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团体担忧新一波打压

中国同性恋团体微信账号最近接连遭到封杀,引发了当局可能对中国同性恋文化展开新一波打压的担心。华人圈第一家同性恋书店、台湾“晶晶书库”的创办人赖正哲大约10年前到北京开设了一家咖啡馆,见证了中共极权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同性恋运动。他说,自从习近平上台后,为了维稳,各式人权议题的讨论空间明显限缩,受到长期忽视的性少数群体的生存空间也日趋狭窄,因此,同性恋团体微信账号遭到封杀事件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中国科技大鳄腾讯旗下的社交平台“微信”(WeChat)本月初突然删除了几十个中国大学生以及非政府团体的LGBT账户,理由是“违反了当局《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一举动在海内外同性恋社区引起强烈反弹。针对中共政权对性少数群体的打压,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谙熟中国同性恋社区的台湾人士赖正哲。

1999年,赖正哲在台北开设华人圈中第一家以同性恋为主题的书店“晶晶书库”,让当时只能以偷拍方式隐晦呈现的同性恋议题首度可以在台湾公开讨论。这家书店也成为台湾同性恋运动重要的彩虹基地。

2012年,身为同性恋者的赖正哲又到北京开设了一间同性恋咖啡厅“双城咖啡”,其间见证了北京同性恋圈子在中共的极权管控下如何与公安周旋并争取生存空间,以及与台北同性恋运动之间的差异。

赖正哲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表示,他的咖啡厅举办同性恋活动时尽量做到低调,不做太多宣传,而且往往以“转一个弯”的方式,用各种名目加以包装,例如艾滋议题的讨论被包装成医疗讲座,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的活动因涉及子女与父母之间有关“出柜”问题的对话被包装成亲子活动等等。

以下采访内容只代表赖正哲本人的观察和观点。

两个原则不能碰

赖正哲说,中国同性恋群体有两点千万不能碰:“第一就是你不能去邀请国际人权组织的人来。然后就是因为他们(中共)讲维稳,所以你不能去踩到他们所谓维权的那条红线。”

即使谨守这两点,赖正哲的咖啡厅还是时常遭到公安的“关切”。赖正哲说,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与其他团体合办“酷儿”影展(酷儿: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的总称),一位女同性恋者将自己切除乳房变成平胸的过程拍成纪录片并举办座谈会,座谈会进行至一半时,公安突然闯入。对此,除了他这位台湾人以外,其他人似乎司空见惯了。

赖正哲说,公安来的目的是要查看现场有没有外国人,以及有没有跟人权相关的人事物在里面。如果没有,只要他们把活动包装成具有商业性或娱乐性的活动,公安通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一次,赖正哲的咖啡厅计划播放跟慰安妇相关的影片,公安在微信上看到这项宣传后,直接跑到店里跟他说不能放映。赖正哲跟公安辩论,表示慰安妇是中国大陆关切的议题,而且北京的电影院也有慰安妇相关的影片上映。但是,赖正哲说,公安要么提出“不得牵涉国际议题”,要么不提供任何理由,只说“不准就是不准”。临走前,他们还留下一句话:“你的咖啡店是官方关切的点,你自己要小心点!”

和公安玩捉迷藏

赖正哲说:“但北京的同志团体他们其实都蛮厉害的,他们手上都会有2到3个地点和时间,你这里一告知不行的话,他们马上就用email连络那些想要看这些影片的朋友或会员们,移师到别的地方去。”

赖正哲说,北京同性恋圈子的大部分人都用email往来,较少用微信交流,以免被公安骚扰。不过,他们还是时常和公安玩捉迷藏。

他举例说,有一次,他去参加同性恋交友APP“ZANK赞客”站长的婚礼,婚礼办在下午5点,赖正哲当天早上10点接到场地通知,但这对新人不忘提醒他“这是第一个方案,你手机整天都要开着,因为可能还会有第二个或第三个方案。”果不其然,中午时,对方打电话来说要更改地点,然后到下午4点多,又通知要换到第三个场地。

“一个婚礼连续换了三个地点,实在非常扯!”赖正哲说。然而,尽管地点一变再变,他们还是难逃公安的“法眼”,婚礼举行到一半时,公安赶到现场查看,一切都在政府严密的掌控之中。

驻华使馆出借场地

赖正哲表示,虽然在北京的同性恋运动绝对不能牵扯到国际人权组织和境外势力,但他们却会跟大使馆合作。

赖正哲说,对中国的同性恋来说,有驻华外国大使馆撑腰,就比较不怕被公安骚扰。譬如2018 年12月就在挪威驻华大使馆举行女性影展活动,又如今年6月在瑞士駐華大使馆也有一个“LGBT骄傲月”的活动。这些大使馆出借场地给同性恋使用,代表他们对LGBT团体的支持。这种既不能引进境外势力却又跟国外大使馆合作的做法,看似相互矛盾,却是北京同性恋运动的一大特色。

赖正哲还说,虽然同性恋活动都在公安严密监控之下,但在北京谈论同性恋话题却並非禁忌,“形婚”(形式婚姻)以及跟传宗接代有关的“同妻”(同性恋的异性恋妻子)是讨论最多的主题。

赖正哲说,另外,政府对商业化活动的管控相对比较宽松,他说:“像我去一些同志酒吧,你简直很难相信你在北京,就非常的时髦和高档,甚至你觉得是不是到了纽约或伦敦。在那里,每个人都打扮得就像孔雀一样,然后人也是多到不行,外国人也很多。”

“犹如打不死的蟑螂”

赖正哲说,他2012年刚到北京时,中国当局对同性恋群体的管控还没那么严,但自从习近平上台后,同性恋生存空间就越来越受到压缩。加上台湾2019年同性婚姻合法化通过后,给中国人权团体很大的激励,这些令中国政府非常紧张。

赖正哲所经营的“双城咖啡厅”2020年因他的合伙人去世而歇业。他目前在台湾酷时代同志网站担任执行总监。

北京双城咖啡厅(赖正哲提供)
北京双城咖啡厅(赖正哲提供)

他说,最近,中国大专院校的LGBT社团微信公众号被无预警封杀,稍早时,一些女权组织帐号在“豆瓣”被噤声,都是中国政府拿来“开刀”的例子。

赖正哲说:“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同志,只要这一个族群想要起来争取自己权利的时候,习近平的整个政权就会越来越紧缩那个空间。中国政府打压的不单单只是同志议题而已,包括新疆维吾尔族再教育营的问题,还有香港反送中的问题,他(习近平)知道他不能放,他就是要维稳。”

赖正哲对极权统治下的中国同性恋运动的发展并不乐观,他觉得若只停留在商业行为,而无法提升到人权和平权的高度,就是不进则退。

不过,他认为,北京的同性恋群体对自己的未来非常乐观,与大使馆的密切合作为他们提供了信心。面对公安的骚扰或是被请去“喝茶”时,他们练就了一套应变的方法和策略,犹如“打不死的蟑螂”。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