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急于开拓企业需求

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企业华为技术的规模缩小仍未停止。8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1~6月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下滑6%。由于美国政府的制裁和市场萎缩等影响,主力的智能手机业务低迷。为了打开局面,华为在能源等20个领域成立了被称为“军团”的专业部门。急于开拓企业需求,但要填补智能手机业务的空白仍需要较长时间。

华为的1~6月营业收入降至3016亿元。作为同一期间,连续2次出现营收下降。由于2020年11月出售的廉价智能手机品牌“荣耀”的影响消失,营收降幅与上年同期(29%)相比有所改善。

按业务来看,智能手机等终端业务下降25%,陷入苦战。由于美国政府的出口管制的强化,半导体等日趋难以采购,智能手机生产受到影响。美国调查公司IDC数据显示,同一期间在华智能手机供货量因上海市封城等影响而出现2位数下滑。

华为在美国制裁前曾是每年供应逾2亿部智能手机的世界屈指可数的企业,终端业务占到营业收入整体的一半以上。由于长期持续的制裁和需求的萎缩,亟需寻找取代智能手机的经营的支柱,在此背景下,瞄准的是企业业务。

将不断探索信息通信技术如何改变(金融)行业,能否转向可持续增长。对于和DBS一起采取行动感到非常高兴——7月下旬华为在新加坡中心的滨海湾举办了金融相关活动,该公司的“数字金融军团”首席执行官(CEO)曹冲带着笑容与新加坡最大银行星展集团控股公司(DBS GroupHoldings Ltd. )的首席信息官(CIO)Jimmy Ng相互握手。

两家公司宣布联合成立创新基地。据称将开发“智能绿色金融”的相关技术。

华为一直向金融行业提供云平台等服务。截至2021年底的客户数在约60个国家超过2000家,在全球100家大型银行中包含49家。为了进一步加强与这些客户的合作,华为5月成立的是数字金融军团。

华为在2021年10月以后,不断成立这种组织。“煤矿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运动健康军团”……,现在“军团”数量达到20个。相关人士透露,“军团刚刚成立,构成和人数仍不固定”。特点是均锁定特定的行业,将公司内的各领域专家组织起来,支援客户的数字化转型。

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表示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汇聚在一个部门。任正非表示这是学习了美国谷歌的组织。

这种组织发动营业攻势,目前以中国国内的客户为中心。尤其是在煤矿、海关和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支援运营的省人化和数字化的案例显得突出。

其中也存在像数字金融那样瞄准海外的情况。象征是“智能光伏军团”。

华为在作为光伏发电系统核心零部件的逆变器领域掌握世界最大的份额,包括欧洲和日本在内的世界百万瓦级太阳能发电站采用了华为的设备。在这个军团成立的2021年10月,在沙特阿拉伯接到世界最大规模的蓄电业务的订单,计划今后在国内外扩大业务。

企业业务以云平台和人工智能(AI)等服务为中心。这些领域所需的半导体被认为并非像智能手机那样最尖端。华为在高速通信标准“5G”领域,被排除在美国和日本市场之外,另一方面,则在瑞士、德国、韩国和沙特阿拉伯等建立通信网。

华为希望通过将这些通信网和对企业服务结合起来,培育为新的盈利来源。在3月召开的第2次军团成立大会上,任正非强调面临着越来越严苛的打压的时候,华为要稳住阵脚,要积极的调整队形,坚定的为客户创造价值,不能动摇,所以要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提出了今后不断加强同样组织的想法。

不过,按业务进行细分化、成立组织进行深挖的战略同时还是仍未找到比肩智能手机的“金脉”的证明。不到1年成立20个军团这种“林立”状态也显示出焦虑。能否取得足以支撑经营根基的成果?华为的关键时刻仍在持续。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