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介绍《中华秩序》

【编辑注:这本书在2017年出版英文版,后台湾出版了繁体字版本,目前王教授将简体字版在网上列出,共免费下载,编辑还没有读完这部300页的著作,也没有能力评价本书的好坏,但略读一些文字,也有体会作者的严谨,努力和用心,本书英文原版出版半年后,美国对华战略的新思维就似乎全面地转向对抗和遏制,并见诸实际行动:美国国会2018年3月以极为罕见的全票通过《台湾旅行法》,大幅提升了美国与台湾的官方关系;华盛顿随即与北京打起了一场规模巨大的贸易战,并启动了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包括2018年8月开始对44个与军工有关的中国重要企业实行直接禁运。本站特此列出下载地址,和书中的一个片段共欣赏】

网址 https://wang8692.wordpress.com/

作者简介

王飞凌,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现任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纳恩国际事务学院教授,​​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 (CFR) 成员。曾任教美国军事学院(西点军校)和美国空军学院。在中国、法国、意大利、韩国、日本、新加坡、澳门、台湾等地的十余所大学任过兼职或客座教授/研究员。主要研究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和中美关系。

已出版中英文著作七种(含两种合编),包括《中国的户口制度》(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和《中华秩序》(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出版社,繁体字中文版在此 。简体中文版电子书下载在此)。另外发表过中英文的文章数十篇 (其中一些已经被译为法,意,韩,日文发表)。曾在多家国际媒体受到采访,包括Al Jazeera、AP、BBC、CN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The Financial Times、The New York Times、美国之音、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新华社、中央社等。曾获得多种研究基金,包括 Minerva Chair grant, Fulbright Senior Scholar Grant 和 Hitachi Fellowship。###

《中华秩序》节选 “可能的未来”

复辟一个秦汉式政体以统治伟大的中国人民,并非易事 。如此行事却又没有一个必备的中华世界秩序,就愈加艰难。 而面对既无法否认、忽视,又比自己更为强大的众多外国竞争 对手,则更是一个残酷无情的现实。

如本书所分析的,与过去的秦汉式政体的多次复辟有所不同,中国共产党暨中华人民共 和国的秦汉式政体还面临另外两个问题:首先,中共的专制统 治一直是一个尴尬的、非世袭王朝的帝国。垄断着中国所有权力的,是被中国学者杨继绳称为“集体世袭制”之下的一个统治 家族群体(即所谓的太子党或红二代),而非一个以血缘世袭的皇帝。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到约翰˙洛克,经典作家们早已把这样一种非血缘世袭的专制或贵族寡头政治归类为一种最糟糕的政府类型。

据中国学者吴稼祥估计,这种集体世袭制 度的权力继承交替,稳定性最低,也很不理性,还恶化了秦汉式政体固有的次优化统治记录。其次,民命,国家使命,或党的使命的观念,一直是今天中共暨中华人民共和国拼凑起来的官方意识形态的内核。

最高领袖习近平向其高级官员们重申过这一使命:“天在看(你做什么),我们的天就是(中共)党和人民”,并在2019年的《新年贺词》中宣布:“人民是我们执政的最大底气”。然而,这个新儒化法家国家主义的观念基础,比起传统秦汉式政体的天命观念,必然地更不稳定:无论怎样被压迫和受哄骗,人民并不是抽象的天,他们不可避免地要追求各自多种多样的、个人的、不断变化、也不断增长的权利和欲望, 并为之而奋斗。无限期地僭用人民的名义,于是就成为一场极为艰难的斗争,除非实行真正的民主;但民主制度更会抛弃统 治者们所珍视的秦汉式政体本身。无穷尽的民粹主义收买与讨好、无休止的恐吓与欺骗、水涨船高的暴力维稳,都是既昂贵 又低效,还常常会起到反效果。

