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在联大没有直接点名但是针锋相对

杨威评论:9月21日,联合国大会举行一般性辩论,一些国家的首脑相继发言,拜登和习近平的发言虽然似乎没有直接互相针对,但演讲内容的交锋却显而易见。中美对抗已经全面展开,在一年一度的联合国大会上必然有所体现。

9月21日,拜登亲自前往联合国大会演讲,习近平通过视频发表讲话,两人实际公开交锋。

一年前的联合国大会上,川普针对中共相当强势,习近平相对弱势;今年,习近平表露了更多强势,拜登则比较弱势。

美国的世界领导权继续被中共挑战

拜登应该很重视这次联合国大会的演讲,亲自前往纽约,意图继续展示美国的领导地位。他在演讲中展望了世界“未来决定性的十年”,称“面临著迫在眉睫的危机和挑战”,也“蕴藏著巨大的机会”。

拜登还称“我们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我的新政府将致力于帮助引领世界走向更和平、更繁荣的未来”。

拜登明确美国将继续引领世界,并描述了如何应对共同的关键挑战,包括“结束这场大流行”,“气候危机”,“管理全球权力动态的变化”;“在贸易、网络和新兴技术等重要问题上塑造世界规则”,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

拜登以世界领导者的姿态,提出了未来的愿景和规划,他的演讲既给各国政府听,同时也在向中共领导人表明,美国仍将领导世界,中共的挑战不会成功,但这阻止不了习近平继续展示争霸的态度。

习近平的讲话没有拜登那么全面,也缺少实质内容,但他继续宣称“多边主义”,而且称“世界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还称“只有一个秩序”,“只有一套规则”,也是以联合为基础。

习近平的发言显然针对了美国的领导地位,公开不承认美国的领导地位,并希望联合国“成为共同掌握世界命运的核心平台”,还要“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习近平一方面否认美国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试图提升自己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

拜登表达要继续领导世界,仅笼统谈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和挑战”,但回避提及中共的挑战。习近平则明确向美国的领导地位发起了的挑战。

拜登忽略疫情追责 习近平继续推责

一年前的9月20日 ,前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大会视频发言,一开始就直指中共隐瞒疫情,他说“中共当局在病毒爆发的最早时期,限制了国内旅行,但却允许航班离境、感染世界”,“世卫也是中共实际控制的”,“错误宣布(病毒)不存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川普当时还强硬地说,“联合国必须要中共对其行为负责”。一年之后,拜登的演讲仅提到尽快结束瘟疫大流行,却完全没有提到疫情追责。美国新政府的回避,当然换不来中共的认错。

一年前,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回避了这一话题;一年之后,眼看美国新政府迟迟不提疫情追责,习近平公开推责,称“继续支持和参与全球科学溯源,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操弄”。

习近平的话等于继续否认了病毒起源于中国,更不承担隐瞒疫情的责任,他还提出“要加强国际联防联控,最大限度降低疫情跨境传播风险”。

若2019年12月甚至更早,各国能及时得到准确的疫情信息,确实可能“最大限度降低疫情跨境传播风险”;但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导致了全球大流行,美国人生命和财产损失惨重。

美国若想继续保持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就不能再回避对中共追责。拜登的讲话试图展望世界的愿景,但回避眼前至关重要的疫情追责,给美国的领导者地位蒙上了巨大的阴影。中共敢不断甩锅,与美国的态度不无关系。

拜登还称,“我们重新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帮助中共隐瞒疫情、误导世界各国的责任,难道就此也一笔勾销了吗?

