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时代的终结开始-未来是什么?

石油时代的终结”正拉开序幕。通过环境对策重振因新型冠状疫情扩大而遭受打击的经济的“绿色复苏(Green Recovery)”应运而生,且正在波及世界各地。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燃油车过度到纯电动汽车(EV)的趋势或将加强。

“石油消费或将无法回到新冠危机前的水平”,英国大型石油企业英国石油(BP)在9月14日发布的报告书中这样预测。美国彭博社报道称,这是欧美的国际石油资本首次承认石油需求的增加将终结。恰好也是在同一天,期待石油时代永远持续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迎来成立60周年。

除了到2050年石油消费将比2018年减半的预期之外,英国石油还设想了减少8成的事态。同时称即便在保守的情况下,今后20年也将基本持平。

在此之前的8月底,美国股市出现了历史性的一幕。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被美国代表性的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指数剔除出成份股。取而代之的是涉足客户信息软件开发的Salesforce.com股票。埃克森美孚在大萧条前的1928年被纳入,引领了石油时代。埃克森美孚被剔除等同于市场认为该公司已并非代表美国增长的企业。

在象征着“去碳化”和“数字化”的这一事件的背后,石油企业的很多业务存在变为“搁浅资产”的风险。有预测认为,随着可再生能源和纯电动汽车的普及、氢能的充分利用,石油产业迟早将陷入停滞。世界的养老金基金已开始从石油企业撤走投资资金。

倡导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实质上减为零这一目标的欧盟(EU)将加强去碳化措施。自2021年起,将使用7个财年预算(总额1.82万亿欧元)中的3成,以气候变化对策为推动力,加快新冠疫情后的复兴。在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也主张如果在总统竞选中获胜,将展开2万亿美元的环境投资。与加速的数字技术融合的能源转型也浮现出一个人们不愿相信的真相。

“中国在用于纯电动汽车电池的矿物资源方面掌握着支配性作用”,在欧洲调查公司基准矿物情报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5月召开的在线会议上,专家这样表示。代表性例子是镍和钴。据称,中国掌握了两种矿物资源供应链的3分之2。

美国外交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称,中国具有影响力的矿物资源很多。比如,掌握用于纯电动汽车的稀土的80%、锂的59%的供货。在光伏面板领域,中国掌握镓的94%、用于风力发电涡轮机的石墨的70%,钒也达到56%。在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领域,中国的矿物资源份额也很高。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为实现经济增长而转向改革开放的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1980年代将稀土定位为战略资源。中国在全世界收购权益。建立了覆盖矿石的生产、冶炼和产品加工的体制。如今不仅是矿物资源。在纯电动汽车电池、光伏面板和风力发电的风车领域,都有中国企业跻身前列。

欧盟在9月上旬发布的计划中,决定针对重要矿物资源重新构建区域内企业参加的供应链。建立欧洲企业和政府机构参与的“原材料联盟”,在欧洲内全面涉足从勘探、开采到利用以及回收再利用。

据欧盟预测,推广纯电动汽车和风力发电所需的锂的区域内需求到2050年将达到60倍,钴将增至15倍。如果与中国的关系恶化,供给陷入停滞的风险被提及。欧盟委员会工业专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强调“要变得更强和可持续”,将降低依赖区域外的风险。

另外,法国记者纪尧姆·皮特隆(Guillaume Pitron)在其著作《稀有金属之战:能源转型和数字化的阴暗面》(The Rare Metals War: The Dark Side of Energy Transition and Digitalisation)中指出了稀有金属开采导致的环境问题。最近,英国《金融时报(FT)》针对用于纯电动汽车锂离子电池的镍报道称,中国企业参与的印度尼西亚的开采现场排放的废弃物进入海洋,对相关海域的珊瑚礁的影响引发担忧。

这对日本来说也难以置身事外。日本2018年发布的《能源基本计划》提出,在2030年度的电力来源构成中,将可再生能源比率提高至22~24%,比2016年度提高7~9个百分点。矿物资源的自给率从50%提高至80%。有分析认为,在2021年发布的新基本计划中,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将提高,针对矿物资源的对策或许也将被要求进行强化。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