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以发展的眼光看马桶

1997年,我生平第一次当上“房奴”,以美好心情搞起了装修。我有幸碰上一家追求生活品质的装修公司,他们说:以发展的眼光,一定要用中央供热系统,热水直接入厨入卫,才够中产。我是个虚荣的人,当即决定中央供热。屋子交付那天,我妈一边在厨房洗碗一边嫌热水出得太慢。我耐心向一个传统劳动妇女解释中央供热就得等一会儿,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高科技,后转身上厕所初女蹲,冲马桶……感到有点热,然后闻到一股浓郁的味道。

以发展的眼光,他们把热水安反了,安到了马桶上,是的,马桶。

同月8日,三峡大坝胜利截流。当时报纸说以发展眼光看,大坝会让中国变得冬暖夏凉,是这片热土很大的一部空调。可是现在,这部空调貌似也安反了……当然这极可能是谣言,这个小区下水道被暴雨淹没半个月都查不出原因的地方,作为最大一条下水道是否影响了祖国的气候,更查证不出来。这两天官方强烈要求质疑三峡大坝者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造谣。这很像杨志碰上牛二,杨志要证明他的刀杀人不见血,就得把牛二剁掉,可剁掉就犯罪,不剁就是造谣。黄万里们要证明三峡真让气候大变,除非把三峡炸掉,可炸掉就是反革命,不炸掉就是造谣。当科学遇到政治,就是杨志遇到牛二。

我不懂科学和政治,我只是说些故事。七八年前,我很爱去若尔盖草原骑马玩,中国最漂亮的湿地草原,那里有大片的花湖,风一吹过,花儿们就会弯下腰对你呵呵直笑。四五年前我再去,那里已沙漠化迹象,很多山坡光秃秃像长了瘌疮。当地牧民说,一是为了大力提升GDP,领导要求多养牛羊马,牲口把草吃没了;二是因为大量开采优质能源“泥碳”创收,而泥碳恰 恰是保存水量的重要资源,像海绵一样蓄住黄河上游百分之三十的水份;三是因为三峡大坝……算了,牛二大哥又要说我们造谣,我确实拿不出证据,也不敢用你的血去证明科学。那个叫泽郎丹顿的藏族青年凝望了这片浩大的黄沙很久,回头认真地告诉我:再过十年,我们这儿就不养牛羊,得养骆驼了。

是的,骆驼。如画的湿地草原养起了骆驼。不过下一次红一、红四方面军经过时,就不会有战士掉在沼泽里了。这也是大坝的创举。

再有个故事是:昨天,著名革命根据地洪湖终于也旱了,七十年一遇的大旱,最深处才三十多公分。我小时候是看“洪湖水,浪呀么浪打浪呀”剧情长大的,曾很想跟女游击队长韩英一起躲在湖里打游击。可现在别说打游击,下水洗澡连毛都挡不住……听说当地渔民过不下去了,这样也好,不过不下去也不敢下湖打游击,没有大片荷叶、水草藏身,脑子里刚冒出点大泽乡的念头,联防队员十里之外就可全歼你个反贼。可见旱有旱的好处,这样想来我们都肤浅了,前两天中华文化紫禁之巅的故宫送出锦旗:旱祖国强盛。虽被举国笑话,但竟一语成谶,一旱保强盛。可见三峡大坝除了是水利工程,也是一个维稳的手段。

 

以发展的眼光看,从工信部对小学生的思想过滤软件“花季绿坝”到水利部对成年人“三峡大坝”,一坝更比一坝强,前者只控制思想,后者直接把你肉身消灭了。算了,我还是讲些故事。前些时候王小山登了四姑娘山后来成都找我玩,我本想带他体验一下成都人的春天生活,去龙泉山看桃花打麻将,可现在连天气都响应政府“节能型社会”要求,从冬至夏,直接把春天给省了。从雪山下来的他穿着挺厚的羽绒服,本来站在雨地里瑟缩一团,没成想迅速就三十四度了,脑子里还是雪花,身上全是汗水。我没好意思告诉他,去年十月,成都南门就飘雪了。

从万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到现在一年一遇,到讨论该不该炸掉……你看,修水坝是为了发电,发电是为了抗旱,抗旱就要修水坝,修水坝又得抗旱,生生不息,弄得农民工们跟个肉体永动机似的。你都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抗击旱情,还是为了制造舆情。又听说鱼米之乡的江苏盱眙停水了,上海也因缺淡水,海水倒灌进了城区……这是个好现象,以后阿婆们在日本核泄露时就不用上街抢盐,直接从地沟里舀碗水当街一晒,就是优质海盐了。这些当然不是人祸,而都是天灾,当我们做不到人定胜天,天本身就是灾。

最后一个故事是:前天,重庆市交旅集团的豪华邮轮“长江黄金1号”下水了。董事长王永树称,该轮是目前长江上游最豪华的邮轮,船上有商业街、游泳池、桑拿中心、雪茄吧、电影院,不仅可停靠直升机还可以打高尔夫,像一座飘浮江面的五星级度假村。据悉“长江黄金一号”长136米,宽19.6米,高6层,1.2万吨级,总投资1.3亿元,最贵的总统套房每人3.6万元……“十二五”期间将陆续投资20亿元人民币,新增9艘这样的五星级游轮,在长江中下游各5A风景区豪华游玩。

看到这条新闻,我第一个反应是,不是都没水了吗,船不怕搁浅?后来我以发展的眼光想了一想——可再次启用纤夫,顺道解决下岗工人就业问题,为避免画面难看,表明已是新社会,可让纤夫边拉纤边高唱红歌,《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领导坐总统套落地窗前亲自指挥,郎朗倾情伴奏,正是一片和谐盛世景象。有人说三峡公司其实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我不是很明白,但我小时候被告知三峡大坝建成后我们将用上世界上最便宜的电,后来价格一路飙升,还被宣传要敢于用爱国电……

总之,很长时间我都为没深刻理解利国利民的三峡大坝科学原理而深深惭愧,这几天一通恶补大致搞明白,其实,它就是利用鸡国西高东低的地势,把高处的水先行存到一个叫三峡的水箱里,然后由一个叫三峡公司的阀门,爽了就冲一下,冲一下,不爽就憋着,憋着……至于什么时候它爽,什么时候憋着,要用发展的眼光看,至于气候异常,你得明白,它其实就是一只马桶,只不过安反了热水。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