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党通过《香港问责法案》

周四(6月25日)参议院全体通过的这一法案(Hong Kong Accountability Act)被认为是美国对中国在香港订立国家安全法的反制,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则敦促美方停止干预中国内政。主导这一跨党派法案推动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表示,法案将向北京传达清晰的信号,损害香港的自治将要承担后果。

《香港问责法案》原称《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授权美国政府部门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惩罚有侵蚀、损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和实体。美国参议院通过《香港自治法案》次日,亲北京示威者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前抗议。

经济制裁

《香港问责法案》以经济制裁为主,具体包括冻结资产、拒绝入境等,制裁对象也包括香港政府官员和政府职能部门。受制裁的企业将被限制商品或技术出口、禁止从事股票和债券等金融证券投资等等。法案还授权制裁被认为帮助涉嫌侵害香港自治的个人及企业进行大额转账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向美国金融机构借贷、禁止参与外汇交易和银行交易等业务。

该法案还将授权制裁帮助这些企业或个人进行大额转账的金融机构。美国根据其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目标,针对多类对象实施经贸制裁,包括特定的国家、恐怖分子、国际毒品走私人员,以及参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活动的人员。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具体负责制裁行动的,但政府其他相关部门也扮演重要角色。

1977年以来,美国对许多国家和个人采取制裁。最近的重大制裁案包括华为和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涉嫌金融欺诈。孟晚舟与华为均否认指控。中国政府则强烈抗议美加的这一行动,指这是美国施加的政治迫害。汇丰银行与此案有密切关联。

孟晚舟至今仍被扣押在加拿大,引渡官司还在继续。

美国金杜律师事务所(King & Wood Mallesons)合伙人胡梅和Aaron Wolfson 在法律专业网站撰文披露了部分与美国制裁令相关的刑事和民事案。

“渣打银行案”是其中一个刑事案。2019年,美国司法部和OFAC与渣打银行(Standard and Chartered)分别就违反美国针对多个国家的制裁令达成民事和刑事案和解协议,涉及受制裁个人和国家包括缅甸、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等。

另一个较轻的案例是美国加州奥克兰市化妆品公司ELF涉嫌多次违反美国联邦法规中的朝鲜制裁条例,被追究民事责任,2019年与OFAC达成和解。涉案行为包括从中国两个供应商那里进口假睫毛套装,而这些产品的原料中部分源自朝鲜。

香港特殊地位面临风险

《香港问责法案》尚待美国众议院表决,以及在通过后交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才会正式成为法律。中国政府试图绕过相对独立的香港立法体系,直接在香港惩罚颠覆国家主权以及被北京认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订立港版国安法的决定已于上月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具体细则亦逐步公开。最新公布的草案内容还包括在香港设立国家安全机构,并有可能对部分案件行使管辖权。

香港国安法:民主派议员表示“一国一制”已经来临

港版国安法的下一步具体计划尚未公开,不过各界预期北京有可能在6月底之前完成立法并开始实施。港版国安法被香港反对派以及西方国家认为是北京对“一国两制”承诺的破坏。

去年香港连续多月发生大规模反政府抗议,示威者一开始是反对政府修订向中国大陆送交逃犯的条例,其后演变成对北京试图施加影响力的反抗。

北京宣布进行港版国安法立法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展开程序,可能逐渐取消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经济待遇。

共和党参议院乔什·霍利(Josh Hawley)向路透社表示,《香港问责法案》可能是阻止北京削弱香港自由的“最后机会”。

民主党参议员范霍伦则表示:“时间至关重要。” 他向法新社称,仅由参议院通过法案并不会令北京认真正视这一局面。

“也正因为如此,重要的是通过一些实际行动来表明,假如继续在削弱香港人民自由的路上走下去,中国政府将要付出代价,”范霍伦说。

上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eo)宣布,美国国务院认定香港在中国统治下不再拥有高度自治。

这意味着美国可能会逐渐部分或完全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从而令港元与美元自由兑换、贸易关税优惠以及香港护照持有人赴美旅行免签证等待遇均有可能终止。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引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方虹表示,香港事务属中国内政,呼吁美方认清现实,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否则中国必定采取反制措施。

《香港自治法案》的推动者之一、共和党参议员图米(Pat Toomey)则向法新社表示,北京“最大的恐惧”在于大陆民众可能在未来希望部分享有香港所拥有的自由。

作为“一国两制”法律基础的《基本法》当中有要求香港立法机关依据议会程序订立国家安全法的条文,但是由于反对派以及香港民众的抵触,历任特区行政长官均未成功推进相关立法。

此次北京代替香港强行立法,令外界担心香港的半自治地位消失,但北京认为这一立法是平息香港政治动荡和维护社会稳定所需。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