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访能源专家谈中美对立对脱碳化的影响

新冠疫情危机促进了经济的数字化,也加快了去碳化的社会进程。中美的对立将会如何影响全球的能源转型?日经中文网就此采访了能源问题研究专家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

记者:中美对立被称为“新冷战”,是否会波及到气候变化对策?

丹尼尔·耶金:据说美国当局打算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中国展开合作,但两国在其他领域的合作已经变得极为困难。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在对华关系上)谈不上顺利。围绕人权和香港问题,拜登政府已经越来越直接。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都不想卷入中美对立。这是2021年地缘政治学方面的大问题。

中国与(冷战时期的)俄罗斯不同,已经深深嵌入全球经济。出台孤立中国的政策非常困难。日本应该慎重对待。一方面要与美国保持战略性关系,另一方面必须考虑全世界最危险的海域南海和东海的情况。

记者:中国减排温室气体的目的是什么?

耶金:(中国)不是单纯因为担心大气污染和地球环境。其战略性意图是降低对进口原油的依赖程度,向美欧及日韩占据支配地位的汽车市场发起挑战。中国认为在内燃机(发动机)上已经追不上外国,因此选择了发展纯电动汽车(EV)的跳跃式道路。

记者:您认为汽车行业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耶金:丰田将自己定位于“移动出行公司(Mobility Company)”,德国大众正计划转型为以软件为中心的企业。也许日本的部分汽车制造商认为燃料电池车的优点多于纯电动汽车。除了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确定了政策之外,如果欧洲国家和美国也向纯电动汽车转型的话,相关规定和制度就会更加完善,跟随这些国家发展纯电动汽车将不可避免。

记者:随着能源更加独立的美国退出,中东的局势将如何发展?

耶金:(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诸国于2020年实现了邦交正常化的)《亚伯拉罕和平协定》的意义尚不明确。以色列与阿拉伯诸国共同的担忧是伊朗与土耳其的威胁,以及(从中东安全保障出发)美国退出中东地区。(美国曾是石油的主要买家,)但对中东产油国而言,现在的主要市场是亚洲,世界能源市场的平衡已经发生改变。

记者:您认为美国有没有可能重回《伊核协议》?

耶金:2015年签订《伊核协议》的美国官员重回政府任职,正在试图重新恢复《伊核协议》。与谈成的风险相比,谈不成的风险要大得多。拜登政府可能会尝试与伊朗展开对话。

记者:过去一度盛行的氢能热潮又再度兴起,您怎么看?

耶金:我们4年前说要召开氢能会议时曾被嘲笑。后来,欧洲对氢能和(与氢能并行的)碳捕获的关注骤然提高。氢能要想成为主要燃料,需要规模、技术和政治执行力。世界上的石油天然气企业也已开始认真考虑氢能。

记者:很早就着手利用氢能的日本是否正在失去领先优势?

耶金:积累氢能知识的好处很大。欧洲对整个能源系统的复杂性缺乏了解,正面临着胡乱制定氢能政策的问题。

记者:在新冠疫情危机下,防止地球变暖的对策越来越难了吗?

耶金:过去的能源转换用了几个世纪才实现。我们要用30年来推进能源转换。就连(比能源转换容易得多的)新冠疫苗接种,欧洲都如此费劲。

为了防控疫情,政府的大规模财政出动导致债务沉重,这一问题比人们想象中严重很多。各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还要保证经济稳定。不能脱离整个经济环境来考虑环保政策。

记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岐部秀光

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 英国调查公司埃信华迈(IHS Markit)副董事长。能源问题的权威专家,著作有《石油大博弈》、《制高点》等。新著是《The New Map》。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