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庭住房与贷款情况

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需偿还房贷的家庭的“净负债金额(负债超过储蓄的金额)”在过去约20年里增加4成。由于日本银行(央行)的低利率政策和住宅价格上涨,住房贷款金额膨胀,家庭收支的长期风险正在提高。背负房贷的日本人或将面临房贷挤压晚年生活的风险。

日本经济新闻根据日本总务省的家庭收支调查,计算了偿还房贷的劳动者家庭的净负债金额,2020年为74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3万元),比2002年(51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增加44%。在此期间,储蓄仅增加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7万元),而负债增加25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

净负债额膨胀的背景是房地产价格上涨。在家庭的负债中,房贷占到约95%,这一倾向较2002年没有变化,而房贷额2020年为167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8万元),比2002年增加24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4万元)。

日本不动产经济研究所的统计显示,在2002~2020年期间,全日本新建住宅楼的平均价格上涨41%,2020年达到497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90万元)。其中,东京圈平均价格超过6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50万元),成为推高家庭负债的主要原因。

有房贷家庭的工资等收入的月平均值约为66万日元(2020年,约合人民币3.8万元),仅比2002年增加约5%。与收入相比,房贷负担的增加比例更高。户主的收入减少4%,配偶的收入增加51%,通过夫妇共同工作来准备购房资金的趋势正在加强。

负债增加的背景不仅是住宅价格的上涨。SMBC日兴证券高级经济学家宫前耕也指出,“货币政策和税制诱导了贷款增加”。

由于货币宽松政策,日本的住房贷款利率处于历史性低水平,贷款的门槛下降。其中,由于银行的优惠政策等原因,不少金融机构的浮动利率低于年0.5%。住宅金融支援机构2021年4月的调查显示,68%的住房贷款者选择了浮动利率。

另一方面,关于住房贷款减税,只要符合条件,最初10年(适用10%消费税的住宅如符合一定条件为13年)适用年底贷款余额的最多1%的税额抵扣,容易出现减税额高于房贷还息额的“倒贴”状态,这可能也导致了贷款额的增加。

在这种情况下,家庭收支的未来风险方面存在隐忧。过去2年由于储蓄增加,净负债额略有缩小,但有可能会面临晚年仍需还房贷的问题。

日本国土交通省以购买住宅和进行翻建的家庭为对象实施的调查显示,购买新建分户出售住宅的家庭的房贷偿还期平均约为31年。作为购买者的户主的平均年龄约为44岁,简单计算可以得出,需要一直还贷至75岁。

日本日生基础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上野刚志指出,“有分析认为,今后数年(日本)将维持低利率政策,但住房贷款是长达数十年的长期债务,存在偿还期内利率上升的风险”。

一般来说,浮动利率型的住房贷款具有在利率上升时把偿还额增幅控制在一定金额以下的机制。

不过,如果偿还额的增幅受到控制,本金的偿还也将推迟。上野指出,“如果偿还未按原计划推进,退休后贷款挤压晚年生活费的风险很大”。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