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驻港部队换帅-武警新疆参谋长彭京堂接掌

日前刚刚发生的中共驻港部队换帅,子再次证明了习近平的所谓“用人理念和斗争性格”:把一个前新疆武警部队的参谋长,任命为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的第九任驻港部队司令员。

上网搜索“彭京堂”三个字,满眼都是《中国任命新疆反恐战将彭京堂为驻香港部队司令员》、《驻港部队司令换人 新疆武警头目彭京堂接替》、《新疆反恐战将彭京堂接掌驻港部队 强力维稳意味不言可喻》、《武警新疆参谋长彭京堂接掌驻港解放军 评论料为香港引入武警经验做准备》、《不再容忍?习近平任命新疆防暴警长出任驻港司令》……,诸如此类;惊呼“面对国际社会指责北京在新疆践踏人权和在香港全面扫荡亲民主力量,中国当局变本加厉,宣布任命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彭京堂担任新的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司令”;“中国任命一名高级准军事指挥官和前新疆反恐行动领导者为驻香港部队司令员,这是中国政府在这个金融中心任命的最新一位强硬派人物”……。

就连许多中国大陆内地媒体也都在新闻标题中,突出了这位中共新任驻港部队司令员的“曾任新疆武警参谋长”的特殊背景。

大外宣多维及时推出的报道和分析文章认为,“武警少将彭京堂接任驻港解放军司令传递三大信号”。

文章作者认为:今次彭京堂从武警副总参谋长任上被调任香港,这也是第一次由武警部队,特别是有反恐经验的人担任驻港解放军司令,至少传递出的三大信号:

首先,香港局势并未随着“港版国安法”的落定万事大吉。在2019年修例风波的倒逼下,北京以雷霆手段推出了“港版国安法”,并紧随其后进行选举制度改革,虽然修例风波已经止暴治乱,香港也在朝着由乱转治、由治及兴的方向迈进,但对北京来说,国安法的落定并不必然带来香港的繁荣稳定和长治久安,还需要进一步严防香港沦为反对大陆的基地,严防港版颜色革命。今次由具有资深反恐经验的彭京堂担任驻港解放军司令,既是威慑,也是底线思维之下的预防。但注意,依法治港依然是北京对港的总思路,驻港解放军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出动。

其次,香港既需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亦需要融入新时代国家安全利益的大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规定,驻港解放军承担以下防务职责:防备和抵抗侵略,保卫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安全;担负防卫勤务;管理军事设施;承办有关的涉外军事事宜。这四项职责之外,基于新时代国家安全利益的需要,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方面,驻港解放军亦需要与时俱进,承担更大责任。这也是彭京堂担任驻港解放军司令之后,既强调“依法履行防务职责”,同时也表示要“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原因所在。

最后,为彻底拨乱反正,北京对港人事安排上不拘一格降人才。诚如前文所言,自驻港部队成立及进驻以来,历任驻港解放军司令员中,彭京堂系首位有武警部队特别是反恐经验的司令员。这既是因应于香港接下来的形势需要,也反映北京对港人事安排上的灵活度。这样的不拘一格降人才,也突出地反映在修例风波之际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和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的安排上。随着中共二十大的邻近,香港方面的人事安排也必将延续这一用人思路,以期彻底拨乱反正,实现“一国两制”的行稳致远。

如上多维分析文章中的所谓“既是威慑,也是底线思维之下的预防”的说法无疑是有道理的,但应该是“威慑”的成份为主,更准确地说是“震慑”。虽说从实战指挥的角度,曾多次一线指挥山鹰突击队武装剿灭“暴恐集团”d 前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几天不开枪就可能手庠的彭京堂,到任香港之后会显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此人坐镇香港的事实本身就可能会起到习近平所设想的,“令港独势力闻风丧胆”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功效。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也适时刊登和播发了相关报道和分析文章,认为新疆武警调任驻港部队司令意味着“驻港解放军职能改为对内维稳”。但笔者更倾向于认为,习近平此举的首要目的,不过就是要用这个彭京堂在新疆地区指挥“反恐制暴”的经历和“辉煌战果”让港人胆寒,让“西方敌对势力”却步!

关于彭京堂这位前新疆武警参谋长的简历,中共官方媒体对外透露出来的信息少的可怜,甚至都没有对外公布他的年龄。从公开信息中,只能查找到他在“军改”之前,具体说就是在撤大军区建制改为“战区”建制的2016年初之前,他即已经先后担任过解放军济南军区某旅旅长和济南军区司令部军训部部长职务。

《解放军报》曾有报道说,2011年6月,原济南军区某旅取得了一场对抗演习的胜利。然而同年年底召开的军事训练形势分析会上,该旅党委却拿这场“漂亮仗”说事,围绕此次演习找短板、查不足,时任该旅旅长的彭京堂要求“无须摆成绩,重在找问题!”

