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峰会代表美国秩序的衰弱么?

在曼谷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的相关会议于11月4日落下帷幕。美国总统特朗普缺席峰会,牵制中国的力量变小,亚洲走向“排除美国的秩序”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亮。

参加11月4日上午美国与东盟“首脑会议”的只有此次峰会主席国泰国的总理巴育、下一届峰会主席国越南的总理阮春福、作为美国与东盟对话窗口的老挝总理西苏里3人。其他国家均是事先就决定由外长出席。这种情况十分少见。

东盟的外交相关人士表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为了抗议‘奥布莱恩冲击’”。美国此次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代替特朗普出席峰会。对于2005年创设、举办了14届的东盟峰会,在此之前从未有国家派出级别在外长之下的官员出席。2018年美国派副总统彭斯出席峰会。

美国也曾出现过影响力超过副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比如尼克松政权的基辛格、卡特政权的布热津斯基。但是,奥布莱恩在特朗普政权排序第4,而且9月中旬才刚刚上任。虽说是总统特使,但很明显其影响力不够。

新加坡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东盟研究中心负责人批评称,“从外交礼仪来看,有可能给人以美国轻视、侮辱东南亚的感觉”。

第2次世界大战后的亚洲秩序在美国的主导下形成。从东西冷战时期开始,不仅在安全保障领域,在经济领域美国也高举自由贸易的旗帜,通过提供市场和外汇对亚洲快速成长起到支撑作用。

就连在此次的一系列首脑会议上最受关注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的幕后主角也是美国。

RCEP源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被提出的广域自由贸易协定(FTA)构想。中国提议建立“东盟+3(中日韩)”框架,而希望削弱中国影响力的日本则提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的“东盟+6”框架。由于意见分歧,各方一直处于胶着状态。

起到关键作用的是美国。受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成为世界金融危机震源地的美国为了转变依赖国内过剩消费的经济模式,希望扩大对亚洲的出口。2010年,8个国家启动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

中国警惕这样下去亚洲的广域自贸协定将由美国主导,因此向日本提出的方案靠拢。东盟已经分别与6国缔结了自贸协定,而6个国家相互之间没有自贸协定,这种情况下东盟更容易成为“中转站”。但是东盟为了掌握建立自由贸易圈的主导权,于2011年提议建立RCEP谈判框架。

因为TPP而意外推动了RCEP的美国增加了马来西亚、日本等TPP成员国,2016年12个国家签订了TPP协定。但是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毫不犹豫地宣布退出TPP。特朗普政权不惜与中国、欧盟(EU)等打起贸易战,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在这种情况下,RCEP具有充当守护自由贸易体制堡垒的意义。

“将推进力争2020年签订协议的作业”,在谈判启动的6年半后,RCEP仍未谈拢。虽然反对削减关税的印度今后可能会退出谈判,不过各国推进谈判的坚定姿态与美国的排外姿态形成鲜明对比,显示出亚洲守护多边主义的决心。

一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我们也把RCEP的谈判过程告知美国,但是美国根本不怎么关心”。1990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提出的“东亚经济集团(EAEG)”倡议以及1997年日本提出的“亚洲货币基金(AMF)”因美国的阻拦而胎死腹中,过去一直试图维持对亚洲影响力的美国的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虽然美国在高声倡议“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但是却不加遮掩地轻视亚洲。将来回过头看,今年的东亚峰会或许会被定位为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走向终结的开始。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