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货币市场的玩家是谁?

在30年前的1989年11月9日,隔绝东西德国的柏林墙倒塌。这是一个象征性事件,宣告了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一分为二的东西方冷战的终结。

在那之后,日美欧7个主要国家(G7)“货币黑手党”汇聚一堂(编者注:主要国家之间为协调金融政策进行非公开谈判,因内容不公开,各国的国际金融负责人被俗称为“货币黑手党”)。西德财政部的霍斯特·科勒(horst koehler)向日本大藏省(现为财务省)的财务官内海孚、法国财政部副部长让-克洛德-特里谢(Jean-Claude-Trichet)等与会者,发放了已变旧的石头的碎片,这就是刚刚倒塌的柏林墙的一部分。

东西方冷战终结还影响了“货币黑手党”的命运。西德总理科尔加快了与东德的合并。为了说服因2次世界大战的记忆而警惕德国变得强大的法国总统密特朗,科尔总理打出的牌是欧洲货币统一。由于抛弃本国货币马克的西德的决心,欧洲认可了东西两德合并。那是欧元的出发点。

资料图(REUTERS)

曾为货币统一工作奔走的法国的特里谢出任了欧洲中央银行(ECB)的第2任总裁。而德国的霍斯特·科勒先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之后出任东西统一之后的德国总统。

欧元作为世界第2位的货币,曾一度被视为对美元一极体制的挑战者。但是,欧元虽然货币和货币政策虽然统一,但财政政策各国各不相同,区域内贫富差距大。这一矛盾浮出水面是2009年底源自希腊的政府债务危机。欧元一度陷入被担忧分裂的事态。欧元成为区域内货币,但在区域外的利用有限,无法动摇唯一的轴心货币美元的地位。

如今,被视为美元的新挑战者的是中国的人民币和Facebook(FB)推出的数字货币“Libra”。21世纪的货币主导权之争增加了此前所没有的“中美新冷战”和“数字化”这一要素。

“我们担忧的是被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排除在外”,一名访问日本的中国研究者如此表示。SWIFT是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结算网络,有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参加。美国作为经济制裁的一环,已将朝鲜和伊朗等的银行从这一结算网中排除。

在中美对立加强,甚至导致切断两国经济关系的“脱钩战略”不断被谈论的背景下,如果中国被排除在美元结算网之外……。抱有恐惧的中国政府希望构建以人民币为中心的自主的国际结算网。中国人民银行摸索的数字货币也可能成为起到支撑作用的基础设施。

如果过度实施制裁,有可能导致美元结算份额的下降”,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长渡边博史多次向美国货币当局者发出警告。让轴心货币美元的力量发挥作用的制裁是强有力的,正因为如此,作为对抗举措,有可能诱发制裁对象国远离美元。

Facebook主导的“Libra”自6月发布构想之后,“成为洗钱等违规交易的温床”和“将影响货币政策”等批评相继涌现,不得不推迟了2020年上半年这一最初的发行计划。

“中国或将在数个月内提出(与Libra)相同的构想。相信Libra主要由美元支撑,将加强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力”,10月23日,被美国国会召见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CEO)马克·扎克伯格这样表示,强调在中美金融主导权竞争中,“Libra”是美元的伙伴。

自1955年进入日本旧大藏省以来,在60多年时间里观察国际货币世界的日本前财务官行天丰雄预测,在21世纪美元的轴心货币地位仍不会动摇。

不过,作为唯一能动摇美元地位的威胁,行天丰雄表示担忧的既不是人民币,也并非“Libra”,认为“是美国国内日趋严重的社会分裂”,指出距离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不到1年,日趋变得内向的美国自身存在风险。承担轴心货币责任的美国的决心如何呢?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