而由旅长调升原济南军区司令部军训部部长的时间应该是在2014年之前,依据是2014年彭京堂曾在《解放军报》刊文称,锻造谋略型参谋部队刻不容缓。文章指出,随着新军事变革、武器装备发展和部队转型建设,参谋能力素质与能打胜仗的要求还有差距,其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是重技能、轻谋略。一名优秀的参谋,除了完成信息处理和执行任务外,更应具备决策咨询和辅助决策的能力。简单地说,就是要当谋略型参谋,既要掌握“读记算写画传”等传统技能,又要做到对信息化战争能参善谋。

这篇文章的发表也许是对他日后被升任副军级,临危受命到“反恐制暴”一线作战指挥机构担任参谋长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这位彭京堂脱军装换警服的时间,无疑应该是2016年之后至2018年7月之前。依据是武警部队2018年7月29日举行的晋升中将、少将警衔仪式上,这位彭京堂以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身份,与同期担任新疆总队副司令员的丁福建、担任新新疆总队政治工作部主任的黄德华,以及担任新疆兵团总队司令员的朱平江同时获授武警少将警衔。

这里需要解释的是,中共武警部队在新疆设有两个省级总队,一个是武警新疆总队,一个是武警新疆兵团总队。在武警新疆兵团指挥部2017年10月单列、成为武警新疆兵团总队之前,有资料称,包含兵团指挥部和南疆指挥部的武警新疆总队总兵力约7 万人。兵团总队单列之后,武警新疆总队目前由南疆指挥部、7个机动支队、1个执勤支队、1个训练基地以及14个市级支队组成。另外,该部队还下辖一只山地反恐特战支队——山鹰突击队。

中共全部武警编制中,除了这个山鹰突击队,还有四支“特战支队”,分别是驻地为北京的猎鹰突击队,驻地为天津的海外警卫特战支队,驻地为广东省广州市的雪豹突击队,以 及驻地为浙江省湖州市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的第二特战支队。但这四个特战支队无论驻守地在那里,都是武警第一机动总队和第二机动总队的下属部队,比如猎鹰突击队驻守北京但并不归北京总队指挥一样。也就是说,所有武警省级总队中,只有新疆总队辖有自己的“特战支队”,因为那里时常都有真枪实弹、武装镇压的“特战”发生。

去年7月9日的《人民武警报》的一篇报道披露,仅仅一个被习近平亲自表彰的新疆武警的“反恐尖刀中队”,就先后参加了“反恐战斗”31次,共处死了“暴恐分子”91人。

2019年7月,中国政府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称,中国武警部队“2014年以来,协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打掉暴力恐怖团伙1588个,抓获暴力恐怖人员12995人。”作为一线指挥员的时任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彭京堂,绝对是“功不可没”。

山鹰突击队的具体成立时间不详。中国内地的《参考消息》2019年8月20日曾发表署名文章《“山鹰”突击队来了!武警反恐特战再添新成员》。外界媒体于是便以该文标题中的说法,认为这个山鹰突击队是成立于2019年。其实,这篇报道的内容中特别强调这个山鹰突击队的直接指挥员,时任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彭京堂的介绍内容说:“在弹药消耗方面,仅‘山鹰’突击队一支部队,去年消耗的弹药量就达到了其他部队前三年的总和。今年8月前的弹药消耗量就已经远超去年整年……。”

由此可见,截止2019年8月,这个山鹰突击队已经存在了至少一年以上了。

巨大的弹药消耗量无疑是彭京堂指挥新疆“反恐”实战赫赫战功的最有力明证,他也因此而被调赴武警总部,升职为总部副参谋长。因为武警总部是战区正职,其参谋长是战区副职,所以彭京堂的总部副参谋长即为正军级。而他刚刚奉调出任的驻港部队司令员虽然也是正军级,表面上属于平调 ,但相对于平时只能是默默无闻的武警总部的参谋长一职,驻港部队司令员绝对是风光无限,更何况在此基础上晋升的可能性更大。君不见,在他前面的先后八任驻港部队司令员中,有七个都是在驻港后晋升中将,其中还有两个调回内地后晋升上将,只有被他彭京堂接替的陈道祥一直是少将,很大可能是在离职返回内地后就会办理退役手续。

1962年出生的陈道祥是2019年4月8日被任命为驻港部队司令员的,时年57岁。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由于驻港部队主官不再高配,陈道祥少将为正军级的编制军衔,不享受副战区级别的高配待遇”。

按照相关规定,总部和战区机关正军职的最高服役年龄是60岁。那么推算一下,如今的这位中共驻港新司令彭京堂的年龄,应该是比陈道祥年轻三岁甚至更多。未来就算是和陈道祥一样,只扛一副少将肩章直到60岁的正军职退休年龄也未得到进一步的提拔,也应该会心满意足地对圣上习皇帝表示一句“谢主龙恩”了。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