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教授事件回顾与现在

知乎的学生描述

作为NUS的学生,我最有发言权,也可能最应该回避,只是写出来一些基本的东西,供大家参考。

1. 关于黄教授本人,1980s初去美国留学并且能够在美国的主流研究机构里供职的华人学者并不多,记得还有一位在卡内基的Huang Yanzhong, 和在布鲁金斯供职的黄教授,并称“二黄”,加上他在哈佛、斯坦福等任职经历,黄教授的学识是没有必要质疑了。学历史出身的,本身具有很强的历史分析能力和战略高度;

2.关于黄教授的基本立场,简单地以“亲华”或者“反华”来判断一个学者,是不够的,因为他除了是某一国家的人,也是一个独立的学者。国内也有很多知名学者,批评中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以是否批评过中国的外交为准,是很肤浅的。即使如此,黄教授已经是十分“亲中”的了,能够很准确和系统地阐述中国对外行为的根源和逻辑,记得在南海仲裁案即将裁决的时候,学院的讲座上,东南亚学者对黄教授的亲中立场“群起而攻之”,尤其是一位菲律宾的法学教授,场面极度尴尬,黄教授还是能够从历史、国际法和各个国家的外交来阐述中国的立场,对于历史细节的描述、和清晰的分析框架,令我很是敬佩。

3.关于教授曾经担任dalai的顾问的事情,和台湾的高层有往来,大家不要忘记,密使外交,或者传话人,总是很有作用的。比如dalai的一些官员曾经是黄教授教过的学生,通过这样的关系,教授对于北京和da的对话,是起到积极作用的。

4.关于宗派主义的书籍,这是一份很严谨的学术著作,是研究中国政治的一个经典,并不是说研究我d内的各种问题,就意味着什么,至于说大平正芳奖,至少大平基本上是亲中的,没有必要过分解读。其他的细枝末节就不一一回应了。

关于解雇的事情,我个人感觉:1,新加坡过度解读,正常的学术咨询的活动,在美国最多也就是游说;2,以一个国家机器试图毁掉教授以后的学术声誉,实在不应该。历史上新加坡也曾经驱逐过其他教授,不过从未如此大张旗鼓;3.个人解读为,这是星国政府在给亲华派一个警告,中新关系是凶潮暗涌。李光耀先生是兼具东方视野和西方思维,所以横贯东西,大国的领导人愿意听他对于世界局势的见解,现在和以后的星国领导人只是西方的思维,无法和老李相比。

新加坡官方是如何说的

新加坡内政部发表文告说,当局确认黄靖是试图影响新加坡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n agent of influence of a foreign country),黄靖利用他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职位,有意识地隐蔽地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对新加坡造成损害。在移民法令下,属于不受欢迎的移民。

新加坡内政部还指,黄靖妻子杨秀萍对黄靖为外国政府服务知情,所以与黄靖一起被永久驱逐。

新加坡当局和新加坡媒体没有具体说明黄靖在为哪国政府服务。有人猜测是中国,也有人分析是指美国。

新加坡内政部的文告称,黄靖在知情的情况下,同外国情报机构和人员接触并和他们合作,试图影响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政策和新加坡舆论。他也招募其他人协助他达到目的。

文告说,黄靖也使用一些其他手段,例如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这名资深成员后来将信息转达给一名能够主导新加坡外交政策的高级政府官员。

文告指出,黄靖的意图很明显,他希望这些信息能让新加坡政府改变外交政策。不过新加坡政府没有针对“保密信息”采取任何行动。

文告称,黄靖的行为等同于颠覆及干预新加坡政治。

新加坡国立大学表示,已中止了黄靖的职务,并将配合内政部调查此事。

黄靖现在在哪里?

按当事人的说法,他离开新加坡之后,在美国华盛顿呆了一年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黄靖说:“我在华盛顿,我的家,工作了一年,以证明我不是新加坡政府所影射的那样。直到现在,新加坡也没有清楚说明我替哪个外国政府工作,我要证明的是,至少美国不认为我在替谁工作。”

有新加坡网民对黄靖所谓在“美国呆一年证明清白”的说法并不买账。

这个网民说:“在这篇文章(指《南华早报》的报道)中,间接承认了一些事。如果你(黄靖)还在美国工作,那才更具说服力。”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红蚂蚁上网查了一下,北京语言大学是在2018年11月8日在其官网宣布,黄靖担任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简历里头还包含“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李氏基金讲席教授和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2008-2018)”的职务。2019年参加了学院的不忘初心的会议,最近还在主持活动。

以此推断,长期研究中美关系的黄靖在2017年8月被逐出新加坡之后,有约一年的时间确实如他本人所说的,呆在美国华盛顿,直到2018年下半年正式加入北京语言大学。但在那一年的时间里,黄靖在美国哪一所大学或智库高就则不清楚,而且他也并非完全守在美国“坐证明清白监”。

根据网上信息,他曾在2017年12月出席中国《环球时报》在北京举办的年会,大谈中美关系等国际政治议题。或许因为当时没有在任何大学或智库任职,他的身份被笼统地称为“美籍华裔知名学者”。

在出事之前,黄靖在新加坡工作了十年之久。

他本周一在一个中国-马来西亚建交45周年的一个论坛上告诉《南华早报》,自己对新加坡政府的指控感到很惊讶,还说原本打算在新加坡退休的。但他又称,自己不记仇。

“我对新加坡没有怨恨,我想他们基于某种理由操作过头了,但新加坡一直待我不薄。”

这句话有几个意思?新加坡对他很好,但是他又认为新加坡政府操作失当,但是但是,他又对此没有怨恨。

“我犯了一些错误” 黄靖接着坦承,自己确实犯错,也希望“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他说:“回想一下,我犯了一些错误,我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不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既往不咎,世界很大。我尝试做好学者的工作,做好公共服务,做好我的研究。不管新加坡做了什么事或者即将做些什么事,他们有自己的理由,也有自己的利益要维护,这个我明白。所以,没事,我挺好的。”

63岁的黄靖其实心里很清楚,新加坡政府确实有正当理由把他赶走,只是要不要出手而已?

黄靖没有进一步说明自己犯了哪些“错误”,或许三言两语也无法把复杂的事情说清。但按新加坡内政部的说法,黄靖至少有“三宗罪”:

黄靖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在知情的情况下,同外国的情报机构和人员接触并和他们合作,“影响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政策和本地舆论”,这样的行为等同于颠覆和干预新加坡的内政。

使用的手段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传达给新加坡政府。这个资深成员后来将信息转达给一些能够主导新加坡外交政策的高级政府官员。

黄靖的意图很明显,他希望信息能让新加坡政府改变其外交政策。不过,新加坡政府没有依据“保密信息”采取任何行动。

内政部2017年8月发布的文告通篇没有指出,黄靖到底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网民纷纷猜测他不是中国就是美国的“代理人”,猜是中国的多一些。

因为,虽然黄靖夫妇都是美国公民,到新加坡工作之前曾经长期在美国做研究,但黄靖其实原籍中国,在中国成长受教育,也曾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亲北京立场的文章。在南中国海问题引发诸多争议时,黄靖也曾在深圳卫视节目中批评李显龙总理和新加坡在南中国海、TPP和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上做了三大错误判断。

结果呢?说人家判断错误的黄靖,其实才是那个“犯了一些错误”的人。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