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利和中共通话到底军有没有越权?

即将出版的《危险》一书作者,伍德瓦尔德2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米利并未将他秘通中共的事情告知时任美国总统川普,但却告知了数位军方高官,而川普阵营已经谴责米利此举是‘叛国罪’。

川普总统任期期间的美陆军助理部长瓦丁斯基同一天指出,包括米利和美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 )等美军一些高级将领,至少有一段时间“不遵从川普的指令”。

川普总统任期最后阶段的代理防长米勒( Christopher Miller)表示,米利不曾告知他秘通中共将领的事,他也不会允许米利这么做。他谴责米勒此举是“可耻的、前所未有的不服从”,并要求他立即辞职。

伍德瓦尔德:米利将自己秘通中共的消息告知了数位美高级官员

《危险》一书的节选中显示,美参谋长联席会主席米利在川普总统任期期间,曾经分别于2020年10月30日和2021年1月8日,两次秘通中共,告知中共美近期不会袭击中国,甚至表示,如果美方对中共发起突袭,他会事先通知对方。他在电话中承诺“不会发起突袭”,引发各界哗然。

该书作者伍德瓦尔德(Bob Woodward )20日表示,当时米利还告知了时任中情局局长哈斯佩尔( Gina Haspel)、国家安全局局长仲宗根(Paul Nakasone)和主管太平洋行动的数位军方将领。

伍德瓦尔德说:“米利告诉哈斯佩尔‘ 全方位监视一切’;要求负责监听的国家安全局局长仲宗根注意‘全方位监听’;并告知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空军将领‘全天候关注一切’;随后他又致电掌管太平洋地区的威廉‧默兹(William R. Merz ),要求其取消任何会被中共视为“挑衅”的行为。”

伍德瓦尔德因此认为,当时即使川普不知道米利给中共的这通电话,这也“没什么可隐藏的。”

《危险》一书的另外一位作者,科斯塔则认为,米利在给中方打电话时,并不认为川普欲与中共作战。但是根据情报和其他简报,米利估计中共对于1月6日国会山的闯入事件高度警觉,因此才致电中共军方。

他称:“ 米利所做的只是为了控制国家安全的一个紧急状况。 ”

美陆军前助理部长:米利和一些军方将领反复越权

而川普总统任期期间的美陆军助理部长瓦丁斯基(E. Casey Wardynski)却表示,包括米利在内的一些军方高级将领反复越权,并有意在削弱川普的命令,这已经成了一种模式。

《危险》书中称,米利在1月6日之前曾召集白宫的高级官员,要求他们审查发射核武器的程序,并告知这些白宫官员,虽然“只有总统可以发出发射核武器的命令”,但是关键时刻要先经过他的认可。

瓦丁斯基说, 米利对于核武器的指挥欲和控制欲是军方将领的一种模式。

他说:“我认为至少一些军方的高级将领中很多时候是这样处事的, ”而且他认为在文人治国的系统中,美国的很多高级将领一直在树立自己的威望。

他说:“军方将领越权,并无视他们上级文官权力的行为,并非是10月8日才出现,他们已经这样做了一段时间的事情。”

他举例说, 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米利就多次对其他军方将领表示,他无意于支持川普。

瓦丁斯基说:“我的印象是, 这些人在一段时间内无意于支持总统。米利在参谋部会议上总是很霸道。他会和国防部长坐在一起,而当国防部长布置了任务后,米利所传达的总是与防长的原意不符。”

他还表示,在今年1月国会山事件发生时,高级军方官员做了很多越权的事情。

他说,在华府国会山事件前后, “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首先应该知道的事情是,他自己是一位军方顾问,而非指挥官。但是他曾在未咨询陆军指挥系统,也未联系任何指挥系统的情况下,就命令第82空降师和第10 山地师的人员连夜飞往华府的贝尔沃堡(Fort Belvoir )和安德鲁斯联合基地( [Joint Base] Andrews)。”

瓦丁斯基还提到,他在2020年大选前在陆军司令部时,曾经由于陆军参谋长米利(Mark Milley )多次不遵从总统的‘命令”而非常忧心,他还曾因此专门找过陆军的律师。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