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积电失去华为这个大客户会怎样?

世界最大半导体代工企业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台积电、TSMC)一直面临的中美摩擦风险成为现实,目前已发展至需要停止接受中国华为技术新订单的事态。华为是占台积电营业收入1~2成的大客户,但即使是在传出停止接单的消息后,台积电的股价仍保持坚挺。“台积电财务状况稳定”(乐天证券经济研究所的窪田真之)的这类评价似乎构成了对股价的支撑。

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电子版报道台积电停止接受华为订单的5月18日,台积电股价比上周末下跌3%后止跌,19日以上涨1%收盘。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的藤户则弘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下降,台积电的政治风险或许只限于一段时期”,对于支撑这种乐观情绪的该公司的稳健财务状况,通过与美国英特尔和韩国三星电子等半导体“3强”的比较可以一探究竟。

英特尔涉足CPU(中央处理器),三星则靠存储器,台积电则从事代工,三家公司的业务领域略有不同。但在“要维持竞争力、必须维持巨额投资”这一半导体行业的前提条件方面没有并没有两样。

我们利用QUICK FactSet的数据,通过自有资本率与流动比率来确认能承受巨额投资的财务“稳定性”,通过净资产收益率(ROE)和总资产收益率(ROA)确认了充分回收投资的“盈利性”。此外,还估算和比较了设备投资和研究开发能在多大程度上带来经营性现金流的“投资效率”。

由于台积电的自有资本率高达75%,所以财务杠杆看起来并未明显发挥作用,但净资产收益率却达到23.8%,在3家企业中最高。明显高于总资产收益率为17.8%、排在第2位的英特尔的12.4%。

寻找台积电高盈利能力的源泉,可以看到旨在抓住需求的浮动的设备投资和电路微细化等技术创新上花费的研发费用可靠地推高盈利能力这一循环。在投资效率方面,从高到低也依次为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

以“垂直整合型”涉足半导体芯片的设计到制造的英特尔与专注于制造的台积电相比,原本研究开发的效率就难以提高。英特尔近年来在电路线宽10纳米(纳米为10亿分之1米)的尖端半导体量产化方面遇阻,成为与台积电的差距被拉大的原因之一。

台积电2019财年(截至2019年12月)实施了创历史新高的150亿美元左右的设备投资。本财年也没有改变150亿~160亿美元规模的计划。该公司首席财务官(CFO)黄仁昭在4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充满信心地表示“由于具有稳固的财务基础,即使经济像今年这样混乱,我们也能维持增长”。该公司还于5月15日宣布应美国政府的要求,在亚利桑那州建设最尖端工厂。

另一方面,英特尔的雷达图的五角形相对较小,显示财务稳定性的自有资本率和流动比率较低,这受股票回购的影响较大。尤其在截至上财年的2年里的股票回购达到230亿美元,规模超过自由现金流(Free Cash Flow)。包括分红在内,该公司通过积极的股东回报消耗了手头现金。

当然,英特尔在新冠疫情下摘掉了“高分红股票”的招牌。宣布停止股票回购并发行103亿美元公司债。将增加手头现金,同时彻底进行成本管理。

近年来,英特尔的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CPU厂商美国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蚕食,电路微细化计划一再延期,步履维艰。有观点批评称,该公司“过于热衷回购本公司股票,导致投资不足”,因此,有人对该公司转换财务战略充满期待,称“投入资金确保竞争优势而非只顾眼前回报股东的想法,对投资者来说是利好”(日本岩井Cosmo证券公司的斋藤和嘉)。

从3强中的另一个角色三星的雷达图来看,净资产收益率和总资产收益率均逊于另两家企业。从上财年的营业利润率来看,半导体为22%,而显示器只有5%,智能手机为9%。但该公司通过显示器和智能手机掌握了压倒性的全球份额,并积累了现金储备,自有资本比率高达71%,而流动比率(260%)甚至超过台积电。新一代通信标准“5G”不仅对半导体领域带来利好,同时也为智能手机和显示器吹来东风。有观点指出,如果三星的现金储备进一步增加,将刚好与英特尔形成对比。高盛日本证券公司的高山大树指出“(三星的)股东回报强化措施将备受关注”。

从目前3强的总市值来看,从高到低依次为三星、英特尔、台积电。不过,最近两年,三星的股价上涨势头不佳,而英特尔和台积电则一路猛追,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在全球半导体企业的垄断日益加剧的背景下,投资者的期待似乎也正在集中于“3强”上。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