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已进入经济衰退?

2022年1~6月连续2个季度陷入负增长的美国是否已进入经济衰退了呢?这个问题正在引发争论。这是因为担忧政策失败烙印的美国拜登政府拼命加以否认。判断经济步入衰退所需的时间过去平均约为7个月。而11月将迎来中期选举,讨论日趋激烈。

从7月28日发布的4~6月美国内生产总值(GDP,快报值)来看,实际增长率连续2个季度下滑。连续2个季度负增长在国际上被称为技术性衰退,机械地被视为经济衰退。1949年以后发生了10次,后来全部正式被认定为经济衰退。如果成为例外,将是二战结束后的1947年以来、时隔74年首次。未出现连续2个季度负增长的经济衰退只有1960年和2001年这2次。

“3个月里就业人数增加了110万”,“并非经济学家等定义的经济衰退”,在发布GDP的28日下午,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强调。在野党共和党的参议院议员泰德·克鲁兹(TedCruz)在推特上批评称:“这是逃避责任的语言游戏”。

在美国,负责判断经济扩张和衰退的转折点的是民间团体的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事后在各项经济指标达到高水平、随后下滑之际将顶峰的月份认定为经济景气的“波峰”,而在低迷的经济指标持续复苏之际,将属于大底的月份视为“波谷”。将从波峰到波谷的期间视为经济活动萎缩的经济衰退期。

知名学家判断

具体来说,由8位知名学者构成的经济周期测定委员会经过磋商,判断经济景气的峰谷。斯坦福大学的教授罗伯特·霍尔(Robert Hall)担任委员长,委员包括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CEA)前委员长、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克里斯蒂娜·罗默(Christina Romer)等人。出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主席之前的本·伯南克也曾担任委员。

参考的是剔除物价变动影响的实际增速的个人收入和个人消费支出、非农业部门的就业人数、工矿业产值等。其中,尤其得到重视的是就业情况。耶伦的主张考虑到这一点。美国经济受到以新冠疫情为背景的婴儿潮一代提前退休等影响,劳动力短缺严重。在经济周期之中如何对待供应制约带来的历史性低失业率,将成为关键。

“GDP是噪声很多的指标”,美国财政部甚至在公布GDP之前的7月25日发布了这样的评论。与1~3月实现正增长的实际国内总收入(GDI)产生偏离,显得不正常。得出结论称GDP并未体现汽车零部件等“中间产品”的产值,这一点存在问题。

强劲就业与经济衰退不相符

除了政府相关人士之外,也有很多观点指出此次不属于经济衰退。“要问是否已步入萧条,答案基本上是否定的”。PNC金融服务集团的Gus Faucher如此表示。最主要理由是就业持续扩大,认为“如果考虑到非常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年内陷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低”。此外,摩根大通的迈克尔·费罗利(Michael Feroli)也指出,“在NBER所关注的指标之中,就业的增长与经济衰退(的判断)最为格格不入”。

焦点是NBER得出结论的时间。新冠疫情之前的2020年2月属于经济景气的“波峰”这一判断用了4个月时间做出,但2007年12月至雷曼危机进入经济衰退这一判断则花费了12个月。1980年以后的6个“波峰”平均用7个月得出结论。

如果2022年1~3月的某个时间成为“波峰”,那么判断有可能在11月的中期选举前作出。对于声称“并非经济衰退”的拜登政权将构成打击。经济衰退的认定将成为在野党攻击政府和执政党的证据,容易变为政治问题,还容易招致市场情绪波动。NBER的委员会具有避免拙劣而迅速的判断这一趋势,此次的判断有可能进一步推迟。没有结论的争论或将长期持续。

步入严重萧条的可能性

浮出水面的是在1~6月是否属于经济衰退的结论得出之前,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萧条这一前景。美国债券投资大型企业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Tiffany Wilding关注的是连续2个季度陷入负增长的实际增长率的“质量”恶化。

与需求强劲带来进口激增等特殊因素招致的1~3月负增长不同,“4~6月根本性的经济势头明显放缓”。举例称汽车等耐用品、设备投资和住宅投资等对利率上升敏感的领域联袂下降,敲响警钟称“经济衰退正在逼近”。

目前已进入与是否将现状视为经济衰退相比,更应讨论如何应对通货膨胀高企的情况下到来的经济减速这一时期。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