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日本泡沫期水平的中国家庭债务

亚洲的新兴市场国,其中尤其是中国家庭债务的急剧扩大正成为全球经济的风险。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购车和购房热潮导致债务出现膨胀,还贷负担抑制了消费意愿。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上升至日本经济泡沫时期的水平,已开始出现像泰国那样抑制消费的动向。预计7月底美国将降息。由于新兴市场国家也存在降息空间,从短期来看将对经济产生正面影响,不过从长期来看可能加剧债务膨胀。

泰国大城银行(Bank of Ayudhya )的首席经济学家颂普拉(Somprawin Manprasert)指出“泰国2011年出台的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导致家庭债务膨胀,成为结构性抑制消费的主要原因”。泰国的家庭债务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接近70%,高于日本(58%)和欧盟(58%),与发达国家相仿。导致家庭债务膨胀的主要原因是车贷。为了支援汽车产业,政府出台促进购车的税制优惠政策,2012年出现购买新车的热潮。债务增加的结果是个人消费被抑制,低通胀的情况越来越明显。

在马来西亚,政府促进居民购买住房,房贷持续膨胀。作为房贷利率指标的政策利率为3%,处于偏高的水平,利率负担对家庭收支构成重负。家庭债务的膨胀遏制消费的状况在中国也开始出现。

生于农村,2017年在上海市内购买了一套 460万元住宅楼的陈先生(38岁)表示,好不容易买了房子,但是生活很拮据。他背负着230万元的房贷,夫妻到手月收入(约2万元)的约3分之2用于还房贷。自己通过当滴滴出行的司机来赚外快。婚礼也没办,每天省吃俭用。

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名义GDP之比在2018年为53%。较雷曼危机前相比增加了34个百分点,增幅居主要国家之首。

在中国,由于政府希望提高经济增长率,住宅价格持续上涨。广东省深圳市的房价与一年的收入比达到34倍(易居房地产研究统计,2018年)。相当于在日本年收入500万日元的话,房价高达1.7亿日元。大幅高于日本的6.3倍(2017年,国土交通省统计)和美国的5.7倍(2016年,国土交通省统计,中间值),房贷负担十分沉重。

像陈先生一样背负着高额房贷的家庭的节约意识出现加强。日本综合研究所首席主任研究员三浦有史表示,“中国受家庭债务增加影响,零售销售额呈低迷倾向”。当前汽车销售连续12个月陷入负增长,暗示消费疲软的因素很多。虽然中国力争向消费主导型经济结构转型,但是却遭遇障碍。

在日本,住宅价格高涨的1980年代,家庭债务膨胀至近3倍,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70%多一点提高至120%。经济泡沫破裂后导致经济急剧减速和消费不振。目前中国的这一比例已经达到120%,达到了日本经济泡沫期的水平。

与债务持续膨胀的新兴市场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债务占比自雷曼危机前达到顶峰后出现下降。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被认为将追随美国降息的步伐,强化货币宽松姿态。不过货币宽松的效果只是暂时的,可能产生巨大的副作用。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