具讽刺意味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秦式汉政体结构性和根本性地渴望去重新安排和控制世界,无论代价也不惜时间, 力求恢复中华秩序这个目标,在西方领导的后冷战时代世界秩 序下,却获得两大关键性优势:其一,西方主流的价值观和行 为规范是人类的生命和平等,这使占人类总数五分之一、被中 共严格控制和牧养的13亿中国人口本身,成为一个巨大的力 量来源。北京于是通过肆无忌惮的赤字花费,消耗中国人民的 生命和人权,因而在国际上变得不成比例的强大和具有竞争力 。其二,北京得益于其越来越通畅的、高度单方面还有选择性 获取外国的市场、资源特别是技术的渠道。这使得一个既低效 率也少创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够迅速地致富和强盛。由此, 这个饱受低劣政治治理之困扰的次优化巨人,还是能够崛起强 大,在国际关系里获得强劲而可怕的竞争力。

因此,尽管其明显的次优化统治和反复多次的失败,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悲剧和痛苦,中共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维 护和加强其秦汉式政体方面还是颇有成就。它也越来越多地影 响世界,顽强地以自身形象去最终重建其注定需要的中华秩序 。一些大汉族主义中共支持者们,于是在2016年宣布“世界的、和平的中国世纪已经到来”

那么未来究竟如何呢?基于 本书关于中国力量本质的分析,人们可以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 及其国力崛起前景的三种可能性未来: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进一 步演变,成为一个更开放、更自由的秦汉式政体,一个类似于 10-13世纪的宋帝国那样的,软性而开明的威权主义(如果还 未变成一个有效的自由民主与法治国家的话),从而在威斯特 伐利亚国际关系世界秩序下繁荣、强盛且长治久安。为此,北京需要重新解读历史,重新确定其世界观,重新调整其战略; 通过体制上、国际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充分保障,克制甚至放弃 其天下世界帝国的理想。作为后冷战时代国际社会的一个成员, 遵守该社会的普世规范和价值观,中国可以良性有效地参与国 际竞争的游戏,并舒适地成为一个大国、强国或者一个新的超 级大国,可以将世界霸主地位作为其奋斗目标甚至去取代美国 作为新的世界领袖,但不再渴求一个中华秩序式的世界政治统 一。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回到毛泽东的革命政权模式, 乃至更甚,成为一个硬化的威权主义、极权主义和军国主义的 政权,通过谋求重新安排世界而求得生存。中华秩序的意识形 态将继续复苏并主宰中国,尽管已经聪明地伪装为汉族民族主 义和复兴中华文明的中国梦。毛泽东当年走过这条路,并遭致 惨败。但是那些使中华人民共和国致富和崛起的新财富与新技 术,可能为北京提供新的信心和资源、更多的实力,它有可能 以更聪明的诡计再试一次。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处理国际恐怖 主义、高涨的全球化浪潮,这些紧迫的全球性议题可能是提高 北京成功机率的强大动力。假以时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华 秩序或许会出人意料地统一整个地球,尽管它今天看起来还是 如此的不可能,就像24个世纪以前秦国统一中华世界和70 年前中共夺取中国大陆的故事一样。

第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会被两股力量所撕裂:一边 是中共秦汉式统治者们追求中华秩序的本能欲望和不懈企图, 另一边是已经变化并不断继续变化的中国人口构成、经济现实、 以及日益西化且与国际社会息息相联的中国新文化和新意识形 态。伴随着巨大的国内外压力、不断涌现的新问题、连连失败 的政策,外部冲突乃至战争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或被有意发动, 并导致中国国内的政治混乱甚至内战。中原政权最终可能会失 去某些中华世界的边缘区域,中共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崩溃。 无论是以和平的还是暴力的方式,其结局可能会带来中华民族 国家的凤凰涅槃(如同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和日本);或者 促使一个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失败国家出现。

还有第四种可能的未来,不过大概只是过渡性的情況: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回头延续其在2008-12年之前的已经持续三十年的做法,继续隐瞒其中华秩序的战略选择,韬光养晦, 不再大力抵制、攻击和取代美国并重新安排世界秩序,而是 务实和有选择地遵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和西方的领导,在抵制 国内社会政治和意识形态变革的同时,也压制其精英对领导世 界的渴求,小心谨慎,投机取巧,继续发展致富。中共的秦汉 式政体虽然没有中华秩序,也能继续存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 但同时也要忍受这一选择必然伴随的种种“屈辱”、困难、挑战 和不安。

