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即使达成贸易协议关系也不会回到从前

随着美中两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声望和财富,双方长达一年的贸易战正在显现为一场可能持续数十年经济冲突的首场小规模遭遇战。双方都在强化自己的谈判立场,达成贸易协议的进程在过去这周几近崩溃。即使达成贸易协议,对解决世界上这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也无济于事。

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显露出来的作用,以及中国为领先美国所采取的策略,包括政府支持的黑客攻击、在美国和欧洲收购高科技公司、对关键行业的补贴,以及对外国企业的歧视。

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始试图限制中国在美国和海外的经济影响力,以越来越直接的措辞对中国的野心发出警告。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上周三在伦敦发表讲话时,把中国的野心与俄罗斯和伊朗相提并论,称中国构成了“一种新的挑战;是一个以苏联从未有过的方式在经济上融入西方的独裁政权”。

美国一直在设置各种壁垒,限制中国对美国公司的投资,重新审查可以出口到中国的技术种类,限制中国在建设美国下一代电信网络方面所起的作用,同时还对其他国家使用中国的电信设备进行劝阻。

出于对在美国做研究的华人可能获取知识秘密的担心,联邦调查局加强了对他们的审查。美国司法部正在针对以美国技术为目的的商业间谍活动采取行动。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公布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全面起诉,罪名包括窃取商业机密和逃避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以主导未来产业为追求目标的中国正在做出反击。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周六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美方由于对中国实力、中国能力、中国意志的误判,又挥起关税大棒,进一步升级两国贸易摩擦。”

这篇文章署名“钟声”,意思是“中国的声音”,这是该报发表权威性外交评论时使用的笔名。

遏制中国的野心和做法是一项困难的任务,有一种担心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努力正在制造新的红色恐慌,加剧了对中国及其公民的歧视,这可能最终会伤害美国。据中国学者和他们的美国同行透露,在过去一年里,多达30名中国教授的赴美签证被取消,或被行政重审。

“我们往后还有几十年与中国的艰难谈判,”斯坦福大学中国问题学者戴维·兰普顿(David Lampton)说。他表示,如果达成贸易协议的话,对解决更大的冲突也几乎无济于事。“这只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战斗中的一次小冲突。”

中国谈判代表已于周末回到北京,两国之间没有达成贸易协议,但进一步提高了经济壁垒。特朗普政府在上周五提高了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产品的关税,并表示将继续推进对另外大约3000亿美元的产品同样加征25%关税的法律程序。美国一直在采取措施,限制华为这样的中国企业在建设美国下一代电信网络方面所起的作用,同时还劝阻其他国家使用中国的电信设备。

两国仍有可能达成一项协议,为企业创造机会,取消相互征收的关税。美国和中国官员上周五都表示,他们将继续进行对话,并可能在下个月在北京见面。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把未能达成协议称为“两国谈判之中发生的一些小曲折”,而特朗普在Twitter上把谈判描述为“坦率且富有建设性”。

虽然达成贸易协议可能会缓和一些紧张局势,并在两国之间形成更多的善意,但它不太可能实现特朗普政府为自己设定的许多雄心勃勃的目标。特朗普的顾问,尤其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美国政府称之为“经济侵略”的中国做法上。

但特朗普政府在用贸易协议文本来解决如此巨大的问题上困难重重。知情人士说,谈判代表在迫使中国做出任何不符合中国利益的改变上似乎无能为力。率领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团的刘鹤,在官方的新华社发布的一份视频声明中暗示了这个漫长而艰难的任务。“现在双方在很多方面有共识,但是坦率地说也有不一致的地方,”他说。“我们认为这些事儿都是重大的原则问题。任何国家都有重要的原则,我们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能让步。”

尽管对美出口产品的近一半被征收了惩罚性关税,但北京方面仍在抵制特朗普政府寻求的许多重大改革。中国一直不愿减少对先进制造业的补贴,也不愿公开承诺停止网络盗窃。相反,两国之间的贸易协议似乎更有可能改变的是边缘问题,比如购买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大豆,取消一些关税,以及修改中国法律法规的某些文字,而中国最终可能不理会这些修改,尤其是在另一届政府入主白宫之后。

