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众议院选举20~39岁候选人的比例跌破10%

日本众议院选举已于10月19日发布公告,共有1051人参选。这是日本自1996年开始实行小选区比例代表并立制以来9届众议院选举中参选人数最少的一次。20~39岁候选人的比例为9.4%,首次跌破1成。女性候选人比例不到两成,未当选过众议院议员的新人只占一半。这显示出候选人的多样化和新老交替并未取得进展。

20~39岁的候选人为99人,只有2012年(296人)的三分之一。分析各年龄段的人数可以看出,70岁以上的候选人有97人,达到战后最多,数量与年轻候选人相当。候选人的老龄化关系到未来的政治局面。

1993年的众议院选举是最后一次采用中选区制(大多数选区有3~5人当选),20~39岁的年轻候选人占比为15%。

当时30多岁的野田佳彦当选,后来成为日本首相,枝野幸男等后来担任在野党党首的人才也是在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选举中政治改革和世代交替同时受到关注,众议院选举后非自民党的细川护熙内阁上台,实现了政权更迭。

在首次采用小选区制的1996年众议院选举中,年轻候选人的比例为18%,新候选人占总体的64.5%。当时40多岁、不属于世袭候选人的前首相菅义伟等人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

此次候选人中新人的比例为52%,是现行制度下仅次于2014年(50.7%)的低水平。第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新人比例为44%,低于2009年众议院选举时原民主党的50%。

促进各政党实现男女候选人数均等的日本《政治领域的男女共同参与推进法》于2018年实施,此次是该法推行后的首次众议院选举。女性候选人比例为17.7%,与2017年举行的上届选举(17.8%)持平。

国际议员交流团体“诸国议会同盟(IPU)”的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9月,日本众议院议员的女性比例为9.9%,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165位。而在七国集团(G7)中排名倒数第二的美国为27.6%,比日本高出近20个百分点。

从新老交替没有进展的现状可以看出,新人才进入日本政界的门户非常狭窄。

背景原因之一是2012年以来自民党在三届众议院选举中连续大胜。该党候选人的当选率均超过8成。在只有1人当选的小选区,只要选区有自民党现任候选人,该党的新候选人参选的空间就会很小。

目前的执政党自民党、公明党的年轻候选人比例低于其他政党。从此次20~39岁候选人的比例来看,自民党为5.4%,公明党为1.9%。

此外,还有声音指出,即使选区中的现任候选人引退,也会因为世袭制度而导致“新参选”候选人的多样化受阻。已经引退的自民党候选人川崎二郎、盐崎恭久、立宪民主党候选人荒井聪等人均由儿子继承地盘。

在所有候选人当中,符合以下两个条件之一的“世袭候选人”占1成左右:(1)父母为国会议员;(2)从属于三代以内亲属的国会议员那里继承部分或全部地盘。

如果仅从自民党的公认候选人来看,世袭比例会提高到3成左右。世袭候选人可轻松获得前任候选人的后援会和支持者,容易被视为“能获胜的候选人”。

另一方面,在野党的年轻候选人比例也不算高。立宪民主党为9%,与总体平均水平相当。如果新人参选的壁垒过高,执政党和在野党都会失去吸纳多样性新人才的机会。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