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示威者选择冲击立法会?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立法会大楼损毁严重,未来两周不能举行会议,立法会财委会主席陈健波估计,需要以数千万港元进行修复。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支持北京的建制派议员、主要商会高调谴责暴力,强调追究示威者。但民主派认为这是政府漠视民意的后果。激进示威者认为上百万人的示威也没有效用,要把抗争升级。

据香港媒体报道,冲击立法会是一群前线示威者在7月1日中午投票得出的决定,部分人明确表达了承受刑责和人身安全后果的决心。示威者从下午1时开始出动铁枝、铁笼车等工具冲撞立法会大楼外的玻璃墙,进入大楼后又弄毁铁闸,占据立法会议事厅。

晚上约9时,数以百计示威者闯入立法会,他们在场上喷上“反送中”、“林郑下台”等字句。

当中较为特别的是有人写上“太阳花”,当时示威者讨论重演台湾“太阳花学运”占据立法机关的可能性。但2014年香港发生持续两个多月的占领主要道路行动无功而还,令人质疑长期占领立法会的成效。

警方在示威者占据立法会不久后宣布将会清场,大批人士离开,留下少数人在立法会内商讨对策。

有4人本来坚持留守不离开,但一群在立法会外的示威者得悉防暴警察将至,重新闯入立法会把坚持留守的示威者强行抬走。最终,警方进入立法会时,示威者全数离场,没有酿成外界担心的严重冲突。

其中一名自愿撤离立法会的示威者,当时啜泣地对着香港《立场新闻》记者说,“(怕不怕进来了就出不去?)每个人都很害怕,但更害怕明天看不到他们4人……”

香港的立法机关的组成一向备受批评,70个议席中,有35席是“功能组别”,由渔农界、金融界、法律界等专业界别各自投票选出来的议员,当中大部分由亲北京人士当选,部分议员是在没有对手下自动当选。

而且,近年多名民主派人士因为政见而被取消参选权,又发生过宣誓事件令多名民主派议员被褫夺议席,他们代表的几十万选票等同被废掉。香港的议会内建制派占尽优势,也无法有效反映各种政见的声音。

占据立法会的示威者发出的声明中,并没有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下台,而是实现“双普选”,即立法会议席和行政长官均有直选产生。这种诉求反映示威者知道就算推翻《逃犯条例》或是林郑月娥下台,也无法解决香港制度上带来的深层次矛盾。

他们是暴力吗?

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内大肆破坏,部分行动具有一定象征性,例如涂鸦主权移交后才有的区徽、挂上殖民时期的旗帜、破坏现任及历任立法会主席的肖象──但殖民时期立法局主席的肖象完好无缺。

但电视画面拍得到示威者四处打破玻璃、电脑器材、投映机、电梯等设备,尽管现场有人试图制止四处破坏的示威者,但造成的破坏是香港民主运动中非常罕见。

当时,警方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们退场让示威者进去立法会,让人猜测是否警方刻意设置“空城计”,引诱示威者进场。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的解释是,警方弃守并非陷阱,只是担心警察和示威者有冲突,或酿成人踩人。

另外,香港警方表示,示威者向警员投掷不明液体以及刺激性粉末,这些伤害他人身体的行径应遭到强烈谴责,也是建制派发动舆论攻势针对的焦点。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表示,这些冲击立法会大楼的人是“暴徒”,行为“令人发指”,谴责暴徒外也谴责“将这些暴行美化的人”,“任何政治诉求都不应诉诸暴力甚至将其合理化”。不过,从现场照片及画面所见,部分示威者的大楼内取走饮料时留下了钱,以及在一些展品前写上“保护文物”等标语。

他们四处涂鸦留言的字句,也反映了他们的心态。其中一句涂鸦字句:“是你教我和平游行是没用”也一语道破了示威者把抗争升级的考量。香港时事评论员梁启智说,示威者是“破坏一些他们眼中代表专制管治的装置”,“他们虽然在破坏,但他们有意识地要破坏的是什么,要保护的又是什么”,“他们攻击的不是人,而是制度”,体现出“畸形选举制度带来的暴力”。

民主派支持者也不一定赞成示威者的行为, 多名民主派议员曾一度在立法会内外阻止示威者冲击立法会,但不成功。28岁的示威者黄先生承认,这种激进行为不一定能够争取政府让步,甚至有反效果,可能会破坏运动和平的形象,影响立场中立的人的观感。

他因为担心法律后果,并没有走进立法会大楼,只在外围旁观声援示威者。

“我不知道冲进去有什么用,但整场运动大家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他说,“现在已经不是责怪他们的时候,多年来香港发生的任何示威,雨伞运动也好、旺角骚乱也好,政府都谴责和追究示威者,但问题没有解决,年轻人也是看在眼内的,你拘捕了一群人,还是会有下一群人。”

民主派政党并没有谴责示威者,质疑是政府漠视示威者诉求的后果,建制派批评民主派这样做是纵容示威者。

未来会怎么样?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经道歉和暂缓修例,政府强调方案在立法会2020年会期结束便会失效,但反对人士对政府充满不信任,寻求“撤回”条例,即是这条例不会因为任何原因突然重推,并要求政府撤销“暴动”定义警民冲突,不追究示威者。

但政府态度立场强硬,在立法会冲突结束后几小时,香港时间2日凌晨4点,林郑月娥便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开记者会。他们形容冲击立法会内的人是“有暴力倾向”的“暴徒”,犯了严重罪行,包括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非法进入立法会范围、伤害他人身体等等,强调会追究。他们没有提及“暴动”罪等字眼。

林郑月娥没有回应有三名“反送中”示威者高处堕下身亡的问题,亦没有回应示威者新一波的诉求,只是重申她已经深切反省,会与各界沟通。

香港观察人士认为,在中联办、港澳办也相继表态批评暴力时,港府让步的机会不大,迟早会拘捕这批闯入立法会的示威者。此前,抗争升级会触发民主派内部分裂,但今次没有显着出现分裂,也预示示威者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如果普遍抗议者是年轻人,那么在7月暑假开始,他们的抗争不会轻易停止。

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李峻嵘对BBC中文说,香港示威渐渐变成“野猫式抗争”,低成本、具机动性的抗议模式能够轻易瘫痪政府部门或迫使政府取消公开活动,行政长官内很难去推行具争议的法例或政策。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