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济减速明显外资撤退

俄罗斯经济明显减速。俄罗斯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3月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速报值)同比增长0.5%,低于2018年10~12月的2.7%。被认为占GDP近7成的国家部门夺走了民间的活力,欧美对俄的制裁措施也遏制了外国投资。普京政府依赖资源出口的增长模式迎来极限,民众的不满声很可能出现扩散。

美国金融巨头摩根史丹利将退出俄罗斯的银行业务。4月底,这一消息冲击了俄罗斯经济界。摩根史丹利参加了俄罗斯国有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是2000年代活跃于俄罗斯的代表性外资金融企业。受欧美制裁影响,摩根史丹利认为“俄罗斯企业从国际市场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将在2020年上交营业执照。

早早进驻俄罗斯市场的美国福特汽车也决定退出俄罗斯的乘用车市场,将在6月底之前关闭3家工厂。俄罗斯阿尔法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娜塔莉亚·奥洛娃就外资相继缩小俄罗斯业务表示,“这是外资认为尽早放宽对俄制裁无望,重新讨论俄罗斯市场增长可能性的结果”。

实际上,2018年外国对俄投资同比大幅下滑了7成。资本也持续外流,1~4月资本外流额达347亿美元,增至上年同期的1.9倍。

从支出层面来看GDP的构成,个人消费占整体的5成,政府消费占到近2成,官民建设和设备投资合计的“总固定资本形成”占2成,出口占1成。俄罗斯央行指出,支撑经济增长的世界杯等大型赛事告一段落,1~3月的固定资本投资同比“接近零增长”。较2018年全年4.3%的增长率大幅下滑。

此外,个人消费也萎靡不振。由于俄罗斯1月提高增值税(VAT)税率,1~3月的零售销售额仅同比增长1.8%。俄罗斯央行预计2019年全年的增长率在1.2~1.7%,与2018年的增长2.3%相比,减速不可避免。

从普京政府上台的2000年开始到2008年,得益于最主要出口产品原油价格上涨,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率保持在7%左右。但是,普京重返总统席位的2012年之后,原油价格停止上涨,投资和消费表现低迷。过去10年的年均增长率仅为1%左右,前财政部长、联邦审计院院长库德林警告称,“(俄罗斯经济陷入)战后最长的停滞”。

经济停滞的最主要原因是国家部门的肥大化。俄罗斯公正交易委员会4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从生产层面来看,国有部门(包括政府下属企业)在GDP中所占比重在1998年为25%,到2013年超过了50%,2017~2018年达到60~70%。金融部门方面,2018年国家基金救济了多家银行,约7成金融机构被国有化。

报告还指出,“联邦政府正试图管理所有的经济系统”,指出这阻碍了生产率的提高和技术创新。普京也表示,“应逐渐降低国营的比例”,但是普京让亲信和朋友担任主要石油天然气和金融部门的一把手,亲自建立起国家主导型经济,因此很难推进根本性的改革。

俄罗斯今后的增长也依赖国家主导的大规模投资。俄罗斯政府制定了到2024年的官民总投资约26万亿卢布的国家事业计划。7成投资资金来自国家和地方的预算,在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名义下,预计政府下属的通信、铁路和能源企业将获得订单。有些项目被认为不会经过招标,不少专家对事业的盈利性和经济效果表示质疑。

继2018年之后,预计2019年预算与GDP之比将盈余1.8%。财政支出将继续控制社会保障和国防费支付,增加教育和保健等支出。石油天然气收入占年度财政收入的4成。预计上调增值税等举措将增加年度财政收入。

由于资源收入增加、对中国等国家的资源出口扩大以及国家债务处于低水平,即使在受到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经济触底的可能性也很低。但是,如果不改革国家主导型经济模式,提高民间的活力,GDP增长率将很难提高。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