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使 暗示不掌握普通话等技能没法谈人权

星期二(4月16日),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以“大使讲述新疆真相”为题,报道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与哈萨克斯坦媒体的访谈录。张在为新疆拘禁营辩护时暗示,如果一个人不掌握普通话等技能,那他就没有人权可言。他还表示,那些提供证词的所谓“获释人员”显然是受反华势力黑手操控。

面对哈萨克斯坦多家媒体的镜头,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再度重申中国官方立场: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集中营”或“古拉格”,只有“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张霄说,这些“教培中心不是监狱,而是面向全社会的学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人教育好,不让‘好人’变‘坏人’”。至于如何成为“好人”,张霄认为,首先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和文字,即普通话。“说到人权,试问一个现代人,如果不会读写本国通用语言文字 ……还有什么其他人权可言?!”他说。

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族姑娘小艾说,她的妈妈是新疆一名政府公务员,讲流利的普通话,可现在她被关在拘禁营里。“并非所有的拘禁营都是一样的。它们有不同的安全级别,”小艾说,“有的营地限制非常严格,更像是监狱,有的则多少有些灵活性。我妈妈在后一种,因为她是公务员。”

小艾是几个月前偶然知道妈妈的下落的。此前,妈妈一直对她说,她被派到外地工作。“我问她那是什么地方,她从来都不告诉我,只说那是很远的地方,”小艾说。

一天,小艾在微信上向妈妈发了一个视频邀请,妈妈无意中接了起来。展现在小艾眼前的景象证实了她长久以来的猜测和担忧:那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六个人一间,上下铺,房间的门像监狱一样,窗户上有铁丝网。

她问妈妈:“这是你工作的地方?”妈妈的神情看来很紧张,她说:“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有,”小艾回答。妈妈挂断了电话。

“我觉得很难过。我以为她是被派去‘下乡’,到农村去工作。现在我知道,她没有在工作,她被拘禁营里,”小艾说。据小艾说,妈妈现在被获准每个月回家一次,可以洗个澡,和她通个电话。

相比拘禁营里的其他人,小艾妈妈的待遇已经好了很多。上个月加拿大《环球邮报》刊登了几名在哈萨克斯坦的前被拘者的证词。他们说,自己和2、30人被关在一个房间,有时整个星期都要带着手铐和脚镣,24小时摄像头监控,几乎没有任何培训,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忍受令人厌倦政治灌输和强迫劳动,感觉活得“像个奴隶”。

当被问及这些证词的真实性时,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说,这些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显然,这些‘获释人员’背后有反华势力的黑手在操纵。他们只是照着‘剧本’进行蹩脚表演。与其说他们在关心新疆人权状况,不如说是在扰乱新疆社会安定,”他说。

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学者估计,新疆大约15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正在或曾经被关押在拘禁营里,相当于每六个人中就有一位,且这个数字不包括正规监狱中的囚犯。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