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小民的死刑预示着什么吗?

2021年1月5日,赖小民被判处死刑。贪污受贿敛财高达17.88亿元,这还只是官方公布的数据,创造了建国以来贪污受贿最高额度。根据财新网之前的报道,他有3个100,一百多套房,一百多个关系人,一百多个情妇,其中几十位来自华融内部,此外甚至也不乏家喻户晓的女明星。

这些都不算什么,一个金融集团一把手的落幕,关系网本来就盘根错节,但不管关系怎么乱,只有两条主线,一个是他的马仔,一个是他的保护伞。

一、马仔篇

在之前的文章中,有一篇《江西老表的那桌饭》(文章早已被删),从十几年前在江西的一桌酒席,到“气功大师”王林锒铛入狱,再到不明不白的死,背后盘根错节的马仔网也逐渐浮出水面。

一个一个的大咖都浮出水面。

先说王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成名的“气功大师”,亦被称为江西萍乡首富,因在演艺圈、政商界朋友众多而闻名。从此“气功大师”王林结交社会各路英雄豪杰,从此也启动了他开挂的人生。

2000年28岁的王永红进军房地产,在北京常营一代低价拍下600亩商住用地,搁浅8年后,北京CBD东扩,王永红一举成为京城最土豪地产商。有钱后变得更加贪婪,寻求借壳上市玩资本运作,当时王永红宴请了当地的市长以及某银行行长,同时也邀请了自己的江西老乡“气功大师”王林。

饭局上,在王林表演了他的“空盆来蛇”等绝活后,原本不同意中弘借壳的地方政府最终改口,在王林的帮助下,中弘借壳上市成功,一夜间身价飞涨。

王永红开挂后,进军旅游、矿业、游戏、影视,盘子越铺越大,为了能融到更多的钱,伙同私募一哥徐翔,拉抬股价,高位套现。

2015年11月,徐翔被捕,而就在徐翔被捕之前的7月15日,王林被拘留。2017年,中弘终于爆发了资金链断裂危机,就在中弘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江西老乡赖小民出手相助,准备重组,如果重组成功,将获得200亿资金驰援,但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4月17日,赖小民被查,随后中弘重组被证监会一纸通知折断,随后被立案调查。

2017年2月10日16时17分,被告人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王林之死,不是仇人的报复,而是他知道了太多官场和金融界的秘密,他必须去死,只有他死了,才会把秘密带进棺材里,永远成为历史的尘封。

2018年4月17日,赖小民事发。

2018年11月27日,秦岭辞去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

2019年5月9日,秦光荣主动投案。

2019年5月19日,刘士余主动投案。

秦光荣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岭是秦光荣的儿子。赖小民与刘士余的交集颇多,如两人均曾在央行银行监管二司等共事过。秦岭曾经出任农银国际(农业银行全资附属机构)行政总裁,2014年10月起,和担任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刘士余有过业务交集。

2015年底,秦光荣被指通过金融系统高官(据信就是LS余)牵线,秦岭离开农银转任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

很明显,赖小民的落马是主因,秦父子和刘的落马必定与赖的案件有相当大的关联。

秦光荣与赖小民又是什么交集呢?

秦光荣是湖南人,在湖南从政20多年,1999年转到云南工作。2009年赖小民执掌华融后,最重要的一张金融牌照-银行牌照就是在湖南拿到的,2013年3月“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也出自湖南省。秦光荣的儿子秦岭能当上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如果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关系,谁信呢?

刘凤州何许人也?

