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中的全球货物流向

中美两国的贸易战发生至今已经过去1年,全球的货物流通发生了改变。在大豆方面,巴西产大豆取代出口受中国反制关税影响而减少的美国产,不断崛起。而在液化天然气(LNG)方面,亚洲和大洋洲生产国也在争取曾被美国夺走的中国需求。贸易战带来中国经济减速等风险,另一方面也使得资源型国家面临更多商机。

中国2018年对来自美国的广泛进口产品征收了反制关税。美国产的进口成本增加,中国改为从其他国家采购食品和能源等。

日本大型商社丸红在位于巴西南部的面朝大西洋的港口城市设有谷物出口设施,2018年这里发生了异常变化。往年秋季出口商品会从大豆转变为玉米,而2018年秋季对中国的大豆出口却迅速增加。2018年9~12月合计出口量增至上年同期的约2.5倍。

丸红解释称,“秋季以后不断有来自中国的大豆洽购”。“特需”出现的契机是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中国是每年采购约9000万吨的世界最大大豆进口国,2018年夏季为对抗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制裁关税,对美国产大豆征收了25%的反制关税。

中国对美国产大豆的进口出现锐减。中国的贸易统计显示,2018年的进口量仅为1664万吨,较上年几乎减少一半。在抵制美国产的同时,中国将巴西选为弥补国内需求的新采购来源。巴西产大豆的进口量达到6608万吨,比2017年增加3成。

美国的存在感下降

由于被“赶出”占大豆出口6成的最大市场中国,美国转而扩大对其他亚洲和欧盟的销路。2018年度(2018年9月~2019年8月)对欧盟出口截至3月下旬达到674万吨,达到上年同期的2.3倍。对泰国等亚洲和大洋洲的销售也增长近3成。

但是,这些未能抵消对中国出口的下滑。美国大豆2018年度的全部出口量预计比上年度减少1成,降至5103万吨。与增长4%的巴西(7950万吨)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美国大豆在市场上的存在感难免会下降。

在能源领域,美国在出口市场的优势也在动摇。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约为2274万吨。与增至前一年3倍以上的2017年相比,增长率缩小为5成左右。

美国产液化天然气于2018年9月被中国征收10%的反制关税。12月的对华出口降至8万吨,同比减少8成。按年来观察液化天然气对华出口,2018年与增至前一年6倍的2017年相比急转直下,下降了9%,降至约196万吨。

在页岩革命的背景下,美国液化天然气持续增产。中国将液化天然气作为煤炭的代替能源,需求持续扩大,曾是美国液化天然气强有力的出口对象。

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到2040年将增至目前的4倍。中国正在增加与澳大利亚等传统生产国的现货(即时合约)交易,以作为替代采购来源。

对于被美国夺走市场的资源型国家来说,中国更换采购来源正中其下怀。据澳大利亚政府预计,2018年度(2018年7月~2019年6月)的液化天然气整体出口量将达7560万吨,比2017年度增加23%。

钢铝产品流入亚洲

 

中国还为长期的稳定采购进行布局。中国石油天然气2018年秋季与卡塔尔国营的卡塔尔天然气公司(Qatargas)签署了为期22年的液化天然气采购合同。

由于美国的进口限制,向该国出售的产品流向其他地区。美国2018年3月提高了钢铁产品和铝的关税。美国的贸易统计显示,2018年钢铁产品进口为3057万吨,比上年减少11%。其中中国产品减少14%,而适用数量配额限制的韩国产品的进口也下降近3成。

无法进入美国的钢材流入亚洲市场。尤其是韩国,以用于家电等的热轧卷板为中心,2018年钢材对印度供货增加1成,出口整体仅下降4%左右。此外,中国产钢材(普通钢和特殊钢的合计)对日本出口在2018年9月以后超过上年。

在铝制品领域,加拿大等国也对亚洲发动出口攻势。2018年日本对加拿大产铝制品的进口量比上年增加29%。

中美两国延长了原定3月1日的贸易谈判期限。虽然还要看磋商的进展,但有部分观点认为贸易摩擦将缓解。

但是,采购来源一度多样化之后还会恢复如初吗?如果大豆因巴西供给增加而降价,中国继续从南美采购是有好处的。伊藤忠商事旗下的顾问公司Food Management Support Corporation的本部长服部秀城认为,“即使中美关系走向改善,对于签约采购美国产大豆也可能有所犹豫”。

日本双日综合研究所的山本大介指出,“与生产设备巨大的汽车和半导体等工业品不同,资源领域比较容易改变贸易伙伴”。正在改写的新势力版图有可能固定下来。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