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短期内不太可能让北京对其经济方式做出重大改变

特朗普总统公开呼吁中国政府调查一名政敌的举动,可能会使下周的贸易谈判复杂化,双方计划在周四恢复谈判,届时美中两国的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会晤,看是否能找到达成贸易协议的途径。

鉴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贸易战正在给美中双方造成经济负担,人们对这轮谈判可能达成某种协议的期望一直在升高。中美两国官员一直在各自寻找缓解贸易紧张关系的途径,这预示着可能会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即美国同意降低部分关税,以换取中国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并购买美国农产品。

但总统周四公开敦促中国调查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和他的家人,这将使双方可能达成的协议受到更多的审视。特朗普在发出这番要求之前不久曾谈起即将到来的贸易谈判,并表示“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行事,我们掌握着巨大的力量。”

“过去24小时发生的事情,使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任何和解或贸易协议都难上加难,除非中国做出一系列不寻常的让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周五说。
等到中方高级代表团周四访问华盛顿时,官员们在谈判桌上的讨论可能还是会围绕着贸易问题进行。

安庆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今年早些时候卸任白宫经济顾问的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表示,他预计总统关于拜登的言论不会被带入贸易谈判。“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在将无关议题排除在谈判之外方面一直做得很好,我觉得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他说。

但总统的言论可能会改变国内左右阵营对贸易协议的看法。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特朗普向民主党人提供了对他的贸易协议的“完美批评角度”——他因为想要中国人帮他抹黑政敌,接受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协议。

“从政治上讲,达成协议对总统是个好主意吗?”史剑道问道。“听到他昨天所说的话,我的反应是,现在变成坏主意了。”

香港形势的不断恶化,也使得达成协议对总统而言看起来更复杂,他可能会被批评,在香港民众因保护他们的自治权免受北京破坏而受到攻击之时,他却与中国达成协议。特朗普周五为自己的言论辩护,称同中国达成协议与中国是否同意调查拜登一家“无关”,此外,一旦双方能谈妥条件,他会签协议。

“我想要同中国达成很棒的协议,但必须是对这个国家很棒的协议。两件事是不相干的,”总统说。多数共和党人对总统的言论保持沉默,但也有几人公开批评了这一要求,包括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内布拉斯加州参议员议员本·萨斯(Ben Sasse)。

“如果拜登的儿子违法将他的名字卖给了北京,那是美国法院的事,跟共产主义专制者建立酷刑营不是一回事,”本·萨斯在一篇发表于《奥马哈世界先驱报》(Omaha World-Herald)的声明中写道。其他共和党人则更相对克制。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表示,总统公开表示要向中国寻求政治帮助,只是为“激怒”媒体。“我认为这不是真的要求,”他说。

在出现这一阻碍的同时,中美官员在化解——至少是暂时——一场持续一年多的贸易战方面似乎取得了进展。据了解白宫策略的人透露,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已开始寻找与中国达成妥协的方式,以便在定于今年晚些时候对中国商品的新一轮关税启动之前采取行动,并可能取消部分现有关税。美国已经对价值3600多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美国计划在10月15日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提高到30%,并在12月征收更多的关税。

中国官员降低了对美国取消关税的预期,悄悄放弃了早些时候的公开要求,即任何协议都必须立即取消特朗普征收的所有关税。他们还恢复了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善意姿态,以帮助建立一个可能达成初步协议的谈判环境。

然而现在还远没有到可以保证达成协议的时候。双方过去曾接近达成,包括今年5月在最后一刻破裂的协议,使两国重新陷入一场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特朗普及其顾问坚称,他们仍在推动达成一项全面协议,要求北京放松对中国经济的控制。然而,据知情人士说,他们还在讨论,在迄今遭受惩罚性关税的价值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中,对大约三分之一的商品进行减缓,以及推迟关税的进一步提高,以换取在知识产权、大宗农业采购方面的让步和其他利益。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会同意达成任何临时妥协,也不清楚双方的最高谈判代表能否找到足够的共识,以便在下周会面时达成初步协议。即使他们能够做到,更广泛的贸易战将继续蔓延,美国仍将对至少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北京也会对美国农产品和其他进口商品实施一些报复性措施。

但双方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经济和政治压力,要求缓解贸易战。中国的增长持续放缓,而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滑。美国制造业继续收缩,企业对贸易战带来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忧。农民和农村地区选民在很大程度上继续支持特朗普,但他们的支持开始动摇,总统希望在2020年大选之前巩固他们的选票。

如果中国和美国在年底前不能缓解紧张局势,美国将对从中国运来的几乎每一件玩具、鞋和笔记本电脑征税。特朗普政府否认正在考虑“临时协议”。但这可能只是个用词问题。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二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想要“一个完整的协议”。但他也称美国上周与日本签署的有限贸易协定是“全面的”。与涵盖数十个行业和问题的传统自由贸易协定不同,同日本的“迷你协定”只在数字贸易和农业这两个行业内打开了日本市场。

贸易专家说,美国短期内不太可能成功地让北京对其管理经济的方式做出重大改变。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政府想在大选前达成任何协议,它将不得不考虑放弃那些棘手的问题。最近几周,中国官员还通过微妙地转变立场,为可能达成的协议奠定基础。

自5月初以来,中国一直要求任何协议都应包括完全取消所有关税,但现在中国已悄然停止提及这一点。高级官员们转而以更宽泛、模糊的方式阐述中国的目标。中国商务部负责北美事务的副部长王守文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美方与中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磋商,找到互利共赢的解决方法。”

熟悉北京想法的人士表示,在内部,中国官员也降低了他们的预期,认为即便双方达成了全面协议,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很快取消所有关税。这些人士定期与政府官员进行磋商,他们在过去一个月接受了采访,由于外交和财政方面的敏感性,他们要求匿名。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