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会让产业结构发生剧变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会让产业结构发生剧变”,至少投资资金正以“剧变”为前提改变着流向。

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市场正在鲜明地体现出这种想法。以3月为契机,拥有购物中心等商业设施的“日本Retail Fund投资法人”的股价低迷,而拥有仓库等物流设施的“日本Prologis REIT投资法人”则被投资者争相买入,二者的情况截然不同。

有“三密”(密闭、密集、密切接触)风险的实体店揽客能力下降,而远离三密的网络购物却人气大增,物流设施的需求高涨。投资资金从中解读到的是产业霸主更迭。

产业结构为何会发生变化、又会如何变化呢?要解读这些,必须了解1760年左右在英国伦敦掀起的那段技术革命的历史。那次工业革命是后来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起点。

工业革命有两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一个是把危机变成机会。英国正是由于克服了“只要度过难关就能获得巨大利益”的瓶颈因素,才成为新产业结构的胜利者。当时,在城市化不断推进的伦敦,工人的工资明显高于其他地区,难免造成棉纺织业的竞争力下降。但幸运的是,伦敦附近有煤矿,能以便宜的价格大量采购作为动力来源的煤炭。这驱使人们以机械动力代替人力为目标进行创新,纺织机械化和蒸汽机由此实现和诞生。

还有一个是负面因素,那就是没能及时察觉到变化的一方终将落得悲惨下场,甚至影响到国家的沉浮。

在当时的棉纺织领域,英国的竞争对手是印度。印度一直满足于低廉的人工费,依靠人力生产,但印度产品很快就被成本和质量不断改善的英国产品抢占市场,棉花产地陷入贫困状态。据美国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的著作《大国的兴衰》记载,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全球工业产值中所占的比例从1750年的25%减少到1900年的2%,失去了存在感。

日本股市看上去一直是捉摸不定的狂涨暴跌状态。但站在“危机”和“能否改变”的角度去审视的话,就会发现市场资金已经冷静地甄别出新冠疫情之后的胜利者和失败者。

我们来比较一下1月底和6月16日的市值排名。在短短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排名大幅上升的企业,正在向新冠疫情下遇到的瓶颈发起挑战。

典型代表是从第43位跃居至第28位的SMC公司。其主要产品为气动设备,随着新一代通信标准“5G”的普及,半导体需求不断增加,该公司的产品被世界各地的半导体工厂用来实现自动化。

新冠疫情爆发后,工厂也开始出现人员“密集”问题。市场认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工厂会引进SMC公司的产品。基恩士(Keyence)公司则主要生产可帮助工厂或物流设施节省人力的传感器,该公司市值的排名也从第6位上升到了第2位。

从第65位上升到第44位的M3是索尼的关联公司。在该公司运营的网站上,制药企业可以向医生提供药品信息。日本国内约9成的医生已经在该网站注册。

M3公司目前正在与“健康”和“接触”两大困难作斗争。现在正值疫情期间,医生更需要和厂家的医药代表(MR)洽谈,但为了避免接触,双方不能见面。于是很多人利用该网站以非接触方式洽谈,M3公司的股价在6月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

排名下降的企业有两种特征。一种是墨守成规。以金融机构为代表的企业墨守成规的结果,是被市场贴上变化欲望很弱的标签。

从第24位跌至第31位的日本邮政就是其中的典型。历代经营者忙于和政治家、工会、邮局局长统一意见,很难进行提高企业价值的投资并采取合理化举措。“缺乏不思改变就会倒闭的危机感”,一位前经营高管认为,当前股价低迷的原因在于国营时期形成的企业文化。

另一种特征是业绩恶化导致企业做出改变的能力下降。日产汽车的排名从第53位下降到第75位。日产因设备过剩面临逆风,疫情导致的消费低迷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咨询公司Alix Partners预测称,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将比去年减少21%,跌至7050万辆,要恢复到去年的水平还需要6年的时间。

虽然现在处于纯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即将普及的变革期,但疫情让很多制造商进行投资研发的财力下降。就连位居榜首的丰田汽车的市值也出现减少,目前只有美国纯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的1.2倍。整车和零部件制造商正在以筹措资金为目标探索合并或合作的道路。

产业结构发生剧变,将会改变价值投资的前提条件。在经营环境不变的情况下,股价便宜才有望反弹,但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落后于时代的企业股价是不会回升的。价值投资之王沃伦·巴菲特大量抛售手中持有的股票,恐怕也是因为发现了这样的陷阱。

只要历史的车轮不会倒转,股市就会回报那些将疫情危机变成机会的企业,同时也会抛弃那些不求思变的企业。究竟是成为一步登天的英国,还是重蹈印度的覆辙,将取决于经营者的决断。工业革命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淘沙,而现在的市场不会有等待的耐心。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