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那些小地方

许多台湾朋友一年都来日本旅游好几次,很多人不再上东京、京都、大阪或北海道、冲绳等人气最旺的景点,很得意地跟我说:“我现在都只往日本第二线、第三线地方乡镇跑!”当然一来再来,谁都想深入去些别人没去过的珍奇景点;但日本人本身却还有些地方县市是没去过也不想去,但日本人觉得没有观光魅力的县市,像是排名连续7年都最差的茨城、枥木等,对于外国访客则是钻石观光路线,可见一口观光魅力,国内外客人的眼光相差很远。

今年大和Next银行刚公布的调查显示日本人本身没去过的地方第一位是佐贺县,居然有80.4%的人没去过,其次是高知县(79.4%)、第三则是德岛县(78.8%)、第四是秋田县(78.7%)、第五是宫崎县(77.8%),也就是这五县都有近8成或近8成的日本人没去过,非常令人震惊。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好吐舌头的,我在日本住了卅几年,大概旅行习惯也有类似之处,我几乎日本各处都去旅行过了,想来没去过的就是佐贺跟高知,跟调查结果差不多;不过许多台湾朋友则跟我不同,因为喜欢坂本龙马,因此都高知朝圣过了,而日本漫才(相声)艺人岛田洋七写的《佐贺的超级阿妈》系列在台湾非常畅销,因此台湾人对佐贺非常有兴趣。

许多专家指出,日本人觉得自己没去过佐贺,是一种错觉,许多日本人必访的弥生时代的大规模建物群(环壕集落)的吉野里遗迹就在佐贺县,或是著名的陶瓷城的唐津、伊万里及有田都在佐贺,尤其大部分日本人都错以为有田是在长崎县,但事实上是在佐贺县。

因此其实去过,但不觉得是在佐贺县的日本人很多,我自己最爱唐津烧,蒐集许多唐津烧作品,虽然一直列为心中必访陶器胜地,但至今还没去过;欧美观光客则不少人去过伊万里及有田,也因此佐贺其实比日本人印象中更有魅力,尤其最近被称为日本三大朝市之一的唐津町的“呼子朝市”在台湾也相当有名,许多爱吃新鲜透明乌贼的人也都爱去。

因此许多地方县市的实际跟原本想的不一样,而外国人感兴趣的又跟日本人很不一样;高知县也是,许多日本人还错以为高知是必须搭螺旋桨机才能去的;但事实上从搭新干线到冈山,再搭电车穿过濑户内海就可到高知的,但很多日本人依然觉得高知远在天边;至于德岛虽然是阿波舞的发源地,非常有名,但观光客就集中在阿波舞举行的6天里,对阿波舞没兴趣的人就觉得德岛跟自己无关;我自己去看过德岛的鸣门涡潮或大塚国际美术馆等就觉得德岛还有其他许多魅力。

现在日本人也不大去宫崎,实在有点意外,这是因为日本在30年代出国还不容易的时代,许多新婚的蜜月旅行都到宫崎或冲绳,早期的日本电影里常登场,现在则被夏威夷所取代,人气大不如前。

根据此项调查,日本人旅游重视的四大要素是历史、美食、购物及季节感,如果这四点不强烈的话,则让人觉得“不去也罢!”也因此现在各地方县市都不断加强宣传及企划,想吸引县外或外国人来观光。

日本还有一项品牌综合研究所所做的“都道府县魅力度排行榜”,则茨城连续7年都是最后一名的第47名,其他倒数排名的还有佐贺、群马、德岛、枥木,这5县除了前述的佐贺、德岛外都在关东地区,也令人吃惊,尤其茨城、群马、枥木等虽然日本人都去过或常去,却不觉得有观光魅力,这在外国人想来有点不解。

茨城、群马、枥木等在2011年福岛核灾后的确大受影响,至今重振不易,但对外国人而言,茨城、枥木则有相当多的景点,是近年的人气超旺的地方,成为超越环绕“东京、箱根及富士山周边、名古屋、京都、 大阪”五地区的“画黄金路线”的“钻石路线”,因为许多景点就在离东京2小时左右的路程,很容易就近造访。

尤其枥木有日光的文化遗产以及红叶美景及温泉等,其他也还有足利花卉公园的紫藤或市贝町的芝樱地毯等,茨城则日本三大名园之一的水户偕乐园,以及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美景的日立(常陆)海滨公园,四月下旬有450万朵的粉蝶花,已成亚洲人之间口耳相传的此生必访绝景, 春有水仙、郁金香,夏有玫瑰、百日菊,秋则有藜花及大波斯菊等;我自己则因为枥木有益子烧、茨城有笠间烧,有而不时拜访两大陶器胜地,也喜欢枥木的大谷石、芦野石或是茨城稻田石及其建物,不会觉得这两县特别没有观光魅力。

可以理解访日观光客跟日本人想的实在不一样的,也因此许多日本人不想去的地方,反而会是外国人想去的,日本因为地形狭长,各地方都有不同的魅力,因为是火山列岛,到处都有温泉,因为岛国,到处都有鲜美海产等,而且历史文化及季节感都很强,跟日本人观光排行榜可能正相反,外国人能去的地方无限多,你还有哪些地方没去过呢?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