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戴安娜,卡米拉谁能说的清呢?

即使今天,年届57岁的她已经无可回避的衰老,皱纹满面,微微发福,可是她自然温和的微笑,不卑不亢的态度以及举重若轻的气度,足以令人如沐春风。

更别提和查尔斯王子初初相遇时,她23岁,正当盛年,因为优越的出身良好的教育,让这个聪明自信,热情开朗的姑娘周身笼罩着一种达观的令人舒适的光环,让22岁的敏感腼腆的王子越陷越深。终至一往情深。

无论怎么看,卡米拉都应该是最符合英式主流价值观的卓越女性的代表。出身贵族,精英式的成长背景。个性热情真诚,幽默自然,学识丰富,热爱运动,艺术鉴赏力一流。

长像虽然谈不上灿若星辰,但也足够美丽大方。她的言谈举止,气质风度更是崇尚个人教养和贵族品质的英式传统文化的最佳代言人。

无论如何,也无法把那个英国公众口中的“又老又丑又土气”的卡米拉和她联系到一起。

奇怪的是,英国人就是不喜欢她。不喜欢这个事实上已经成为他们王妃,未来有可能成为他们国母的女人。英国人爱的是戴安娜,那个活泼可爱风情万种美丽妖娆的前王妃。

这真是让人无法理解。按理说,作为一个出身没落贵族,高中因为补考还是不及格被迫辍学的“问题少女”,除了青春貌美,戴安娜似乎别无长处。尤其固执高傲的英国人是多么注重精神内涵鄙视肤浅虚荣啊。

可是,戴安娜在英国本土受到的拥戴几乎是空前绝后的。

全世界人民大概都不会忘记1981年发生在英国伦敦的那场世纪婚礼,英国国民举国欢庆,伦敦万人空巷,上百万的市民手捧鲜花,高举戴安娜和查尔斯的照片,热情洋溢的祝福他们的王子和公主完美的结合,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英国民众如此喜欢这个当年连婴儿肥尚未褪尽,却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王妃?并且把这份热爱一直忠心耿耿的延续到王妃和王子离婚后,延续到王妃香消玉损后?

尽管大部分英国人对卡米拉不以为然出言不逊,但对他们热爱的戴安娜王妃,总是尽力维护,每每提及,总是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关于戴安娜的负面新闻,也总是被自觉的屏蔽甚至抵制,乃至市面上流传下来的,几乎是对戴安娜的一面倒的赞歌。

为什么为什么?仅仅因为戴安娜无与伦比的美丽,满足了大部分普通人对完美公主的想象吗?

而英国民众对卡米拉的不喜,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仅仅因为卡米拉不够时尚不够美貌不够注重细节的讲究不够自持身份的神秘不够绯闻不断的传奇吗?

记得很早很早以前,我还在念大学。我们有一位阅读老师,男性,是戴安娜的铁粉。当年他假公济私用上艺术欣赏课的时间为我们播放了一部戴安娜的纪录片——-他的私人珍藏品。

片中的戴妃春风得意,跟随王子四处出访,无一例外的 获得各地民众的爱戴和崇拜。她衣着华贵,热衷时尚,每一套衣服问世都是全球时髦女性们效仿的对象,是当年风头无二的时尚icon。她享受社交,对来来往往的各国政要达官贵人,左右逢源,应付自如,游刃有余。

她多才多艺,弹琴跳舞,每一次的才艺展示总能获得更多的崇拜和喜爱。她就像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出现,总是当之无愧的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片中的戴安娜,年轻,活力四射,荣光焕发,兴奋的小脸发红,尽情享受着万千宠爱享受最华美的生命乐章。

这个抓尽人生好牌的幸运女生,美貌,机遇,好运,无与伦比的人生平台,民众爱戴,又是王子感情生活中那个“由来只见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的新人,本应该轻而易举,顺理成章的和查尔斯王子一起,谱写live版的爱情童话。一直高高在上的美好下去。

一直作为完美偶像给热爱她的民众带来平凡生活的曙光。后来的结局就是这样了。

握的一手好牌的戴安娜,打出一副最差劲最不堪的人生牌局。不仅在婚姻中完全失去丈夫的尊重和爱,自己的生活也被zuo的一团糟。忧郁症,酗酒,频繁的更换情人从汽车推销员到马术教练,终于遇人不淑。私生活沦为大街小巷的笑柄。然后被整个皇室厌恶,被勒令离婚。

