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支持者计划为总统进行强有力的辩护

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国会公开弹劾调查听证将在星期三(11月13日)开始,特朗普的共和党支持者计划为总统进行强有力的辩护。

特朗普行政当局官员准备面对两名美国国务院官员几个小时的作证。他们是现任美国驻乌克兰使节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和负责乌克兰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乔治·肯特(George Kent)。两位官员已表示,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他启动对特朗普2020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对手之一、前副总统拜登的调查,然后才会发放给乌克兰的3亿9千1百万美元的军援。基辅需要这笔援助来帮助抗击乌克兰东部的亲俄分离主义者。

但是根据星期一晚间和星期二在共和党成员中间散发的备忘录,共和党人计划严厉质疑两位官员对特朗普与乌克兰打交道的意图的理解,并坚持认为,特朗普对乌克兰的腐败问题存有“深刻的、真心的和合理的怀疑”,他扣押军援“完全是合理的”。

特朗普7月末与泽连斯基通电话时,请求这位乌克兰领导人“帮个忙”,调查拜登和拜登儿子亨特在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做的事情以及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选举的指称。乌克兰干涉美国选举的说法已被推翻,而美国情报界的结论是俄罗斯干预了美国选举。

然而,在国会大厦传阅的共和党策略备忘录列出了为特朗普的四点辩护:7月25日的那通电话“显示没有交换条件或施压证据”;泽连斯基和特朗普后来都说,在那通电话中没有压力;基辅方面当时并未意识到军事援助被扣押,只是后来才知道;特朗普最终在9月11日为军援放行,而乌克兰方面并未启动对拜登父子的调查。

备忘录说:“这四个关键要点戳穿了民主党人的弹劾说辞,也就是特朗普总统把美国的安全援助和总统峰会作为压力杠杆来迫使乌克兰调查总统的政治对手。”

特朗普继续抨击针对他的弹劾听证。在美国243年的历史中,弹劾举动只是第四次。

特朗普在推特上说:“这完全是无所事事的民主党人的弹劾骗局!”

特朗普的另外一则推文说:“为什么要这么关注二手和三手的目击者,其中很多人是‘永远反特朗普者’,或者他们的律师是‘永远反特朗普者’,大家所需要做的只是读一读和乌克兰总统的那通电话 (记录),看看一手材料?”

弹劾调查的领导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又译谢安达)众议员对众议院435名成员说,由全国电视转播的听证会“目的是为了将事实展现在美国人民面前”。

担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希夫说,泰勒、肯特和定于星期五作证的第三位证人—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对我们国家有着几十年的执著奉献,堪称楷模。我相信,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人民和全体国会议员聆听他们亲口说出自己所经历和目睹的事情。”

共和党人在他们的备忘录中为特朗普辩护说:“民主党人希望弹劾特朗普总统,因为非民选和匿名官僚不同意总统的决定,对他与泽连斯基总统的通话感到不舒服。总统是为美国人民工作的。特朗普总统在做美国人民选他来做的事情。”

泰勒、肯特和约万诺维奇以及其他现任和前任外交与国安官员在最近几个星期进行了闭门作证。

他们的证词详细述说了特朗普和他的助理如何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启动对拜登父子以及乌克兰干预美国2016年选举的调查。

特朗普星期一批评调查“完全是一面倒的猎巫”,并放话说,他可能会公布他与泽连斯基第一次通话的记录。那次通话是在4月,当时泽连斯基刚刚当选。

触发弹劾调查的是一名匿名的政府检举人的投诉。这名检举人说,特朗普要求泽连斯基调查拜登,这令其感到不安,因为总统似乎是在寻求外国政府来帮助他明年的选举。按照美国竞选资金法,寻求外国政府帮助美国选举候选人是非法的。

特朗普说,那通电话是“完美的”,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希夫请共和党人递交他们希望质询的证人名单,但是不接受共和党人希望盘问的两位重要人物:亨特·拜登和那位没有公开姓名的检举人。

希夫说,特朗普“从事了前所未有的妨碍调查活动”,他的行政当局“抗拒(众议院的几个委员会发出的)索取数千文件的传票”。

希夫说:“他阻止十几名证人作证。美国人民看穿了这点。”

在美国历史上针对总统的前三次弹劾举动中,两位总统被众议院弹劾,但在参议院的审判中被宣布无罪,他们是19世纪中叶的安德鲁·杰克逊和二十年前的比尔·克林顿。第三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1970年代在几乎肯定会被弹劾之前宣布辞职。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