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一代为何如此愤怒?

从6月起,香港爆发了一系列大型示威游行和无数起警民冲突,规模和密集程度前所未见。当局指责一些抗议者为“暴徒”。在香港反送中示威抗争的前线,是一群平均不满30岁的香港青年,他们巨大的反对声浪,被认为是长期积累后的爆发。这群90后出生的年轻人为何愤怒? 导致并助长这种愤怒的因素是什么?

首先是警方严厉镇压、特首蔑视民众诉求。

警方采取了强硬行动,过度执法。特首林郑月娥拒绝同意独立调查警察执法方式,同时强调当务之急是“止暴制乱”,这进一步激化了抗议者的愤怒情绪。其次是北京破坏“一国两制”,自治被削弱,普选看不到。

香港社运领袖黄之锋说: “一国两制似乎是失败的。”许多香港青年称反送中示威是他们最后一搏的机会。有游行者对媒体表示,回归中国时,江泽民主席当时向香港承诺,将实行立法会和特首普选,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1984年,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明确强调,香港在实施一国两制下,其自由经济体和人民自由权利的地位 “50年不变”。2014年8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行政长官普选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8.31决定,被外界批评是 “假普选”。 8.31框架决议随后触发为期79天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运动。

占中行动结束后,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没有在“真普选”的问题上让步。

此外,铜锣湾书店股东等数人“被失踪”,随后发现被中国当局拘押,港府推动中国《国歌法》,占中九子全部罪成等事件,都挑动港人对一国两制被侵蚀以及在《基本法》保护下各项自由被破坏的担忧。而这股积累已久的愤怒,在今年以反送中条例为导火索的催化下全面爆发。

第三是经济请款糟糕,青年人前景无望

有香港青年Jacky说,世界需要明白,香港迄今所享受的繁荣和经济迅速发展是 “一种幻想”。物价飞涨、薪资低、贫富差距大是现在香港大学生一毕业直接面对的困境。香港回归后的经济状况停滞不前,年轻一代买不起房、生活条件不升反降的情况下,对现状的不满自然就升高。

第四是“爱国教育”、党文化教育惹恼了年轻人

2012年,港府试图用 “德育与国民教育科”灌输香港青年对中国的自豪感,激起反国教运动,反而强化了这一代人的自我认同。在2014年占中后,当时香港本土运动兴起,本土、自决、乃至港独的声音开始出现,使得这群在香港回归后出生的年轻人,对本土身份认同愈来愈强烈,趋向认同自己是纯粹的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