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角兽企业面临冲击

无法抢占大型企业的市场,陷入苦战的中国高科技新兴企业正在增加。作为中国屈指可数的“独角兽”企业(企业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未上市企业)、在世界上率先使显示屏可折叠的智能手机实现商品化的柔宇科技就是代表性案例,原定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也已撤回。在源自中国的“独角兽”不断涌现的短短数年后,就已迎来淘汰的浪潮。

“我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4月题为《拯救柔宇》的异样的文章出现在SNS(社交网站)上。

作者是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是在柔宇科技的公开资料里被记载为独立董事的人物。针对该公司的窘境指出,尽管拥有技术实力,但陷入资金困境。

中国媒体也相继报道了柔宇科技的经营问题。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一部分高管的薪酬在2021年出现拖欠,最近员工被要求休假3个月。员工人数也在约2年里减少一半,减少至700人左右。

柔宇科技是由在中国清华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电子工程学的首席执行官(CEO)刘自鸿于2012年创建的。2018年披露世界首款显示屏可折叠的智能手机,2019年启动量产供货,由于领先于智能手机和显示屏行业的王者韩国三星电子,一举受到关注。

以先进性作为卖点,融资也很积极。吸引广东省深圳市出资的基金等的资金,投资60亿~70亿元的面板工厂于2018年投产。调查公司IT桔子统计显示,估值截至2020年5月达到60亿美元,与世界无人机大型企业大疆创新(DJI,估值为220亿美元)一起,成为深圳代表性的“独角兽”企业。

但是,以随后的上市融资为转折点,情况急转直下。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面向高科技新兴企业的市场“科创板”于2020年底受理上市申请,预定融资额超过144亿元,但柔宇科技2021年2月突然撤回了申请。该公司的说明显得含糊,但不少分析认为,在最早实现产品化的智能手机销售不稳定的背景下,过度急于多元化。

调查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的调查显示,预计中国的可折叠智能手机供货量到2025年达到1380万部,增至2020年的12倍。不过,另一家调查公司艾媒咨询预测认为,华为技术的产品获得75%消费者的支持,而柔宇科技仅为2%。面板对外销售的阻碍也很高。中国大型面板厂商京东方科技集团(BOE)和华星光电(CSOT)也使自身的柔性面板进入实用化。与华为等最终产品厂商建立了稳固的供求关系,并未给新兴企业以可乘之机。

此外,携手法国路威酩轩集团(LVMH)和欧洲空中客车的应用领域摸索也分散了投资。深圳的贸易商相关人士指出“过度寻求扩大业务领域,(收益的)增长速度并未提升”。2019财年(截至2019年12月)最终损益为亏损逾10亿元,2020年1~6月亏损9亿6千万元。营业收入2020年1~6月仅为1亿1千万元左右,业绩也不容乐观。

无法瓦解大型企业的市场,在融资方面陷入苦战的公司不仅限于柔宇科技。同样的新兴科技企业出现激增。

在科创板取消IPO计划的情况2021年超过81起,激增至2020年的2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近年来重视投资者的权利保护,正在加强对IPO的实际业务和经营状况的监督,这被认为产生了影响。

农业用无人机企业极飞科技(XAG)也是案例之一。今年4月决定撤回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面对面向农业的产品齐全、在国内外无人机行业掌握很高份额的大疆创新,极飞科技在扩大客户网方面陷入苦战。IPO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极飞科技2021年1~6月的最终亏损达到8500万元。

涉足语音识别AI(人工智能)的云知声智能科技和开发自动驾驶传感器的禾赛科技也在2021年取消IPO计划,改为了继续从基金等筹集资金的方针。都是与大型IT企业和电子零部件厂商等对手展开激烈竞争的领域。

中国2010年代各地诞生了众多高科技新兴企业。但目前的业务环境和融资环境日趋严峻,淘汰的脚步声也许正在逼近。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