了日本官房长官史上最长在任记录。

菅义伟在安倍政权中负责危机管理,任期内一次都没有在横滨的家中住过。在首相官邸附近的议员宿舍,他睡觉时总是将手机放在枕边,朝鲜发射导弹时,他天不亮就早早赶到官邸召开记者会。

对于贯彻首脑外交、满世界飞的安倍首相,菅义伟在内政方面给予了支持。

除了下调法人税实际税率等税制改革外,他还致力于打破条块分割,并主导了扩大入境(访日外国人)需求和降低手机资费等政策。作为防灾对策,扩大现有水坝的使用等,生活领域出台的政策也很显著。

菅义伟凭借2019年4月发布新年号“令和”而大幅提高了知名度。被亲切地称为“令和大叔”,喜欢松饼的甜食控等性格也为人所知。

菅义伟成为众议院议员马上就24年了。这次他是第一次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

“我没有地缘血缘,完全是从零起步。即使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只要努力,也可以成为首相。这就是日本的民主主义”,在2020年9月8日总裁选举的竞选演说中,菅义伟对自己一路走来的政治生涯如此感慨道。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