美艳不可方物的年轻的戴安娜完败相貌平平的“老女人”卡米拉,好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戴安娜自己更不服气凭什么。

让我们回看一下1993年的纪录片戴安娜王妃。表面的歌舞升平一派祥和下,不和谐的信息已经显露蜘丝马迹。

你看,王妃身边的王子好像并不是那么快乐啊,他带着勉强的敷衍的微笑,对大出风头的妻子,眼神中不是欣赏和溺爱,反而是疏离,冷漠,甚至,有一份不易察觉的厌恶。

是的,是厌恶。彼时他们尚未离婚,有一双可爱至极漂亮健康的孩子。可我分明在王子的眼中,看出了一份落寞和厌倦。或者他厌倦的不仅仅是虚荣的爱出风头的妻子,他只是厌倦太多的外交活动繁文缛节,和他喜欢的宁静的乡村生活背道而驰,他从来不是一个野心勃勃雄才大略的政治家。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温度有余,爱好广泛,正直而富有见解。作为王储,未来的国王,他也许不那么称职,他更在意的,是个人的情趣和生命挑战。

戴妃不明白,王子需要的不是一个光彩照人万众瞩目的妻子,当年她姐姐莎拉作为王子正牌女友亲密交往9个月后被出局的原因恰恰是莎拉太热衷于抛头露面太喜欢出风头以至于和皇室一贯的低调内敛的做派格格不入。

她以为她越耀眼,崇拜的人越多,她的价值就越大,王子就会越珍惜她越爱她。而事实上,王子需要的只是一个朋友,一个伴侣,可以平等对话,可以同享乐共风雨。

其实,戴妃和王子新婚后也曾有过琴瑟和谐的美好时光。据说四年时间王子彻底和卡米拉没有来往。谁会不迷恋青春朝气的肉体和明艳动人的容颜呢?

我想查尔斯王子也一定曾真心爱恋过天真单纯青春逼人的戴妃。戴妃有大把的机会让丈夫深深的爱上自己离不开自己。

可惜,在感情上,戴安娜从未长大。她除了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撒娇耍赖,蛮横无理的索要:爱我爱我你必须爱我。

为了得到王子的重视,戴安娜带着身孕怀着威廉王子跳楼试图阻止丈夫出去打球的步伐。为了获得丈夫的宠爱,产后忧郁症的戴安娜不断用小刀割腕割脉割喉。日常生活中的戴安娜歇斯底里,喜怒无常,穷奢极欲,虚荣空虚。

从1989年开始,戴安娜陆续和7个情人交往,或者,是为了报复丈夫对她的冷淡。或者,是为了找回在查尔斯面前丢失殆尽的自信。这些,一步步让原本打算即便为了维护王室尊严也会将婚姻维系到底的王子忍无可忍,终于在1996年,在女王的勒令下,戴安娜和王子终于离婚了。

性格强势的戴安娜为自己最大程度的谋取了经济利益。皇室依然尊贵的对其行为三缄其口,不予置评。

戴安娜王妃从来不曾明白,除了美貌,一个女性,更大的吸引力在哪里,更经久不衰的魅力值是什么。尤其,她面对的又是查尔斯这样一位高段位的感情鉴赏者。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最近关之琳暮年离婚,黄佟佟一番温厚却犀利的点评尤其令人唏嘘,黄说:

“关之琳的悲哀不在于她抢了多少男人,而在于她真心实意接受了男性社会教给漂亮女人的那套价值观:男人是一切资源的根本,搞定了男人就搞定了一切。

传统的红知(红颜知己)的技能只需美丽、温柔、风情万种,关之琳当然绝对合格,而且是“红知”里的“高知”,只是她没有想清楚的是,她对于陈富商的存在早已脱离了“红知”的范畴,而进入“贤妻”的范畴,这时美丽、温柔、风情万种这些优点就退居其次了,宽容,有担待,有知识,有智识以及人性的丰富和有趣才是维持一段长期亲密关系所要学习的新技能。”

同样的点评给与戴安娜,不也是同样精准吗?

