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评韩国大选变天之后

王丹评论文章:韩国大选变天之后,新任总统尹锡悦开始新政,其重点之一,就是调整韩国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布局,并改变对外关系的原有立场。这样的变动本身就值得关注,但更值得重视的是,这样的变化将会给东亚局势带来冲击性的影响。

开始关注“普世价值与规则”

引人注目的是:在峇厘岛出席G20会议期间,韩国外长朴振与中国外长王毅会晤,朴振开场时强调两国只有在相互尊重和互信的基础上构建平等的伙伴关系,才能推动双边关系在未来30年继续朝著更健康、更成熟的方向发展。这听起来老生常谈,但接下来话锋一转,说出了一番过去韩国很少会直接对中国讲的话,他说,韩国重视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和规则,将积极参与国际社会为维护自由、和平、人权、法治所付出的努力和行动。在对外方面,则将基于开放、透明、包容的原则,对全球性挑战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这番话,对于公开抗拒普世价值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一种警示,表明韩国准备加入西方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国的围剿。

韩国外长这番罕见的讲话,当然不是他个人的意思,而是总统尹锡悦的立场。尹锡悦本人6月29日在北约峰会上发表讲话,表示“很荣幸能同建立在自由民主法治基础上的北约一起讨论不断变化的国际安全环境”。尹锡悦指出,这次会议的意义在于尊重基于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国家之间的合作。这番讲话背后隐含的意义非常重要:第一,讨论已久的“印太北约”问题已经浮出水面,过去态度一直犹疑的韩国,现在已经清晰表达了愿意共襄盛举的立场;第二,虽然尹锡悦没有点名中国,但对所谓的“不断变化的国际安全环境的担忧,矛头所向直指中国,这是不言自明的。这是韩国新政权上台以后,针对中国问题发表的最强硬的立场性说明。

向日本递出橄榄枝

恐怕更为令中国担忧的是,尹锡悦上台,并未致力于缓和与朝鲜的关系,反而是像日本递出橄榄枝。韩国外交部长朴振在7月18日至20日访问日本,这是自2017年4月后,韩国外长时隔4年7个月后第一次访日,据媒体报道,日韩外长如何为最敏感的二战强征劳工索赔问题解套备受关注。日本一直将解决韩国法院执行日企在韩财产变现问题视为修复日韩关系的前提。韩方有可能将说明经由启动民官协商机制摸索其他赔偿方案。韩国积极讨论解决横亘在日韩关系中的棘手问题,最担心的就是北京。

未来三年 它将是东亚最蠢蠢欲动的国家

对于韩国来说,调整对华政策,最大的障碍就是经济问题,毕竟多年来韩中经贸关系攸关韩国经济发展。但权衡利弊之下,韩国也已经准备走上与中国脱钩的道路。韩国经济首席秘书官崔相穆前不久在一场记者会上表示,因为持续20年的对华出口繁荣期即将结束,市场多元化是必要的;转向欧洲是事先为韩国所处的全球贸易环境的结构性变化做准备。对此,中国更为戒慎恐惧,官方媒体发表文章说,韩国要摆脱经贸过度依赖中国的想法是正常的,但如果自认属于西方国家阵营,要参与对中国的围堵,中韩关系乃至东北亚情势,必将“地动山摇”。这样的威胁语气的背后,已经显示出了北京的焦虑。

尹锡悦大幅调整对外政策,应当是审慎思考的结果。经济上看,中国经济已经明显进入衰退期,过分依赖中国的政策不符合韩国的产业发展;政治上看,俄罗斯被拖在乌克兰,中国忙著与美国对抗,韩国更有底气面对朝鲜问题。这一切,都是韩国的历史机遇。有学者指出,未来三年,韩国可能是东亚最蠢蠢欲动的国家。对这个观点我完全同意。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