“这是一个几十年的努力,”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Wilson Center’s 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所长戴博(Robert Daly)说。“这不是在马阿拉歌吃蛋糕就能解决的事情。”来自不同政治派系的人持有的一个观念是,美国在改变中国行为上有一次最后的机会。但是,认为美国有力量颠覆一个为其人民带来繁荣、让中国走上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路的竞争体制是一个激进的观念。

中国有许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大国,它决意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一个不再畏惧其霸权的世界。美国民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以及2008年后美国长期的经济衰退使中国的许多人相信,中国本能地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在许多中国人眼里,中国只是在恢复自己作为亚洲主导力量的历史地位。

美国已在许多方面改变了其在“二战”后对全球秩序做出的承诺,同时,中国在亚洲、非洲和其他地区投射实力。但中国几乎没有使用军事力量就做到了这点,这与许多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军国主义形成了鲜明对比。

中国的许多人曾寻求避免贸易冲突,因为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比对美国的更大。但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美国难以接受一个经济、技术和军事实力上的真正对手,因此认为,管理与美国的冲突是中国崛起的必然结果。中美贸易谈判于周五结束,双方没有达成协议,两国之间的经济壁垒甚至更大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中)、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右)在华盛顿。

虽然特朗普政府指责未能达成贸易协议的责任在中方,但中国抵制新的协议条款的根源在于,它认为美国要求得太多,提供的回报太少。美国寻求的许多变化将限制被中国官员视为行之有效的方法,比如用来自国有银行和政府投资基金的数百亿美元,把汽车生产或太阳能组件等曾经弱小的行业打造成世界同行业之最的做法。

中国人认为,特朗普政府的一些要求侵犯了他们的主权,赋予了美国对其经济的过大权力,这些要求包括让中国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将变化写入法律。在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的中国公众看来,美国的要求让人想起了19世纪外国列强把不平等条约强加给中国的历史。

特朗普周六暗示,中国只是在推迟达成协议,希望民主党人能在2020年赢得大选。他继续用好斗的语言表示,“如果不得不在我的第二个任期里谈判协议的话,条款将对他们更不利。对他们明智的做法是现在采取行动,但(我)特别喜欢征收高额关税!”

在美国,中国不服软的立场正在让立法者们团结起来,比如民主党参议院领袖、纽约州的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党参议员、佛罗里达州的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这是对自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来的美国主流观点的偏移。该观点认为,在经济上与中国保持密切接触,将产生一个日益民主、与主要建立在西方自由主义理想基础上的国际经济秩序紧密相连的国家。但这并没有发生。

中国的确实现了繁荣发展,一跃成为在世界银行定义的中上等收入国家。中国的经济规模现在仅次于美国。中国的制造业规模现已超过了美国、德国和韩国的总和。

但是,中国在过去五年里已在转向对内日益压制、并迅速扩充军力的威权主义国家。美国国务院估计,北京当局已将80万至200万穆斯林关进了在中国西北地区仓促建造、用铁丝网围起来的拘禁营。中国政府在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之间的南海修建了人工岛屿,在这些岛上建了一批空军基地。中国现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并在东非和波罗的海进行了军事演习。

经济前沿的竞争更加激烈。特朗普政府警告,中国正在试图主导全球5G基础设施,这是未来移动通信的基础;此外还在制定其他技术标准上展开了竞争,这些标准将决定哪些全球企业成为赢家。

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低息贷款、建设基础设施。批评人士警告,“一带一路”正在让较穷的国家欠下中国的人情和债务。中国对某些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已超过了美国,并已在移动支付、新能源汽车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了主导地位。

虽然美国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渴望进入中国不断增长的市场,但随着它们对中国的做法,以及对外国企业所受的待遇看得更清楚,其立场已经开始转变。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今年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商会的大多数成员对在继续贸易谈判的同时保留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持赞成态度。

中国自己的专家说,美国人对中美关系看法的变化速度令北京的领导层措手不及。“即使习近平和特朗普达成某种协议,从长远来看,两国战略关系已经陷入了困境,”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张健教授说。“即使达成协议,也不会回到老路上来了。”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