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为什么会去日本

继阿里巴巴之后进入日本数据管理市场的腾讯在今年5月12日宣布,将云计算业务扩展到日本汽车和电子设备领域,力争使2020年的日本销售收入提升至目前的3倍。这也意味着中国IT企业已经具备了挑战常年占据日本云市场的亚马逊云计算和微软Azure等美国2大IT巨头的实力。

日本经济被称为“失去的二十年”,加之日本市场一直以来技术壁垒高并且对产品要求严苛,这也使一些关注当地市场的中国企业望而却步。自从李克强总理于2018年5月访日后促使中日关系回暖,中国企业进入日本的步伐也明显加快。目前,中国主流IT企业和智能手机厂商齐聚日本,专为日本市场打造的比亚迪纯电动巴士登陆东京已进入倒计时阶段。中国企业青睐日本的理由是什么?中国品牌能否在日本开创崭新的”蓝海”市场?这也是经常被企业和学者探讨的话题。

用IT・AI技术敲开日本市场的大门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家电和电子行业企业陆续进入日本开展技术和资本合作。2010年以后,中国汽车行业企业也开始对日企并购(详细参考5月28日刊登的《收购日企接“包袱”: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除了家电和电子行业以外,国航、中远海运、中国银行、太平洋保险、五矿集团、宝钢等许多央企也在日本开展业务(本文在此不逐一阐述)。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企业一方面提高产品竞争力来应对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另一方面需要开拓海外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IT和AI领域的中国企业凭借在国内市场积累的经验开始进入日本,试图用新技术助力日本传统行业企业提效升级。

目前,中国科技部指定的国家级人工智能创新平台的五大运营企业(阿里云、腾讯、百度、科大讯飞、商汤科技)齐聚日本。阿里巴巴和腾讯在软件信息处理与数据管理的云业务领域积极布局,前者在2016年与日本软银合作向日本企业提供阿里云的公共云计算服务,后者在2019年开始向日本主流游戏企业提供云服务,并计划大力拓宽业务领域。

早在2006年进入日本的百度主要提供互联网相关的产品及服务,并于2018年联手日本软银旗下的SB Drive开展自动驾驶汽车试验。2016年注资日本语音技术公司SINEWAVE的科大讯飞意在开拓智慧教育市场,目前为日本英语检定协会的口语4级测试等提供AI自动打分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商汤科技在日本茨城县常总市打造了名为“AI•自动驾驶公园”的自动驾驶汽车专用测试基地,并与本田汽车开展合作共同发力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商汤科技不仅有国家级“智能视觉”开放创新平台,还建有全球顶级的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并且研发了人脸识别、图像识别、无人驾驶和遥感等一系列AI技术。“用中国AI领域的先进技术赋能日本传统产业,实现双方共赢,这是我们的愿景更是我们的使命”,从商汤科技日本公司CEO劳世竑充满自信的抱负中,笔者也感到了全球AI行业领头羊的底气。

商汤科技上海总部

另外,中国企业的智能手机、游戏、APP等领域正逐步被日本年轻人接受。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四大智能手机厂商,手机液晶显示屏龙头企业的京东方以及专注手机软件的海康威视等高科技企业也陆续进入日本。华为在2017年收购MG森精机千叶工厂用于研发,并为将来在日本生产手机配件提前布局,这也可见华为在日本发展的信心和决心。网易凭借爆款游戏“荒野行动”打开了日本手机游戏市场的大门,完美世界、IGG、雷霆等十多家中国手机游戏公司也相续向日本市场推出了游戏产品。2019年日本iOS & Google Play Store游戏畅销榜显示,中国企业的手机游戏取得了18%的市场份额(仅次于日本企业33%),虽说“游戏无国界”但与中国企业的努力密不可分。

反观中国汽车行业企业虽然已陆续进入日本,但是在日业务依然以研发和贸易为主。目前,长安汽车、长城汽车、比亚迪、江淮汽车等老牌车企;恒大新能源、华人运通等新能源车企业;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等国内三大动力电池企业;潍柴动力、中信戴卡、万丰奥特、宇通车灯、嘉利车灯、德赛西威等汽车零部件企业以及汽车设计的阿尔特、汽车认证的央企中国汽车研究中心等。由于日本乘用车市场长期以来被丰田、日产、本田等7大日资车企垄断,中国汽车品牌尚不具备进入日本私家车市场的条件。

不过比亚迪开创了中国品牌进入日本商用车市场的先河。早在2015年,比亚迪纯电动巴士(K9)正式投入日本京都,目前在日本累计交付大约40辆。比亚迪计划今年交付针对日本路况和老年乘客设计的J6电动巴士,售价为195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28万元),与日本国产柴油巴士价格相当。比亚迪亚太汽车销售事业部总经理刘学亮表示,比亚迪的目标是以电动大巴结合储能的全新产业模式来完成日本社会的再生能源利用。笔者认为,向综合能源企业转型的比亚迪今后在日本的布局以及互补共赢的理念,对于中国品牌打入日本市场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期待深耕日本“在线新经济”市场

日本经济产业省于2019年对在日5701家外资企业实施的調査显示:投资日本的魅力所在是“高端产品和服务市场规模大、基础设施完善、市场对产品附加价值和流行趋势非常敏感”;困扰外资企业的主要问题为“商务成本高、留住人才难、日本市场的封闭性和特殊性”等。

在日主要外资企业中,母公司为中国企业的中资企业约占1成。中国企业在日本申请注册商标数在2018年底首次破万件(10820件),为2014年的7倍;专利申请也达到了5325件,为2014年的2倍(日本特许厅统计)。从以上数据中可见中国企业对日本市场的期待。日本市场的特点是消费者钟情于国货并且对商品质量和服务要求苛刻,换而言之,中国企业通过试水日本市场后不仅可以了解到自身产品的不足,还可以提高自身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溢价力。

相对开拓日本市场而言,日本的研发能力和研发资源可能更具有吸引力。日本有丰富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资源,新技术转换为产品的能力以及制造能力全球一流。随着中国国内研发成本的上升,日本工程师的薪酬水平也逐渐让中国企业接受。

目前在日中国企业协会拥有中国企业会员近120家,基本涵盖了国有大型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在日机构。日本中华总商会也有华人创业企业会员约200家,加上分布在日本各地的华侨总会和华侨企业等,在日华人企业群体已初具规模。同时,人才资源的积累也为中国企业赴日投资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另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对日投资商务中心为中国企业提供进入日本的一条龙服务,东京、横滨等一些日本大城市也为引进中资企业积极提供各方面的配套服务。

2019年的访日中国大陆游客为959万人,创下了历史新高,访日期间的消费也从几年前的“商品爆买”开始向“事物体验”转变。在日本政府对无现金支付的推进下,提供无现金结算服务的日本商家逐渐增加,这为中国电商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开拓日本金融科技市场创造了环境。随着日本社会的高龄化和人口减少引发的地区过疏化,今后在出行、金融科技等领域将会出现新的需求,特别是在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期间脱颖而出的在线新经济以及新的商业模式值得在日中国企业关注和研究。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