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学者-现在的运动是对美国黑人历史的诋毁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非裔经济学教授,威廉姆斯(Walter E. Williams),于6月24日撰文,题目为“Insults to Black History”。他回顾美国的黑人历史,评判当前美国的黑人问题。文章认为,美国的黑人历史,显示出了一个民族的勇气和毅力。而当今自我毁灭的行为和政策,则是对黑人历史的完全背叛。

文章说,许多白人为曾经的奴隶制历史,为曾经严重的的种族隔离和歧视,感到羞愧、悲伤和内疚。许多黑人,仍然对过去的不公正感到愤怒;对他们认为的现在的不公正,感到愤怒。无论是黑人和白人,都可以从美国对黑人历史的正确理解中受益。

通常被忽略或忽视的事实是,在历史上,相对于任何其他种族群体,美国黑人群体,克服了一些最高的障碍,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最大的收益。

例如,如果把美国黑人群体,看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把美国黑人的总收入和支出汇总,美国的黑人群体将跻身于世界前20名最富有的国家之列。

前美国国防部长,黑人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将军,曾经领导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美国黑人跻身于世界名人榜,一些美国黑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例如:投资商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F. Smith),IT服务商大卫·史多德(David Steward),还有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和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此外,美国黑人群体,还有一位黑人美国总统。

这些成就的意义,怎么说,都不算多。

南北战争刚结束时,无论奴隶还是奴隶主,都不会相信,在不到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会有如此巨大的进展。这显明黑人群体的勇气和毅力。这同样也显明,作为一个国家,美国是多么的伟大。除了美国,地球上再没有其它地方,黑人群体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将黑人的收益,扩展到那约四分之一的黑人群体。这个群体已经被证明,很难缠。

第一步,我们必须承认,民权斗争已经结束并取得了胜利。美国黑人过去曾经未像其他人一样享受宪法保障,但现在,享受到了宪法保障。尽管无人可以否认残留的种族歧视的存在,但种族歧视并不是黑人社区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文章认为,黑人社区的主要问题,是美国的某些公共和私人政策,反而鼓励了依赖和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些政策的领军,是福利国家政策。该政策导致了75%的黑人非婚生婴儿出生率,摧毁了黑人家庭,就是那些曾经挺过种族隔离和种族主义的黑人家庭。

请记住,1940年,黑人的非婚出生率是11%,当时大多数黑人孩子,在双亲家庭中长大。大多数贫困(约25%),都是发生在以单亲母亲为户主的家庭中。过去二十多年,父母俱全的黑人家庭的贫困率很低,一直处于个位数。

黑人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双重标准以及奖励黑人自卑情节和不负责任的各种政策,不是发生在1920、30、40和50年代。假如那时就实行当今这些政策,就不会产生那些具有卓越才智和精神勇气的黑人,是他们成就了世界上最成功的民权运动。

从1800年代末到1950年,一些黑人学校成为学术成就的典范。早在1899年,华盛顿邓巴高中的黑人学生,成绩就经常比白人学生强。诸如巴尔的摩的Frederick Douglass学校,亚特兰大的Booker T. Washington学校,布鲁克林的P.S.91学校,新奥尔良的McDonogh 35学校,还有其它学校,优秀程度都差不多。

现在自我毁灭性的行为,尤其是在黑人为主的学校里,已经普遍被接受。这无非是对前辈们的背叛。美国黑人前辈们流血、流汗、流泪,奋斗才争取到今天的教育机会,却被后人们轻易地浪费了。

这位非裔经济学教授还认为,那些曾经参加过奋斗,现已离世的黑人,一定不会相信这种背叛的发生。政府应该保护所有人的宪法权利。之后,政府应该放手,让黑人自己管理自己。政府不应该认为“白人有罪”,就以家长制的方式管理黑人,结果是使其窒息。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