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唤醒美国的两件事

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军事历史高级研究员,也是加州大学弗雷斯诺分校的名誉教授,著书达二十多本。汉森10月3日在福克斯新闻撰文写道,在今年的某个时刻,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忽然“如梦初醒”,通过两件事情,认清了中共真实面目和它对美国与世界造成的伤害。

下面是他的评论(有编辑)

多年来,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对中共在亚洲和非洲“丝绸之路”的新帝国主义视而不见;对中共镇压少数群体、政治异议人士和宗教团体的行为置若罔闻。

然而,此前的美国政府(不论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对中共在各方面都进行了严重误判。最糟糕的是,这是我们政府在“保守的商业贪婪、所谓的政治正确和天真烂漫”等各种因素下混合下得出的结论。

美国对北京在贸易和政治方面实施绥靖政策,但是北京从来没把这看作一种宽宏大度,反而视为我们的弱点,进行利用和剥削。人们总是以为,美国在贸易和人权让步越多,中共就会越来越西化,最终变成类似于美国或欧盟这样的国家,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多么可笑。

甚至更愚蠢的是,我们相信了,中共的改革开放能最终导致中国出现立宪政府。但是中国人相对有钱了之后,却仍然没有投票权。

中共是怎么干的呢?它们把新型的、高效的经济体拍卖给跟共产党勾结的商人和腐败官员,通过实现的现代化、增强军队实力和窜改国际贸易体系,让自己“富了起来”。

美国为什么对中共采取这种自杀式的外交政策?

因为,中国大量廉价的劳动力和宽松的美国法律,促使数百家美国公司关闭国内工厂,迁往中国。开始的时候,美国老板可以支付很低的工资,而且大多不受监管。

一旦美国企业迷上了巨额利润,中共政府就开始慢慢窃取其技术,侵犯版权和专利,用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将自己的商品倾销到世界市场,积累巨额贸易顺差,并操纵货币。但是美国企业已经为利所迷,对这些侵权行为视而不见。

除了企业,美国的大学也通过建立有利可图的“卫星校园”来获利,他们接纳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这些中国学生支付了全额学费(有时还需要缴纳保险费和附加费),一时间资金短缺的校园变得收入丰厚。

大多数美国大学的校长不只是忽略了中共可怕的人权记录,更没注意到中共在学校埋伏的间谍圈,伺机窃取高科技研究成果。

如果说,巨额利润让美国公司对中共的恶性视而不见,那么学术界则是用“政治正确”作为借口,好像统治多种族的中共党文化也不过是全球多元化文明中的“一元”——它们对所谓的“种族主义的美国”怀有历史性的不满。

可以说,跟中共勾兑最欢的,莫过于美国东西沿海的这些机构:纽约的金融圈、华盛顿的政治圈、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以及沿海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

精英阶层很少人关心现在美国中西部和农村的“失败者”。对于美国公司而言,数以百万计的廉价中国工人可以轻松地取代美国劳动力。外包和离岸外包公司将投资资本从美国撤出,转移到海外,因为如果美国公司在中国组装产品,就会得到更大的利润。

唤醒美国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中共有计划地在有争议的地区军事化。中共蔑视国际商业条约,以种族主义的方式对待亚洲和非洲国家,就好像这些亚非国家是19世纪的殖民地一样。它们毫不犹豫地从美国最大和最有实力的公司那里盗取了技术,把中国社会变成类似于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 1984》下描绘的恐怖地区。

与此同时,北京开始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抓捕,在香港镇压抗议群众,并在拘留营中“重新教育”数百万穆斯林人民。所有这些无耻的行为最终驱使左派放弃了认为中共党文化是“多元文化”的盲目性,接受了中共压迫人民的真相。

第二件事是川普当选总统后,就好像那个小孩一样,他看出了那个皇帝没有穿衣服。那些支持中共的人终于听了,并承认中共行为确实是“赤裸裸”的。

我们需要知道,美国现在觉醒,是不是为时还不晚,或者已经太晚了?无论如何哪种方式,人们都会认可川普总统的警告,那就是中共不仅威胁着美国,而且威胁着世界。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