是的,这依然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无论男女平等的观念多么深入人心。主流价值观依然以男性角度为出发点。男人们喜欢女性丰乳肥臀,就有无数的女子前赴后继去隆胸去整形。

无论现代女性们怎么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心理独立,社会依然以她们能否及时的体面的把自己嫁出去作为衡量她们人生价值的最大坐标。

女人们依然有意无意的被教导:征服男人,就征服世界。而女人征服男人的最佳武器,就是美貌。所以纵然得上天宠爱拥芳华绝代如戴安娜,关之琳者,依然终身以取悦男人为最大事业。

53岁的关之琳看上去依然貌美如花魅力十足,她不是输给年龄不是输给外表,她只是输给了自己。

就像黄佟佟所言,“宽容,有担待,有知识,有智识以及人性的丰富和有趣才是维持一段长期亲密关系所要学习的新技能。”在这一点上,不仅关之琳输给一直在学习成长进步的刘嘉玲,戴安娜更是完输给丰富尊贵,平和自然的卡米拉。

卡米拉从来不曾试图扮演查尔斯生活中光彩照人的女主角,她只是他独一无二的伴侣。当查尔斯沉迷于青春肉体的欢愉彻底遗忘了他们的感情,卡米拉不温不火,不紧不慢的保持着自己既有的节奏,安度自己的快乐日子。

不抱怨不忿恨不纠结。当查尔斯试图从寡淡无趣的婚姻生活中出逃,她又那么聪明而巧妙的陪伴在王子的身边,保持着可贵的沉默和尊严。其实,戴安娜才是他们感情中的“小三”,可是对于公众不明就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劈天盖地的批评,她用惊人的宽容和豁达,乐观而镇定的承受着一切污言秽语诽谤污蔑。

她对他充满信任,总是在他沮丧时用她的热情和达观给他笃定。即便她不能分享他的所有爱好,她会快乐的默默的在一旁陪伴。最重要的是,王子也从来不是她生活的重心。她有自己的完整的生活,有自己独立的内心,有从不妥协的坚持。

她从来没有忘记取悦自己。她从来不曾为王子,放弃自己。即便全国的公众都讽刺她的穿衣品味又怎样?她依然故我,运动休闲,不会装腔作势的请来声名显赫的时尚造型师“提升品味”。

即便60%的民意投票反对她和王子的婚姻,即便她无法名正言顺的加冕威尔。王妃只能委曲求全为“康沃尔公爵夫人”,那又怎样?这些虚名荣耀,对于真正内心强大的卡米拉,原本是不值一提的浮名。

是的,她57岁了,满面皱纹,不再苗条。她的丈夫,作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钻石级男人,本来可以全世界的弱水佳丽,任其取饮。可是他顶着全国人民反对的压力娶了她——-一个57岁不再年轻不再美丽的女人。从23岁初相遇,他整整爱了她34年。

叶芝那句,“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终于不再是隐约传唱于世间的美好诗篇,她被这个时代最有力量的男人查尔斯王子亲身演绎,献给了他终身挚爱的康沃尔公爵夫人卡米拉殿下。

王子在谈及他和卡米拉的感情时坦然承认“因为她,我重新发现生活就是希望与失望,快乐与悲伤,如意和失意的交织”。他和卡米拉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放松,可以让彼此开怀大笑,分享着同样的兴趣。

两个人互不相同,又相互补充,完全平等,让对方完整。平平淡淡之后,自有一份荡气回肠。

所以,纵使卡米拉不是我们心目中美丽可人的公主模样;纵使王子在婚姻存续期间和卡米拉的地下情有道德不合法之虞;纵使时至今日,这二位依然绝少在公开场合修恩爱;纵使王子4年前在索斯比拍卖行为卡米拉买下的昂贵首饰在大众的翘首以待中依然不见踪迹,极大的没能满足我们广大群众的八卦之心;纵使卡米拉贵为王妃,依然谦逊低调朴素随和的不像话……

他们的爱情,历经34年的风风雨雨,山高水长,终至静水流深,灵肉合一的爱情,依然值得我们最美好的祝福,最慎重的尊重。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