美国即将主办全球COVID-19 峰会,除了提供疫苗的承诺,美国政府或其它国家政府是否会提及疫情追责或病毒溯源,还可继续观察。

拜登再谈避免冲突 习近平故意不提

拜登重复了“激烈竞争”的观点,但也继续称“世界上所有的大国都有责任谨慎管理他们的关系,以便他们不会从负责任的竞争转向冲突”,还称“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这完全是针对中共政权而言。

拜登还称,“美国的军事力量必须是我们最后的手段”,他甚至说,“炸弹和子弹无法抵御 COVID-19 或其未来变种”。

这样的话无疑会导致中共领导人的进一步误判,即美国不会主动开战,也不会采取军事手段对中共隐瞒疫情追责。无论病毒是否从中共的实验室流出,中共故意散播病毒实际就是打响了一场生化战,美国却表示不希望发生军事冲突,也就难怪中共敢一再高调挑衅、战狼外交了。

拜登希望避免冲突;但习近平在讲话中却仅称坚持“对话而不对抗”,故意不提避免冲突。

一年前,川普在联合国大会上说,“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我们忍受了数十年的中国贸易违法行为”,“几十年来,重复的疲惫声音提出重复的失败解决方案,以牺牲自己人民为代价追求全球野心”,“只有照顾好自己的公民,才能找到合作的真正基础”。

一年前,面对川普政府的强势,中共被迫处于守势,习近平当时在联合国大会的讲话也比较低调,还希望联合国“主持公道”,称“不能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以对话代替冲突”。之后,中共外交部和中共党媒谈到美国时,经常把“不冲突不对抗”挂在嘴边,显示了中共的极度恐惧。

拜登政府上任后,提出避免冲突,中共则很快不再提及“不冲突不对抗”;这次联合国大会,习近平仍然故意不提避免冲突;拜登仅提“竞争”,不谈对抗;习近平表面也说“不对抗”,实际却继续向美国挑战。

白宫应对中共仍然没有找准定位

尽管拜登继续强调了G7、北约、欧洲盟友,以及提升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四方伙伴关系,近日还组建了美、英、澳新联盟,针对中共的意味明显。但拜登的讲话很可能令中共领导人继续误判,认为拜登仍然处于弱势,认为美国更担心与中共冲突,中共还会放胆挑衅,这恐怕是拜登团队至今没有理清的。

9月9日,拜登与习近平通话,按照美国政府的说法,因为低层接触不畅,拜登才希望通过高层直接对话推动交流。所谓底层交流接触不畅,主要是中共一再扮演战狼造成的,中共根本不想认真交流谈判,一味高调画“红线”施压,把美国的主动沟通当作软弱可欺。

如今,拜登团队似乎仍然没有搞清楚状况,还觉得与中共政权可以正常沟通、能够互相管理好“护栏”;但美国政府只承认“竞争”,却不承认对抗的说法,会令中共领导人误认为拜登政府软弱,中共将不惜铤而走险,迫使拜登让步。

拜登此次讲话不但继续希望避免冲突,更否认“冷战”。拜登已经在组建抛开中共的抗疫、科技、军事联盟,把重点转向印太,以维持“长期规则和规范”,但中共却偏不承认这些国际规则,偏要挑战。

拜登也谈到“追求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长的新规则,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使它不会人为地倾斜于任何一个国家而牺牲其它国家(的利益)”,“确保基本的劳工权利、环境安全保障和知识产权得到保护”,但他没有提出进一步的措施和做法,如何能约束中共屡屡违反规则的行为。

拜登也谈到了民主、人权,谴责威权政府和人权迫害,并点名了白俄罗斯、缅甸、叙利亚、古巴、委内瑞拉等,却没有提中共政权。拜登也仅提到了新疆,但新疆的人权迫害不是中共迫害人权的全部,中国各民族都在遭受严酷迫害。

或许拜登在30分钟内无法面面俱到,但应对中共挑战确实还没有形成有效的策略,主要是仍然没有找准定位。美国现政府既没有深刻认清中共政权的邪恶,也没有真正认识到美国的真正责任。拜登政府希望继续领导世界,却回避疫情追责,还担心与中共发生冲突,不敢公开承认与中共的对抗态势。

无论拜登与习近平是否能见面,中共都不会主动停止高调挑衅,甚至可能愈演愈烈。白宫不愿直接对抗,更多准备防守,会令中共继续攻势不断,早晚迫使拜登团队不得不公开对抗。中美关系继续恶化,应该比人们想像的会更快些。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