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在中国-失语者的抗争”艺术展不能在中国展出

25名女性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她们被性骚扰或性侵的经历自白书,放在25个刀片网做成的铁笼里,象征中国受害者想要发声,犹如冲破铁笼之艰难,不仅充满荆棘,还会遍体鳞伤。

今年7月份,“米兔在中国-失语者的抗争”艺术展在北京,成都和广州展出,但都被迫中止。郑先生是展览的筹备人之一,他说:“广州跟成都的展览都被叫停了,广州展了一天半,成都第五天被叫停。”

近年来,在美国兴起的女性挺身而出公开揭露和追究性侵/性骚扰事件的#Metoo(我也是)运动传入中国,英文的me too被音译为“米兔”。10月6日,“米兔在中国”展来到纽约曼哈顿。

在纽约的这场展览的筹备人之一的梁小门说:“我们很想要这个展能够来到纽约,让更多人看见。这个展览本身也是#Metoo运动抗争的一部分。”

2018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教授陈小武性骚扰,成为中国#Metoo第一案。

进入展厅的大幕帘上是被控性侵的七个人肖像合成图。郑先生说:“目前在中国的米兔运动中,有7个案件走入了法律诉讼程序,其中包括刘强东案件。我们把这个被指控的7个人头头像合成了一张脸,代表了米兔事件的基本内涵,就是很普通的一张脸,它可能就在结构性的权力关系里面,他就有可能施暴。”

拳击沙袋上有着象征女性胸部的图案,诉说着女性要反抗的精神。受《黑箱》一书作者-日本首位公开控诉性侵的女性伊藤诗织所启发而制作的7个黑箱子里,放着受害者的私人物品-雨伞,病例,钥匙等。展览筹备人之一的郑先生说: “这个展览是关于人权的,受害者的发声是一部分,女权工作者本身在中国的处境也是展览的一部分。”

这个用连侬墙的方式拼成的英文短语Resisters Unite(反抗者联盟), 用来展示女权工作者在中国受打压的数据统计。记录20多名女权工作者遭受过的28种打压方式,以及几百次被打压的经历。

前来观展的台湾留学生徐之阳说,他对这25个铁笼展品印象最深。他说:“我觉得有点讽刺,墙上的年表写出了很多过去中国出台的规则,实际上执行的结果,我想,可以从中间的受害者的现身说法来看出这样一个强烈的对比。”

在展览开幕当天,大约50名参与者手拉手筑成人链,占据了纽约曼哈顿下城的一条街。他们喊着口号,表达对刘强东案涉事女生Jingyao的支持,以及对中国反性骚扰运动的支持。

在纽约大学读书的李艺涵说:“今天让我发现,关注女权或者米兔运动的学生和社会人士比我想象中的人要多很多。所以,我们是有力量来做这件事情的,并不是失语者,我们是有这个话语权,去让我们想要关注的话题来发酵出来的。”

梁小门说:“我在这里一定要做(关于女权的活动),能怎么大声就怎么大声。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其他人看到真实的人存在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女权主义不只是一个在线上的运动,它是一个真实的运动,是关乎到真实的人的生命的。”

“米兔在中国”在纽约曼哈顿下城Access Theater展出,到10月20日结束。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