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印良品”新社长堂前宣夫

经营“无印良品”的日本良品计划7月2日公布了专务堂前宣夫(52岁)升任新社长的人事任命。上任时间为良品计划新年度开始的9月1日。堂前出身于经营“优衣库”等服装品牌的日本迅销(Fast Retailing),曾被视为迅销会长兼社长柳井正的接班人候选。

提起出身于优衣库的经营者,全家便利店副会长泽田贵司,还有6月就任日本乐天控股(Lotte Holding)社长的玉塚元一等热衷于运动的领导者容易受到关注,而堂前宣夫与这批热血男儿有所不同。堂前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简单介绍一下堂前宣夫的经历。他是曾两次“离开”迅销的人。在优秀人才进出频繁的迅销经营层中,估计只有堂前一人有过这种吃回头草的经历。

堂前宣夫与迅销创始人柳井正同为日本山口县人,1969年出生。他毕业于东京大学研究生院,1993年进入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日本法人工作, 5年后的1998年跳槽至迅销。当时,他29岁。1999年春季,笔者第一次采访堂前时,他曾悄悄地在耳边说“其实我曾经想当一名研究人员”,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堂前进入迅销并非通过猎头,而是经由人才中介,在柳井正进行面试之后入职。这一点与泽田贵司相同。迅销1998财年(截至1998年8月)的财报显示,销售额为831亿日元。在日本掀起摇粒绒(Fleece)热潮之前,该公司于当年11月在东京原宿开设了第一家市中心型门店,一下子引发了热潮。

堂前也曾在仓库和门店帮忙摆货。爆发性增长的销售额使得生产一线与销售一线产生摩擦,在堂前的主导下供应链得以重建,由此平息了混乱。

堂前与善于活跃气氛、鼓舞士气的泽田贵司、玉塚元一两人形成鲜明对比,他的风格是通过讲道理让部下理解工作内容,以此推动组织运转。这两种风格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铸就了迅销的第1轮增长期。

主导店铺独立型经营

尤其理性的堂前宣夫主导的是“推进ABC(All Better Change)”这项改革。推进ABC的目的在于改革商品开发、店铺销售方式及人事评价制度等,堂前与比他大10多岁的部长们一起解决建立卖场新概念及优化店铺库存等课题。另一方面,他还为统管地区店铺的同辈负责人出谋划策,努力提高了各位员工的水平。

这是由本部主导型经营走向店铺独立型的180度大转变,也正是柳井想要实现的新型零售业。当时,柳井听了堂前的观点,立刻回答道“堂前君很有头脑”等。

泽田及玉塚等人无法达到柳井快速增长战略的预期,相继离开了迅销。在2000年前后进入迅销管理层的人当中,堂前坚持到了最后,一直辅佐着柳井的经营。两人的关系在那时可以比作师徒关系。

堂前还一度担任副社长,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二把手。不过,他却在2007年秋季辞职。据一位与堂前走得近的时任迅销高管透露,直到辞职前,他还担任着迅销美国法人的代表,但“因为一点小事儿与柳井发生了冲突”。迅销2007财年(截至2007年8月)的销售额达到了5252亿日元。

殊不知,仅仅3个月后,辞职的堂前在迅销再次现身。这让周围人非常震惊。迅销高管说,本已决裂的两人因为“柳井的宽容”,关系得到了修复。堂前的新职位是首席战略官(CSO),重新担任成为增长驱动力的海外推广等工作,建立了迅销飞跃式发展的基础。

堂前曾担任迅销法国和美国业务的负责人等,深入参与营销领域,将功能性内衣“Sarafine”和“Silky Dry”统一为全球统一品牌“AIRism”,并实现畅销。这是迅销第2轮增长期。2013财年(截至2013年8月),迅销的销售额达到1万1430亿日元,突破1万亿日元大关。

第二次辞职或是为美国业务担责

但是,堂前在2015年左右还是真的离开了迅销。关于辞职原因,笔者采访了多位相关人士,都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不过,最有力的说法是在快速增长的海外业务中,他所负责的美国优衣库业务的增长低于亚洲(尤其中国),因此引咎辞职。

后来,堂前转行做过IT企业及金融公司的董事,但更令相关人士吃惊的是,他2019年竟然作为董事进入了良品计划,还在最近被任命为新社长。

此前,优衣库的前管理层有一个不明文的默契,那就是选择今后自己发展的新天地时“避开与优衣库有关的领域”。泽田和玉塚辞职后前往的分别是业务再生公司、餐饮、便利店等。据说,有位迅销高管转行到服装连锁时,柳井曾经生气地说“虽然在法律上没有问题,但违背商人的道德”。

因为迅销一直招揽在世界著名服装企业积累了业绩的人才,所以各有各的道理,但这或许是柳井难以接受的。迅销2001年曾因日本零售企业Daiei(大荣)的快时尚服装卖场“PAS”的内外装修风格与优衣库酷似,根据日本《不正当竞争防止法》,向千叶地方法院松户支部申请作出要求停止使用的临时处分。可见, 柳井对商业道德非常执着。

“无印良品”的堂前与“优衣库”柳井

堂前宣夫将亲自执掌的良品计划也跟迅销一样,作为日本最初的全球品牌而为世人所熟知。良品计划从上财年起已将结算期由以前的2月变更为8月。这样可以与迅销的结算期一致,也更便于进行比较。或许可以说形成了一个双方正面对决的舞台。

虽然两家企业的服装风格不同,但都采用基础设计,穿在身上感觉不出时代的差异。商品的制作工艺等制造手法也很相似。“MUJI(无印良品)”与“UNIQLO(优衣库)”都形成了各自独特的世界观。进入店内,即使看不见招牌,大部分顾客也能分辨出“这是无印良品、这是优衣库”。

一方面,迅销和良品计划的巨大区别在于迅销经常被称作“柳井的公司”,而良品计划的历任社长都来自于前母公司集团Saison Group旗下的西友。良品计划也跟迅销一样,业绩存在起伏,但各位社长根据情况施展才能,才走到了如今。擅长理性思考、智慧过人的堂前将如何打造也依靠感性的“MUJI特色”呢?

良品计划将2021年9月开始的业务年度定义为“第二次创业”。在新的经营体制下,重新定义企业理念,并为实现这一理念,扩充经营基础。预计本财年良品计划的销售额为4876亿日元,迅销为2.21万亿日元。双方的差距显而易见,但柳井将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堂前的一举一动?其中可能存在数字无法完全表现出来的紧张感。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