这些可能的未来中,哪一种更可能、更可行、更可取, 以及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可以做些什么来塑造北京的偏好、影 响中国崛起的后果,都是些重要而紧迫的问题。在中华人民共 和国之外,关于中国崛起的积极探讨,已经产生了许多明智、 富有洞察力的想法和丰富的学术成果7。前北约盟军最高司令 公开呼吁要超越美国20多年来那个充满犹豫的、对冲与接触相混合的权宜之计,“认真对待中国”。

研究中国的专家史文以及沈大伟则认为,美国为了东亚和全世 界的和平与繁荣,应该对中国采取一些“必要的”和适应性的忍 让和接纳举措。还有人提出“中国是一个成功的威权主义发展 国家它现在已经足够富有,足以制定 自己的规则,而不只是接受其他人的规矩。…(它)是自己的国 家,但却是其他人的问题。它将以自己的方式、按自己的条件 发展,而其他人则只能尽其所能地与它合作”。美国对外关系 委员会的一份研究报告则呼吁,现在是时候去“修改美国对华 总战略”和政策了。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底追求些什么,以及它能在多大 程度上实现自己的目标,依然是疑云重重。中共治理的低劣效率,似乎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能否避免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 一个最明显的障碍。中国官方数字表明,拥有近14亿人口和 大约8亿就业者的大国,目前只有大约2,800万人实际缴纳所得税。

北京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能力十分有限,反映了中共暨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政治合法性其实并不高。在国外,中国 企业一如既往地次优化运作,效益非常低下。据中国学者的统 计,中国的“海外投资一般都不成功”。从1990年代中期到 2015年,有超过两万家中国企业,在海外累计投资了1,400 亿美元以上(仅2014年一年就增长15.5%,而当年中国接受 的外商直接投资的增长率仅为1.7%)。但这些大量海外投资 “90%以上都亏损”。中国似乎已经过早地开始了大规模的资

本书英文原版出版半年后,美国对华战略的新思维就似乎全面地转向对抗和遏制,并见诸实际行动:美国国会2018年3月以极为罕见的全票通过《台湾旅 行法》,大幅提升了美国与台湾的官方关系;华盛顿随即与北京打起了一场规模巨 大的贸易战,并启动了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包括2018年8月开始对44个与军工有关的中国重要企业实行直接禁运。

资本外逃

尽管做出了巨大努力,也花费了巨资,除了一些近邻 地区之外,北京在行使其所谓软实力方面,似乎特别虚弱无能 。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依然是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护照之一, 被各国接受的程度竟然远远低于已经没有几个国家正式承认的 中华民国(台湾)护照。作为一个典型的专制统治者,中共经常 周期性地竭力煽动反日情绪:黄金时段的中国电视屏幕上,充 斥着徒手消灭无数日本人的“抗日神剧”,剧情极其愚蠢可笑,以至于2013年中共的媒体审查机构不得不对其略加限制。

然而,当2014年日本政府稍微放宽对中国游客的签证限制时,六个月内就有超过一百万中国游客和购物者涌向日本,总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8%12。 或许更为意义深远的是,在中国国内,尽管受到镇压, 但要求政治变革以直接撼动中共秦汉式政体核心的人和声音越 来越多。

毕竟,21世纪确实不同于公元前3世纪。崛起的中国力量,负有被中华秩序传统和理念所驱使的天下使命,可能 确实是像美国观察家白邦瑞所分析的那样,正在进行一场并非 秘密的百年马拉松长跑,要在21世纪中叶以美国及其盟国的 利益为代价去领导和统治整个世界。然而,如学者孔诰烽所推 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看似十分成功的崛起和奋斗,也可能只 是为了一种属于过去的、庞大而落后的政治体系,宿命般地进 行着漫长、昂贵、不确定而精疲力尽的拼搏。

关于中华与中国、中华政治传统与中华世界秩序之理念, 以及崛起的中国国家力量之本质,本书的探讨就此告一段落。 以上面的简短结语为序曲,笔者将继续在另外一本书里,分析 崛起的中国力量之前景、影响,以及应当如何因应、管理之。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