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EF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能抗衡中国么?

美国总统拜登5月23日宣布启动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美国把这个框架看作抗衡中国的框架,但目前似乎是意图走在了前面。虽然亚洲有些国家希望降低贸易等领域的对中国依赖,加深与美国的经济关系,但由于与中国的距离的差异,态度存在分歧。新框架欠缺关税下调这一市场开放的基础,这一点也令人不安。

明显体现美国政治局面的IPEF磋商以(1)贸易、(2)供应链、(3)基础设施与去碳化、(4)税收和反腐这4个领域作为支柱,并未涵盖一般自由贸易中成为核心的关税下调。与亚洲各国之间的关税协定有助于美国市场的开放,作为拜登政权支持基础的工会和执政党民主党的左派担忧导致就业岗位的外流等。

美国与中国的主导权之争日趋激烈,美国希望加强与印度太平洋地区各国的经济层面联系。日本等11国参加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伴随关税下调,美国已经退出,对本国市场开放持慎重态度,可以说IPEF是作为不得已的举措而提出的。

包括日美在内的13国参加了23日在东京举行的IPEF相关活动。超过TPP的11国。从东盟(ASEAN)来看,在10成员国中,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和文莱等7个国家参加。

与中国关系密切的老挝、柬埔寨和缅甸并未参加。这3个国家加入了中国参加、具有关税下调规则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在美国和中国交锋的亚洲经济圈构建中,各国的行动有所不同。

对美国主导的经济框架充满期待感。东盟2020年与中国的贸易额约为5000亿美元,在与世界整体的贸易额中占2成左右。与仅为1成以下的2003年相比,依存度正在提高。与美国的经济合作能降低供应依赖中国的风险,同时或许还能加深与美国市场的联系。

印度似乎认为有助于本国供应链的强化,于是决定参加。对于RCEP,印度因警惕关税下调而决定退出,但抑制零部件等依赖从中国进口已成为紧迫的课题。总理莫迪出席23日的活动时表示,“IPEF体现了将印太地区变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这种我们的意志”。

不过,台湾的参加被搁置。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示,与台湾之间“希望在半导体和供应链等领域加深经济合作”,但顾及到与中国关系深厚的东盟成员国的情况。台湾外交部对于未加入IPEF发表了“感到遗憾”的评论。对于参加国来说,令人担忧的因素在于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取市场准入这一现实利益的点上。IPEF不包含关税谈判,如果缺乏新兴市场国家期待的美国市场开放这一好处,凝聚力将随之下降。将于6月底出任菲律宾下一任总统的前参议院议员小费迪南德·马科斯23日对参加显示出积极态度,同时表示“为了(促进)贸易,必须极可能开放本国的经济”。

美国表示“为了能接纳多样化的国家,让(磋商的)4个领域具有灵活性”(沙利文)。表示参加国可选择推进谈判的领域,由于领域不同,印度等大国有可能不参加。关于数字贸易,日本和新加坡等希望制定高水平规则的国家、与希望垄断数据的国家之间或将产生温度差。

中国反对美国主导的框架。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5月22日表示:刻意把特定国家排除在外,这条路就走歪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5国参加的RCEP已于2022年1月生效,中国2021年还申请加入CPTPP,显示出参加美国缺席的经济合作机制的态度,对美国施加压力。
ADVERTISING

日本计划向美国传递亚洲各国的担忧等,在IPEF启动后推动规则制定等具体工作。最终还期待美国重返CPTPP。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3日在与拜登一起参加的联合记者会上透露,“在会谈之中也直接提出日本期待美国重返CPTPP”。

如果美国主导的IPEF无法提高实际效果,将无法对抗在亚洲经济中提高影响力的中国。需要在4个领域拿出回应参加国期待的具体好处。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