2018年《财新周刊》第6期封面故事《女商人刘凤洲重庆沉浮录》披露,刘凤洲与孙Z才同年,早在1998年孙ZC担任北京市顺义区区长期间两人就相识,随着孙ZC仕途升迁,刘凤洲的生意越做越大,从北京、吉林、重庆一路追随孙ZC,组建起商业王国。尤其在重庆,刘凤洲染指多个重大通信、市政工程项目。

2014年,赖小民最爱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香港,另外一个就是重庆。

2015年7月,重庆一项投资30多亿的工程完成招标,华融系的一家合伙制投资公司中标,而这家公司的一位女性股东叫刘凤州。

总投资46亿元的红岩村桥隧PPP项目,是重庆首个引入社会资本采用PPP模式的在建桥隧项目,刘凤洲名下企业与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

总投资211亿元的重庆轨道九号线PPP项目,是重庆市最大的PPP工程,在刘凤洲的插手下,原本央企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中标被废等。

2017年5月起,刘凤洲失联。

仰智慧,安徽人,初中毕业后成为一名北漂,依靠给银行卖验钞机、扎钞纸和扎钞绳生活。在北京站稳脚跟后,回安徽老家开始房地产投资,成立蓝鼎国际,2013年进军香港,借壳嘉辉化工,蓝鼎国际成为港股。

在蓝鼎国际与华融国际之间,黄有龙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4年,在黄有龙的牵桥搭线下,蓝鼎国际与国际博彩巨头云顶新加坡集团携手开发运营济州岛项目,黄有龙认购蓝鼎国际5亿股,华融也参与济州岛投资项目,涉案金额巨大。

2017年4月,因高杠杆收购万家文化而陷入资金紧张的黄有龙,一度将持有的全部顺龙股份抵押给了华融。

就在赖小民出事前一天,顺龙控股宣布黄有龙退出董事会,随后,证监会对孔德勇、赵薇、黄有龙发出市场禁入惩罚。

以上这些都是陈年烂芝麻,在国内的事还有一大箩筐,下面聊聊国际的事。

赖小民把持多年的华融,在境外开展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有三个:华融投资、华融国际、华融金控。华融投资由秦光荣的儿子主持。华融国际、华融金控是华融系旗下三大核心上市公司的两个。

华融国际、华融金控两个都是买壳(H股)上市,华融投资借壳的震昇工程来自tomorrow系,华融金控借壳的天行国际则来自纪晓波。千万别问我纪晓波是谁,以前专门写过。香港开赌场的,台湾女星吴佩孚的名义老公,没领证,育有三个娃娃,是纪晓波牛么?不是,而是他的母亲崔丽杰,这个女人曾与奥巴马合过影。塞班岛最大的赌场就是他们的。

tomorrow系的年轻公子自从那年春节从香港四季酒店带走后,一直杳无音讯。纪晓波的年龄与年轻公子差不多,这两个人的背后可要比赖的关系网还要深厚,赖只不过是拔出萝卜带出的泥。

二、保护伞

在挖这个问题之前,还要交代两家特别的公司,宁夏天元锰业集团和中国港桥控股公司,连接这两家公司的高管叫刘廷安,他是赖小民的江西同乡,也是大学同学。

宁夏天元锰业集团和中国港桥控股公司。在天元系、中国港桥担任高层的刘廷安,是赖小民的江西同乡兼大学同学。赖落马后,有多名消息人士向陆媒确认,与赖一同被带走的还有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港桥的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刘廷安。

据工商资料显示,中国港桥前身为至卓国际控股公司,2016年3月,至卓国际董事会宣布任命刘廷安为董事会主席。2016年下半年,宁夏天元成为至卓国际的股东。

至卓国际主要生产并出口印刷线路板,旗下多个子公司,最主要的一家是至卓飞高线路板(深圳)有限公司。2012年11月,至卓国际将至卓飞高70%股权、深圳厂两块土地及其上的公司大楼,出让给两个买家,其中最大买家是花样年集团旗下的深圳花样年。花样年集团派任至卓飞高的新董事长潘军,是时任花样年集团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

花样年控股是谁的?注册在开曼群岛,咱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2018年8月即赖小民落马后,工商资料显示,花样年在未经公告下,把至卓飞高的股权转让给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该公司仅有两名自然人股东,龚某和黄某,两人名字和深圳花样年一名高管、花样年一名员工的名字一模一样。

本文只能写到这了……

还有谁是江西人?这个时候宣布赖小民死刑,背后的深意……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