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失手美国教授“大选”预言还行吗?

美国历史教授李奇曼在1984年开始预测大选,近四十年来从未看走眼,曾成功预测了九届美国大选结果。他预言,2020年,民主党人拜登将胜出。BBC中文驻华盛顿记者冯兆音近期专访李奇曼教授。

2016年美国大选落幕后不久,历史教授艾伦·李奇曼(Allan Lichtman)突然收到一封信,来自刚刚当选总统的川普。

信里是《华盛顿邮报》在大选前两个月的一篇报道,尽管川普当时在全国民调中大幅落后,李奇曼豪言预测,川普将胜选。

川普在报道上用大号马克笔做了点评:“教授,恭喜,你说对了!”他还签上了像心电图一样的标志性签名。

今年73岁的李奇曼在美利坚大学教授历史学近半个世纪,但他更为世人广知的身份是:准确度极高的美国大选预测者。

李奇曼在1984年开始预测大选,近四十年来从未看走眼,成功预测了九届美国大选结果。

不过,李奇曼对2020年总统大选的预测,或许无法让现任美国总统川普宽心。

李奇曼教授预言,民主党人拜登将胜出这届选举。

李奇曼的预测模型有何特别之处?他使用的“13个关键指标”,比各家媒体与统计机构跑马灯般的各州民调显得更简洁。

如果有6个或以上的指标陈述为否定,现任执政党的候选人将会落选;如果少于6个的指标为否,此人将胜选。

李奇曼的13个指标包括:

1.政党授权(party mandate):中期选举之后,执政党在美国众议院席位增加。

2.竞争:执政党总统提名人之间没有强烈竞争。

3.谋求连任:执政党的候选人是现任总统。

4.第三党:没有重要的第三党派或独立竞选人。

5.短期经济:竞选期间经济并未衰退。

6.长期经济:任期内实际人均经济增长等于或超过前两个总统任期的平均增长。

7.政策变化:现任总统对国家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8.社会动荡:在任期内没有持续的社会动荡。

9.丑闻:现任政府无重大丑闻。

10.外交、军事失败:现任政府在外交、军事方面未出现重大失误。

11.外交、军事成就:现任政府在外交、军事方面取得重大成功。

12.在位者个人魅力:执政党的候选人极具魅力,或是一位国家英雄。

13.挑战者个人魅力:在野党的候选人没有个人魅力,也并非国家英雄。

李奇曼说,在这届选举中,13个关键指标中7个陈述为否定,意味着谋求连任的川普将败选。

2019年年底,只有4个指标对川普不利。然而,迈入2020年后,新冠疫情、反种族歧视示威在数月内席卷全美,对其不利的关键指标一下子增加了三个,分别是短期、长期的经济预期,以及社会动荡。

这13个指标中的大部分是客观的,不过在竞选人的个人魅力、外交与军事成败等指标上,或许见仁见智。

外交失败与成就

李奇曼表示,川普在第一任期内没有重大的外交失败或成就。美国政府近期促成了以色列和阿联酋、巴林的和平协议,这被认为是川普的一大外交成就。

但李奇曼认为:“这协议在美国只是引得人们打哈欠。”

领袖魅力

川普是有领袖魅力的人吗?针对这个问题,民主党支持者或川普的死忠粉会给出截然不同的答案。

“这是一个门槛很高的关键指标,”李奇曼对BBC表示,这一陈述至少需要国家中过半数的人认可。

2016年,李奇曼亦未视川普为有领袖魅力的挑战者。今年,他也没有将川普的对手拜登认定为富有魅力的挑战者。

丑闻

在上一届选举中,指控川普性骚扰女性、嫖妓、歧视少数族裔等丑闻就已满天飞,但这似乎没有动摇他的支持者。川普的相关丑闻,还是左右大选的指标吗?

