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国加税的理论依据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惮于自称“关税侠”(Tariff Man)”,“我是站在关税平台上的关税侠”,这似乎效仿了作为意志坚定的贸易保护主义者而闻名的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的发言。

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看不到结束迹象,来自国内外的批评不断涌现。但是,“美国因中国而丧失大量就业岗位”这一主张也存在令人不得不认同的一面。这是因为证实这一点的经济学界的实证研究相继出现。

来自中国的进口增加,给美国的弱者带来打击

“中国冲击论”——在来自中国的进口扩大和美国就业减少之间寻找相关性的研究被如此概括。根据英国经济学者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等人的传统贸易理论,各国通过专注于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跨越边境买卖生产物,可以实现最佳的资源配置。但强调称在现实上,从衰退产业到增长产业的劳动力转移等难以顺利推进,低学历和低技能的劳动者蒙受了超预期的痛苦。

这个领域的权威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戴维·奥特尔(David Autor)教授、瑞士苏黎世大学的戴维·多恩(David Dorn)教授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戈登·汉森(GordonHanson)教授。2013年的论文《中国综合征》(The China Syndrome: Local Labor Market Effects of Import Competi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和2016年的论文《中国冲击》(The China Shock: Learning from Labor Market Adjustment to Large Changes in Trade)对世界经济学界产生了广泛影响。

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中国的经济发展具有惊人之处。美国进口增加的冲击巨大到前所未有,劳动力市场的调整也耗费大量时间和成本。因此,三人认为在与中国的产业竞争和价格竞争激烈的地区,失业者的增加、工资的下降和劳动参与率(具有工作意愿的人的比例)的下降明显。

全部产业减少200万~240万个就业岗位

麻省理工学院的达龙·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教授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Brendan Price副教授也加入执笔团队的论文《进口竞争与21世纪美国就业大幅减少》(Import Competition and The Great U.S. Employment Sag of The 2000s)显示了更为详细的定量分析的结果。估算称由于来自中国的进口增加,1999~2011年美国的就业岗位在制造业减少98.5万个,在全部产业减少200万~240万个。

有迹象表明特朗普也意识到中国冲击论。《特朗普经济计划的评价》(Scoring the Trump Economic Plan: Trade, Regulatory, & Energy Policy Impacts),是目前的总统助理纳瓦罗(主管贸易)和商务部部长罗斯在2016年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前敲定,尝试特朗普提出的经济政策(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的理论武装的文件中,戴维·奥特尔、戴维·多恩和戈登·汉森等人的研究被引用。

用于特朗普经济学的理论武装

不仅如此。纳瓦罗和罗斯在《特朗普经济计划的评价》中,还介绍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的主要经济学家贾斯汀·皮尔斯(Justin Pierce)和美国耶鲁大学的彼得·休特(Peter Schott)教授的研究。两人在2016年的论文《美国制造业令人惊讶的就业迅速减少》(The Surprisingly Swift Decline of US Manufacturing Employment)中分析称,以中国加入WTO为契机,美国使最惠国关税的适用常态化,来自中国的进口和投资等增加,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减少。这一主张与戴维·奥特尔等人保持了步调一致。

2017年1月上台的特朗普政权犹如模仿纳瓦罗与罗斯的《特朗普经济计划的评价》一样采取行动。推出高关税政策,要求中国推进结构改革也是按照这个剧本。虽然将态度强硬的“关税侠”视为“另类”很容易,但不能轻视其头脑中的经济学知识。

也有研究表明来自中国的进口使消费者受益和出口增长

中国冲击论的研究还在继续。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罗伯特·斯科特(RobertScott)和Zane Mokhiber2018年汇总了以《中国带来的深刻损失》(The China toll deepens)为题的报告。报告指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2001~2017年出现扩大的结果是,美国失去了340万个就业岗位。仅2001~2011年,劳动者的收入年均就被拉低370亿美元。

但是也有批评声认为,一系列的研究过于强调国际贸易的负面影响。耶鲁大学教授Lorenzo Caliendo、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经济学家Maximiliano D’Vorkin、美国米约翰·霍普金斯大学Fernando Parro助教2019年发布的论文《贸易与劳动市场的力学》(Trade and Labor Market Dynamics: General Equilibrium Analysis of The China Trade Shock)就是例子之一。

3人推算认为,受来自中国的进口增加影响,美国2000~2007年制造业失去了55万个就业岗位。但另一方面,能够买到廉价进口产品的消费者等得到好处,分析认为美国整体的福利保健(经济满意度)扩大了 0.2%。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特聘教授罗伯特·C·芬斯特拉(Robert C.Feenstra)和美国爱达荷州的笹原彰助教授认为,除了来自中国的进口增加外,还应该加上美国对世界的出口增加。其在2017年的论文《中国冲击、出口和美国的就业》(The “China Shock”, Exports and U.S.Employment: A Global Input-Output Analysis)中得出1995~2011年贸易的进出口相减,创造了170万个就业岗位的结论。

特朗普会改变吗

中国冲击论的代表人物戴维·奥托尔(David H. Autor)等人也并未否认国际贸易的扩大给美国整体带来的正面影响。由于劳动市场的调节力减弱,弱者承受了沉重负担成为问题,这成为排外的民粹主义的温床。正因为如此,才列举出培育新产业和强化安全网等应对方法。

这些研究被特朗普政权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利用,将奇怪的高关税政策正当化,这难道不很危险吗?即使存在民意的推动,但是也不会有助于提振美国经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显示,中美贸易战的激化存在将全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0.8%的风险。美联储在最近的报告《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对经济的影响》(The Economic Effects of Trade Policy Uncertainty)中,预测2017~2018年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提高,将导致美国的总投资降低1~2%。

担心从长远来看成长基础将弱化的是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主席亚当·波森(Adam S. Posen)。其感叹贸易战的扩大等导致对美直接投资减少,“受经济民粹主义影响,一直以来提供长期商业场所的美国魅力减弱。‘后美国’的世界经济体制正在出现”。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