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势力格局的优胜劣败变得明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显示,中国到2021年将重回8%的增长,与美国的经济规模差距将缩小至25%。关于影响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胜败的因素,彻底控制住新冠疫情和使财政刺激成为可能的健全的财政状况成为关键。

在中国国庆长假期间,海南岛的免税店里挤满游客。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长假期间购买免税商品的顾客人数同比增长44%。同一时期的中国国内游客人数超过6亿人,恢复至2019年的8成。

中国最早控制住疫情,新增感染人数基本被控制在很少。中国经济正在复苏,4~6月增长3.2%,7~9月预期增长5%以上。4~6月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美元计算达到3.3万亿美元,与按年率换算萎缩30%以上的美国(4.3万亿美元)的差距缩小至23%。

中国明显复苏是因为制造业的比率较高。在以服务业为中心的国家,外出限制对服务业的影响长期持续,制造业受到的打击比较小。中国GDP的约4成来自制造部门,9月的出口同比增长9.9%,达到1年半以来的高水平。

如果按IMF的预测推移,美国的GDP按单纯计算到2021年为21.2万亿美元,中国为15.8万亿美元。在爆发金融危机的2008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31%,但到2021年将接近75%。

截至2019年,发达国家占世界经济的比率为43%,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为57%。IMF预测发达国家的增长率2020年为负5.8%,2021年为正3.9%,而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为负3.3%,2021年为正6.0%。复苏较快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比率进一步提高。

成为新冠疫情后赢家的条件是“遏制疫情”和“财政健全”。被视为经济增长火车头的新兴市场国家也将形成分化。

越南1~9月经济同比增长2%,维持了正增长。该国累计感染人数仅约1100人,工业和建筑业占GDP的比率也高达3成以上。在东盟(ASEAN)各国预计联袂出现负增长的背景下,越南与经济规模居前列的泰国和新加坡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缺乏财政余力的国家将难以进行巨额的财政刺激。巴西控制疫情失败,2020年或将出现5.8%的大幅负增长。巴西货币雷亚尔兑美元汇率比年初贬值2成,由于财政风险,该国完全取消了对低收入者的现金发放。此外,南非和土耳其也由于货币贬值导致财政风险,难以描绘加快增长的道路。另一方面,外汇储备丰富的印度尼西亚受益于大规模的财政刺激,2020年的增长率仅降至负1%左右。

在发达国家中,优胜劣败也很明显。美国虽然被中国追赶,但2021年仍有望实现3.1%的正增长。对于巨大IT企业来说,疫情导致的居家办公等反而成为利好,美国苹果4~6月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特朗普政权启动相当于GDP的15%的3万亿美元财政刺激,美国经济2020年的降幅与当初预期相比大幅收窄。

另一方面,日本缺乏像美国IT企业那样的增长旗手。政府和民营企业均在数字化转型(DX)方面落后,产业的新陈代谢也进展缓慢,日本2021年将仅增长2%多。

日本进行财政刺激的效果也有限。自10月1日起,日本政府的旅游需求刺激措施“Go To Travel”纳入东京出发和到达的情况,但日本航空(JAL)10月的日本国内航线旅客人数仅为上年的5成,与9月相比仅出现约1成的改善。

尽管日本的感染人数较少,但2020和2021年的增长率都比美国低。针对日本复苏迟缓的理由,IMF的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10月13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因老龄化等影响,日本的中期潜在增长率为0.5%,比较低。明显依赖外需也是原因之一”。

欧洲经济也明显下滑。欧元区2020年的增长率展望为负8.3%,降幅高于日美。对中国出口较多的德国为负6%,表现相对坚挺,但经济依赖旅游业的意大利为负10.6%,西班牙为负12.8%。在春季封城后经济复苏迟缓的背景下,如果第2波疫情扩大,还有可能波及欧洲整体。

日美欧和中国等二十国集团(G20)14日举行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敲定允许73个发展中国家暂缓偿还主权债务的方针。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因新冠疫情而变得严峻,如果置之不理,将直接反噬作为债权人的发达国家。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从南非、巴西、土耳其等债务风险高的国家的外债来源来看,日美欧占大部分。国际经济在人员、货物、资金方面形成密切联系,新冠疫情的输家将成为世界经济的沉重负担。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