“我们不会深究每个关键指标背后的因素,”李奇曼说。川普上台后因“通俄门”被调查、因“乌克兰电话门”而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国会众议院弹劾的总统,符合“丑闻”指标的定义。

关键指标以外的未知数

在李奇曼的13个关键指标之外,美国大选仍存有许多未知数。

美国重大选举中有“十月惊奇”的说法,指的是在选举前夕最后时刻的重大变故,无论是自然发生,还是被一方故意曝光。

李奇曼说,两件在他预测之外的事情或会撼动大选结果:选民受阻(voter suppression)与俄罗斯的介入。“我极其担心俄罗斯的介入,”李奇曼说。

美国情报机构称,俄罗斯安全机构在2016年大选竞选期间,入侵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及希拉里·克林顿的电子邮件,泄露的邮件随后对希拉里的竞选活动造成了负面影响。莫斯科当局否认了这一指控。

关于邮寄投票的争议,近期成为美国政治辩论的焦点之一,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Kamala Harris,贺锦丽)警告,打压非裔与学生选民、邮寄选票的手段可能会影响大选结果。

普选票无法体现大选结果

在2000年阿尔·戈尔(Al Gore)对上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大选中,李奇曼的预测存有争议性,他当年预言戈尔会胜选。当年大选在历时多周的争议后,由布什险胜。

“我当年预测的是普选票赛果,戈尔的确胜出了普选,” 李奇曼称。

美国总统并非直接由选民一人一票选出的,真正决定胜负是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制度。

候选人可能更多的普选票,但是仍然无法赢得足够多的州份而获得入主白宫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

美国历史上共有五位总统在未获得普选票多数的情况下当选。其中三次发生在19世纪,最近五届大选中,却已出现两次得票多者落选的情况。

在2016年,川普的得票数比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少近300万张;在2000年,戈尔的普选票比布什多超过50万。

李奇曼说,自2016年起他不再预测普选票,转而预测选举人票的结果。“普选票的多寡不再反映胜利了,”他分析道,随着美国人口分布的演变,加州和纽约州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民主党支持者。这两个人口大州是民主党的囊中物,但也意味着,普选票数的多少,很大程度上无法体现大选赛果。

“民调被错用”

大选前,美国各家民调机构出尽浑身解数,希望探明拜登与川普的民意支持度。不过,每个看客心中都存有疑问:在2016年荒腔走板的大选民调,还值得相信吗?

专家认为,民调不是经常错误,但错误出现的次数已足以为人们敲响警钟:民调数字仅供参考。在取样、统计等多个环节,民调都可能出现差错。

在2016年大选中,关键战场州的民调误差、“害羞的川普选民”等因素,导致民调与实际选举结果不符。

BBC中文记者冯兆音有关美国大选民调的分析:

各家民调机构出尽浑身解数,希望探明两人目前的支持度。在近期民调中,前副总统拜登的支持率领先川普。然而,一个关键问题是: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错得离谱的民调,还值得相信吗?

李奇曼是美国大选观察者的少数派:他从不关注每日起起落落的民调数字。“民调被错误使用了,它们没有预测性,”他对BBC说。

他还在推特上与民调学家西尔弗(Nate Sliver)展开了唇枪舌战,西尔弗质疑李奇曼的预测往绩,李奇曼则在受访时称对方整合民调的工作“与行政助理没什么区别”。

“民调无论准确与否,它只显示某一个时间点的选民倾向,” 李奇曼说。

“川普没有明白我的预测”

预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撇开自己的政治倾向,以历史学家的眼光分析现状。李奇曼是一个民主党人,但在过去七届选举中,他四次预测共和党人获胜。“我受到过很多质疑,尤其是在2016年,人们觉得我疯了。”

四年前,李奇曼直到大选前两个月,才预测川普胜选。当时他判断,有6个指标对川普有利。尽管每次预测都让他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说,今年的预测比上届选举简单多了。不过,总统大概再也不会给教授写信了。

在李奇曼公布拜登胜选的预测后,川普竞选阵营的发言人莫塔夫(Tim Murtaugh)回应说:“美国选民将决定这次选举的结果,而不是学者或教授。”

川普四年前的来信给李奇曼带来一份惊喜,不过他说,川普没有理解预测模型内藏的道理。“他没明白,我的预测注重的是治理,而不是竞选。”李奇曼认为,正谋求连任的川普仍以挑战者的形式来竞选,但在执政的四年中犯下了诸多治理失误。

“传统的竞选没有意义”

李奇曼还希望通过预测传达另一个信息:应改革美国总统竞选的形式。“传统的竞选没有意义,”他说,与其花费数千万美元投放竞选广告、穿州过市参与拉票集会,“候选人应该着重建立授权(mandate)、实施更佳的政策。”

除此之外,李奇曼还想对选民说,积极投票、发动亲友投票,无论他们决定支持哪一位候选人。“前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说过,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创造它。”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