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普京的面不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独立

自媒体火星数据研究所:这个世界在飞速变化,因此即使是义结金兰、誓言不离不弃的兄弟,也会因为时局的变化,各自的理念与谋划不同,开始趋炎附势,表里不一。而兄弟反目,往往都是从兄弟阋墙开始,然后渐行渐远,之后割袍断义,最后手足相残。

哈萨克斯坦的总统卡西姆·佐马尔特·托卡耶夫,表面是是普帝的兄弟,实际上也就是大鹅的小跟班。但在他总统大位不稳的时候,普帝发兵助他稳住了阵脚,巩固了大位,也算是受人恩惠了。

不过最近这大哥跟小弟闹得有点不愉快,兄弟阋墙十分明显了。起因是在上周显示普帝显摆朋友圈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托卡耶夫表面上赶到会场为普帝撑了场子,但同时当着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DPR、LPR和塔利班小跟班们的面,发表了一系列措辞严厉、有损普帝脸面的声明。

普帝当场就十分不爽,拉下了脸面,盘算了报复的措施。然后第二天,大鹅就开始限制哈萨克斯坦石油的出口了。

6月19日,大鹅的《生意人报》援引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哈萨克斯坦决定重新寻找石油出口途径,因为该国石油出口,在老通道新罗西斯克港被大鹅暂时关停了。

《生意人报》称,大鹅方以新罗西斯克港港口水域发现了可能是二战时期地雷的物体为由(也是笑话,该港口启用多年了),宣称为了研究和排雷,里海管道联盟(CPC)的偏远系泊设施附近的水域被关闭,哈萨克斯坦每年通过该港口出口6700万吨石油。

根据《生意人报》的信息,新罗西斯克里海管道联盟(CPC)的石油运输在本月底之前将完全停止, 6月18日,CPC的大鹅方代表宣布新罗西斯克港系泊单元(TLU)附近的水域完全禁止船只通行,导致运输中断。

《生意人报》报道称,哈方Rosmorrechflot公司称完全无法证实港口是否存在二战时期地雷,俄方宣称的排雷这一信息是否属实。

新罗西斯克里海管道联盟(CTC)的输油管道1500公里,年输油6700万吨。该路线是将石油从哈萨克斯坦运往西方市场的主要路线。管道中的石油通过新罗西斯克附近的一个海运码头运送到油轮,该码头配备了三个远程系泊设备。

CTC由大鹅和哈萨克斯坦两国共同投资建设,共同经营管理。但实际上,大鹅处于支配地位。

CTC的哈萨克斯坦方面参与者没有回应生意人报的采访,但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博拉特·阿克丘拉科夫表示,暂时中止(CTC)的输油管道的石油运输,不会影响该国的石油出口。

据《生意人报》在莫斯科的调查了解,原因出在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的一番不当讲话。当时哈萨克斯坦总统表示,哈萨克斯坦不承认 DPR 和 LPR,因为它认为它们是“准国家实体”。

托卡耶夫还大胆妄言,如果像DPR、LPR一样,成立一个国家的自决权在全球范围内实现,那么地球上将出现500-600多个国家,而不是193个国家,这将是一片混乱。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承认台湾、科索沃、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卢甘斯克(LPR)和顿涅茨克(DPR)也是如此。”

大家看看图片上托卡耶夫讲这段话时,普帝的那张脸,那脸相挂得有多阴暗!

这还不算,他还当着在场的普帝,向大鹅国家杜马代表和大鹅宣传人员抱怨,指责他们在鹅哈两家之间播下“不和”。托卡耶夫毫不含糊地提到了《今日俄罗斯》的负责人玛格丽塔·西蒙扬的丈夫蒂格兰·科萨扬(Tigran Keosayan),后者此前录制了一段视频,指责哈萨克斯坦忘恩负义,并威胁哈萨克斯坦“看看乌克兰正在发生什么”。

托卡耶夫发表这番言论的第二天,大鹅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扎图林(Konstatin Zatulin)就公开告诉媒体记者,认为托卡耶夫的言论不正确,并威胁要采取“像乌克兰一样”的措施。

扎图林的原话说:“我们无处不在,包括与乌克兰有关的问题。如果我们有友谊、合作和伙伴关系,那么就不会提出领土问题。如果没有,那么一切皆有可能。就像乌克兰的情况一样。因此,在我看来,哈萨克斯坦这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

也许是托卡耶夫在见风使舵,有换认老大之心,故意刺激普帝。也许是大鹅做惯了老大,心胸不太开阔,容不得小弟们的不恭敬。但不管怎么说,有裂纹的玻璃,裂纹肯定会越来越多越长,到最后必定破裂。这大哥和小弟有了嫌隙,又明里威胁暗了使了阴招,加上一边败像已露,一边见风使舵,互相间的恩怨情仇,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公开清算了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